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神一样的队友

第3章 神一样的队友

“那就多谢大姑二姑了。”宁静姝连忙接过,舒心的一笑,冲着弟弟妹妹说道:“还不快谢谢大姑二姑。”

看着三个傻眼的弟弟妹妹条件反射性的道谢,宁静姝眼中笑意更甚:“各位叔叔婶婶,我大姑二姑虽然说不计较这个钱,但毕竟她们俩已经嫁作他人妇,算不得我宁家人,所以还是请大家做个见证,等以后我们日子好过了些,仍是双倍奉还。”

“另外前两天我爹爹病逝,我也伤心过度,没有理会家里的事情,让大家照顾担心了。现在我已经好了很多,就想问问赵三叔什么时候有时间,能不能带着我们一起去县衙改个户籍。爹爹不在了,生死之事应当主动上报。而且这户主也得改一改了,虽然朝宗年纪不大,但是已经能够当家做主了。而且爹爹久病多年,我也认得一些草药,会一些歧黄之术,温饱不成问题,再加上各位叔叔婶婶的帮衬,日子也不会难过到哪里去。只是莫要让别人以为我宁家无人好欺负!”

“这”赵三真没想到她会突然这么说,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们家的情况大家都知道,也多多少少有些担心,一屋子孩子,这家可怎么过?但是按她的说法,就想靠他们自己撑起这个家?她能办到吗?

看赵三有些犹豫,宁静姝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直接开口道:“赵三叔,你最近是不是有点失眠,后脑有时候还有些疼,吃东西的时候感觉恶心?”

“你你怎么知道?”赵三立即瞪圆了双眼,脸上更显红光,许是因为激动,说话都有些结巴。

这些事情从没对外人说过,她怎么知道的?

宁静姝嘴角勾了勾,说道:“看出来的,赵三叔应该是有些阳亢(高血压)的症状,但是还不很严重,平时可以多吃点芹菜苦瓜之类的,可以缓解症状,不过要具体治疗,还是得去看看大夫。”

阳亢?原来是阳亢啊,赵三点点头。芹菜苦瓜倒是吃得起。不对,她怎么知道?

赵三脸上神色微敛,看着宁静姝的眼中多了几分审视的味道。刚刚就觉得她有些不一样了,现在看来,变化不是一般的大。只看一眼就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这也太,太神了吧?要是她说的没错,凭借这一手,说不准还真能撑起这个家。

除了他和村长,其他一些看热闹的人倒是没想这么多,只是看到赵三的表情就知道,她说对了。不过,就这么看一眼就知道了?

这可算得上奇闻趣事了,听闻消息前前后后赶来看热闹的男女老少们立马抖擞了精神,来了兴趣。

“赵三哥,宁家大丫头真说对了?”

“不会吧,这么厉害!”

“以前也没听说啊,怎么突然开窍了?”

听着众人的议论纷纷,宁静姝面上并没什么波动,只是诚恳的看着赵三说道:“赵三叔,我说这些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说我已经不小了,也有一技之长,能撑得起这个家!朝宗年纪虽然不大,但也是你们看着长大的,是个有担当有决断的人。再说了,如果有什么为难不懂的,还有各位叔叔婶婶们帮衬,我相信,日子只会越过越好的。”

赵三立马动容。这孩子倒是实诚,怎么想的怎么说,而且本事他也看到了,确实厉害。算了,既然他们都这么说了,自己答应就是了,何必去做那个坏人呢。

“那行吧,后天我正好有事要去镇上一趟,到时候你们就跟我一起去吧。”

不,不是什么情况?

宁彩霞正看得津津有味,突然听到这么一句,立马回过神,都有些不太相信,发生什么了?怎么就决定了?这可不是我想要的结果啊!

见大家都一副事情解决了要离开的样子,宁彩霞一咬牙一跺脚,干脆扬声说道:“既然村长和里正都在这里,那我们也就直说了吧。现在我弟弟已经死了,家里就他们几个孩子,就算有点看病的本事,就撑得起一个家?哪儿有女人做大夫的道理?再说,你都不小了,怎么能出去抛头露面?所以我们就想着,这几个孩子由我们来照顾,你们看怎么样?”

这话说的也不无道理,赵三偏头看向赵青山,想听听他的意见,谁知他正也为难的看着自己,心里顿时苦笑。这就是家事了,怎么说都不合适啊。

“哭!”宁静姝垂下眼睛,轻轻吐出一个字。

宁朝宗还在怔愣,宁周翰和宁静好已经扯着嗓子干嚎起来,宁朝宗唬了一跳,不过看着弟弟妹妹哭成这样,再想想家里的处境,眼泪也开始往外冒。

一哭起来,宁静好的眼泪就像决堤的河水,心里的迷茫和惶恐一下子又出来了,忍不住哭着喊道:“我不要我不要,她们说要卖了我跟姐姐,要分了我们的房子,还说要把那钱给他们儿子上学,让我哥哥去做事赚钱,我不要被卖,我不要!”

什么?

村里人都是一愣,谁要卖了她跟姐姐?谁要分了他们的房子?

“小妹不哭,这话谁说的?”宁静姝脸色一沉,蹲下身子替她擦眼里。

宁静好哭的一抽一抽的,抬手指向宁春霞和宁彩霞,见着她们瞪圆了眼睛、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吓得往后倒退一步。

见村里人都怀疑的看着她们俩,宁彩霞心中一慌,立马柳眉倒竖呵斥道:“你瞎说什么?我们什么时候这么说了?”

“姐,刚刚你昏着的时候大姑二姑说的,我们都听见了!”宁周翰立马握着小拳头站出来,脸上满是愤懑。

宁静姝倒是没想到他们居然这么配合,只想要初一,他们就给做到了十五,简直就是神一样的队友啊!心中默默点个赞,猛地站起身来,将早就别在腰间的菜刀拿出来,用力的往桌子上一砍,磨得锃光瓦亮的菜刀立马稳稳的嵌在桌子里,木柄微微颤动。

宁春霞宁彩霞本就站在桌边,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不轻,看着那把还颤颤的菜刀,还有菜刀下已经快被洞穿的桌子,再看看宁静姝直勾勾阴森森的眼神,只觉得后背一凉,脖子上更像是有凉风吹过,鸡皮疙瘩一瞬间布满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