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请君入瓮

第2章 请君入瓮

棺材都埋土里了,该来的时候不来,现在来算怎么回事?宁静姝眼神从她们素色的衣服上扫过,眼中闪过一丝戾气。要是一直不来,那就当没这回事,一来就这么多幺蛾子不把你坑出血,不是姐的风格。

气氛诡异的沉默了下来,大姑二姑两人对视一眼,后知后觉的有点尴尬。

怎么说?说我们是来商量把你们两个赔钱货卖掉,然后分了宁家的房子,再意思意思的把这兄弟俩养着?

宁彩霞轻咳一声,大姐,你大,你先说。

宁春霞使个眼色,你先说。

你是大姐,你先。

这个时候知道我是大姐了?刚刚跟我争东西的时候怎么不知道?

你!哼,我说就我说。

大丫总是唯唯诺诺,还不是亲生的,大宝有几分犟牛脾气,但也就是个十岁的孩子,抱养的外姓人,没有说话的权力。至于二宝,更没的说了,刚刚都不敢吱声过。不过三个半大的孩子,她还搞不定?

宁彩霞瞟了一眼跟平时态度截然不同的宁静姝,也没在意,笑着说道:“这孩子怎么说话呢,你们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我跟你们大姑担心你们,来看看难道还不行?”

宁静姝嘴角几不可见的勾起一个弧度,当然行。

瞟了一眼正急的脸通红的两个小萝卜头,给他们一个安静的眼神,宁静姝才转过头来说道:“那就多谢大姑二姑了。大宝二宝,大姑二姑说来看看我们,肯定不会空手来的,还不快把东西接着。”

“啊?”宁朝宗宁周翰傻眼。

“啥?”宁春霞宁彩霞也没好到哪里去,什么东西?

四个人全都傻眼的看着她,院子外面的脚步声已经接近,宁静姝装的一愣:“难道大姑二姑没带东西吗?”

还没等两人反应过来,宁静姝又了然的点点头,说道:“大姑二姑没带东西,一定是带钱了吧?也是,带东西也不好记账,既然带钱了,那我就打个借条吧,总不能白拿你们的。朝宗,快去拿纸笔。”

宁家穷的揭不开锅,但是宁八斗还是坚持文人的臭脾气,屋中纸笔都还存着,正好派上用场。

已经走到门口的村长赵青山和里正赵三还有其他一些人听到这番话,心中默默的点头,到底是读书人家,自有一番傲骨。不过,怎么还是感觉怪怪的呢。

赵三心里暗自嘀咕,刚才宁家小妹跑过来,说是她大姑二姑来看他们,还带着钱,她大姐让她来请他们做个见证,他们还奇怪,不过看她年纪太小,肯定说不清楚,便也没有多问。

这宁家的事情这么多年他们也都看在眼里,那宁家两个嫁出去的姑奶奶连宁八斗病得要死都不管,现在会这么好心来给他们送钱?这事他们可不信。这一家都是小孩子,没个拿主意的人,万一吃亏可怎么办?虽说是人家的家事,但是一个村子里住着,总不能看着被欺负了。

屋内宁朝宗还傻乎乎的有些反应不过来,宁周翰已经咬咬唇推了他一把,他缓过神,看着宁静姝不容置疑的眼神,下意识就要去拿东西。

“姐姐,我回来了。”宁静好心里害怕的很,但是看着姐姐和哥哥们都站在一起,还是鼓起勇气喊了一声,飞快的跑到宁静姝后面躲起来。小手抓着宁静姝的衣服,悄悄探出一个头来,防备的看着这两个被称为姑姑的陌生女人。想了想又加上一句:“青山叔和赵三叔也来了。”

青山叔和赵三叔?宁春霞宁彩霞一愣,朝门口看过去,脸色微变。这小灾星刚才跑出去她们也没注意,没想到居然是去叫人来了,还叫来了这么多人,她想干什么!

宁静姝跟着看过去,除了村长和里正,还有村子里不少人,尤其是年纪最大的赵成爷爷居然也来了。宁静好,干得漂亮!

稍稍掩下嘴角的弧度,伸手拍了拍身边的两个弟弟:“青山叔,赵三叔,赵成爷爷,你们来得正好,我大姑二姑给我们送钱来了,我们也不好直接拿,就算我们借的,还想请你们做个见证,你们一句话,可比借条管用多了。”

宁朝宗和宁周翰虽然还是一头雾水,但接到宁静姝的暗示,立马跟着点点头,向他们问声好。

赵青山和赵三对视一眼,虽然诧异,但还是点头说道:“我们当然愿意作见证。不过,要是你大姑二姑不放心,还是打个欠条更保险。”

“青山叔、赵三叔,你们这话说的像是我大姑二姑不信任你们似得。且不说你们是村长和里正,人品也是一等一的好,就说赵成爷爷德高望重,当着他的面说下的事,谁还敢反悔不成?要真是这么做了,恐怕全村人都不同意的。大姑二姑,你们说是吧?”

“是。”宁春霞宁彩霞下意识的点点头,他们的为人确实没话说。

不过,等等!

是。是什么?

“那大姑二姑就拿出来数数到底有多少钱,正所谓亲兄弟明算账,大家都在这里,我们一是一二是二,看清楚了才好。”

钱?什么钱?宁春霞感觉脑子更懵了。

宁彩霞这会儿可算是听明白了,这是想让她们掏钱还不想打借条啊!

“是啊,大姑二姑,你们放心,我们以后有钱了,一定双倍还给你!”宁周翰小脑袋瓜虽然还没想清楚,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向只知道低头称是的姐姐会突然变得能说会道,但是有一点他知道,那就是姐姐一定不会害他们。

说得好!宁静姝赞赏的看了一眼他,小小年纪,挺懂得变通的嘛。

“什么钱?我们不是。”宁春霞再蠢也反应过来了,立马叫嚷道。

宁彩霞眼神稍闪,一把拉住她,突然笑道:“好,这样也好。大姐你刚说带了多少来着?”

什么?宁春霞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惊愕的看着宁彩霞,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可是往外拿钱,不是赚钱呐!

“我们家最近几年也不景气,我来的时候也就带了二两银子,呐,你们拿着吧。也别说借不借的了,都是一家人,看着你们不容易,我们能帮一把,自然是要帮一把的。”

宁春霞睁圆了眼,不过看着她一直冲自己使眼色,还是忍下心中的疑惑,不情不愿的掏出一两银子,这可是她全部的家当了。不过老二总是比她主意多,跟着她肯定没错。

宁彩霞这才松了口气,这就对嘛,让这些乡里乡亲的看看,自己对这些孩子是多么好,毕竟嘛,孩子都是需要亲人照顾的。

这点钱算什么?只要让大家相信她们是真心为这几个孩子好,等当着大家的面把这几个孩子领回自己家去,还不是任由她们捏扁揉圆?这钱也就是打了个转,总是要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