第1章 有女静姝

第1章 有女静姝

“吱呀——”

老旧的床板发出一声不堪重负的惨叫,床上一个瘦弱的身躯稍稍翻动一下,身下硬邦邦的触感似乎让她很不适应。

“狐狸”眉头轻蹙,缓缓睁开眼睛,入目是洗的发白的天青色纱帐,上面还缝着两个藏青色的补丁。从未见过的东西让她原本就有些昏昏沉沉的脑子更加发懵,不过属于杀手的冷静和自制让她很快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刚想撑着坐起来看个究竟,脑海中便像是气球被撑爆了一样,“嘭”的一声,一段段陌生而又熟悉的画面瞬间涌入,那些不属于她的记忆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宁静姝,十五岁,小名大丫,人如其名,温柔怯懦。因为养父宁八斗病逝,又在葬礼上听说自己要被卖到青楼换银两养活三个弟弟妹妹,悲伤惊惧,急火攻心,晕死当场。然后就给她腾位置了。

宁八斗年少时娶了村花刘秀梅,两人夫妻感情很好,只是成亲两年也没有孩子,刘秀梅就有些郁郁寡欢。一次偶然上山的时候却在山沟沟里发现了当时五岁的宁静姝和还在襁褓中的宁朝宗,周围空无一人,显然是被丢弃的,心中又喜又怒,便将他们带回来抚养。

家中添了两个人口,一扫之前的沉郁,仿佛转了运,宁八斗一举过了县试和府试,成为童生。两年后又成功考上了秀才,成为村中唯一一个秀才老爷。而且双喜临门,不就刘秀梅就怀上了孩子,生下了一个儿子宁周翰,两年之后又得一女宁静好,一家人其乐融融。

可惜好景不长,刘秀梅生完两个孩子身体受损,没能挨过宁静好的周岁。她一离世,宁八斗从此一蹶不振,缠绵病榻。卖光了家中的良田土地,用完了所有积蓄,宁八斗还是没能熬下去,撒手人寰了。

半晌之后,“狐狸”轻轻吐了口气睁开眼睛,很快接受了这个现实。从今往后,她就是宁静姝了。

慢慢起身,看着自己瘦弱的小身板,宁静姝不仅没有不满,还有些惊喜。捡回一条命已经很好了,不能奢求太多,人要知足。再说,凭借她神医杀手的本事,难道还不能在这片土地上混出个人样?

门外似乎有些吵闹的声音,刚刚一直在想事情没注意,现在静下来才听的真切。家中新丧。

正想着,房门突然被人猛地推开,一个小小的人儿哭着冲了进来,看着她坐在床上,先是一愣,直接就扑过来抱住她就哭:“姐姐,我不要被卖,我不要,不要卖我,我吃的很少的,我会干活,呜呜呜”

身上挂着小小一个肉团子,宁静姝整个人都僵硬了。虽然记忆中宁静好是她一手带大的,真正做到了长姐如母,但是,她又不是真正的宁静姝,而且,从来都没有和小孩子这么亲密过,这种感觉虽然不差,但总是怪怪的。

不过,她刚刚说的话什么意思?

宁静姝眉头轻蹙:“谁要卖你?还有,外面怎么这么吵?”

“是大姑,她说要把我们俩给卖了,再把大哥二哥接到她家去,二姑不同意。”

宁静姝眉头轻挑。

大姑二姑?宁八斗的姐姐们啊。刘秀梅没生孩子之前,这两人可总是冷嘲热讽的,一直想让宁八斗休妻重娶,对宁静姝和宁朝宗也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后来宁八斗考上了秀才,又添了宁周翰,立马舔着脸过来讨好。再后来,等到宁八斗病重不起,可是连她们人影都没看到。甚至是昨天的葬礼,都没出现,确实做得出来这种事。

不过如果说要卖了自己,那也没什么,毕竟不是宁八斗亲生的,但是宁静好可是正宗宁家的孩子。噢,是了,自从生下她,刘秀梅和宁八斗相继倒下,她也曾被说是扫把星。这样就解释的通了。

不过,把宁朝宗和宁周翰接到她家?这么好心,恐怕是看中了家里的房子吧。

一间堂屋,两间主屋,两间厢房,还有厨房、杂房、鸡圈猪圈外加小菜园和庭院,地方确实不小,足够让她们眼馋了。

偏头看着抱着自己哭得不能自已的小肉球,宁静姝一阵心软。伸手拍拍她,说道:“有姐姐在,放心,不会有事的。”

宁静好抽抽搭搭的抬头,脸上哭的跟个小花猫似得:“真,真的吗?”

宁静姝重重的点头,说道:“真的!不过,姐姐需要你帮我做件事情。你能帮姐姐把里正和村长叫来吗?”

叫他们做什么?宁静好不解的看着她,倒也没多问,直接点点头说道:“好。”

“知道去了之后怎么说吗?”看着宁静好摇头,宁静姝嘴角微勾,冲她招招手,附在她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记住了吗?”

“记住了。”许是她看上去太过镇定从容,让宁静好也跟着镇定下来:“那我去了。”

“好。”宁静姝心里松了口气,挺乖挺听话,不像是一般的熊孩子。“哦对了。”

宁静好回过头看着她:“姐姐,还有什么事?”

“吃的在哪里?”

“。”

狼吞虎咽的塞下一个饼子,拿起放在一边的水猛地灌了两口,宁静姝才觉得好受点了。也许是家里穷,也许是跟养父感情真的好,自从宁八斗死了,原主这几天都吃不下喝不下的,宁静姝都开始怀疑她到底是不是饿晕的。

外面的吵闹声消停了很多,宁静姝可不认为这是情况转好的证明。

推开门出去,院子里空空荡荡的,只有一旁的小菜园里面还有一些白菜苔顽强的生长着,女人激动的声音传过来,宁静姝偏头看过去,堂屋坐着两个女人,正争得面红耳赤,两个半大的小子站在一旁,都是握紧了双拳,面色隐忍,却不敢吱声。宁静姝眼睑微垂,只一眼就将堂上的情况摸透了。

转身走进厨房,冷锅冷灶的,没有一丝人烟。伸手看了看柜子里面,果然空空如也。轻叹口气,看着还算宽敞的灶台,干脆活动活动筋骨。计算着时间差不多了才停下,看着这副小身板,忍不住叹口气。还要加强锻炼才行啊。

眼睛一转,伸手将菜刀别到腰上,又舀了两碗冷水,端上朝堂屋走去。

“朝宗,两个姑妈来做客了,你怎么就让她们干坐着,不知道端碗水吗?”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堂上的几人都是一愣。这一瞬的功夫,宁静姝已经在她们两人面前各放了一碗水。

“大姑二姑,家里也没开火,只有冷水了,你们将就着喝一点吧。我爹已经下葬了,你们今天来,有什么事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