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跑大街

第4章 跑大街

黎落一愣,眨眨眼,眼神里满满的无辜,她质疑他是不是男人,是说他没有男人的气度好吗!

他想到哪里去了?

“萧王世子,当众调戏我妹妹,有失身份吧!”黎夏墨冷冷的说走上前,就将黎落扯回他的身后,这个萧王世子,若是动怒,他怕黎落被打伤!

本就是个体弱多病,脑袋不灵光的人,如今得罪了萧王世子,这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呢?

“失身份?哼,本世子会在意这些?”萧凌慕一步步的靠近黎落,眼神带着冷漠,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她一下,人小体弱脑傻,她是何来的胆子要跟自己表白?

想起街道的谣言,他就火大。

“那你想怎么样?”黎落弱弱的问,本来是想强势一点的,但是她现在是个傻子,她只好认怂一下了,若是让这萧王世子知道自己不是傻子,还不知要用什么法子折磨她呢。

“你……”萧凌慕冷眼看着她,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也变傻了?居然看到她那张无辜可怜的眼神,心里有了一丝动摇,不忍去责罚她!

“世子爷,这黎姑娘自幼身子就不好!”一旁的林初一细声的说,在萧凌慕那凌厉的眼神扫荡过来时,赶紧的低下头。

“你绕着冲撞本世子的街道跑三圈,本世子就饶了你!”

所有人都抽了一口气,那是京城最繁华的街道啊!

跑三圈,得多久?

林氏担忧,就想说什么,被黎落走了过来,高兴道,“娘亲,这是说我又可以出去玩吗?”

“不是!”黎音颜着急了,这姐姐的身体不好,跑三圈,这不是要累死她吗?这萧王世子真是会挑人短处啊!

“现在是正午,太阳下山之时,你若是跑不完三圈,本世子……”萧凌慕看着那个弱小的人儿,后话就不说了,让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迫性。

“那怎样?”黎落无辜的问着,袖下的小手紧张的揪着衣裙,无助至极!

“哼,那就有你好看!”萧凌慕看着黎落那没有丝毫低落的神色,眼神动了动,难道这个女人不是傻子,而是装的?

“就会威胁人!”黎夏墨不忿气的说着,若不是萧王府权势滔天,萧王世子是皇上的亲侄子,他早就冲上去一拳了!居然敢如此的上门来欺负妹妹!

“哼,不服气,你也可以来威胁本世子!”萧凌慕说完,扭头对林初一道,“初一,你跟着黎落,看紧了,若是日落之前,她没有跑完三圈,本世子将你一并论罪!”

林初一苦笑应下,他这是躺着也中靶了?

于是走到黎落身边,“黎姑娘,你还是快些走吧,不然我都得跟着你受罚!”

狗仗人势!黎落看着林初一那白得耀眼的牙齿,就恨得牙痒痒的,“走就走!”

“妹妹,哥哥陪你去。”黎夏墨笑着,就跟黎落走了出去。

林初一见状,将目光转到自家爷身上,世子爷,你呢?

“本世子有约,先走了。”萧凌慕说完,嘴角一勾,便大步的走了出去。

“娘,姐姐跟哥哥不会有事吧?”黎音颜担忧的望着那些远去的身影,心底止不住的担心,这姐姐脑子不好使,哥哥个性也比较冲动,希望不要再出什么事的好!

“放心,娘让管家派几个人跟着,不会让他们出事!”林氏幽幽的说,她刚刚怎么觉得,黎落那丫头,好像有点变得不正常的感觉呢?

“娘,我也想出去看看。”黎音颜小心的问着,她知道,她娘从小就对她很严厉,要她做个一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贵家小姐,但是,她那个傻了的姐姐却跟着哥哥出去好几次了,她羡慕啊!

难道这就是傻人有傻福?

“颜儿,你一个女儿家家的,出去抛头露面不好!”林氏一脸严肃,不赞同的望着她,一个千金小姐,出去抛头露面做什么?

“我就知道会这样!”黎音颜有些失落的看着她,眼里的泪水打转,“娘亲就只疼姐姐一个人!”

说完,她便掩着面跑开了。

从小,什么好东西,娘亲跟爹都是先给了姐姐再给的她,同样是亲生的女儿,她怎么觉得,在父母亲眼里,她什么都比不上那个傻子姐姐?

林氏虚手高举,想要喊住她,却发觉话到了喉咙就什么都说不出了,化作了一声叹息。颜儿,你怎会知,娘这么疼你姐姐,是有原因的!

林氏望向天上那蓝蓝的天,白白的云。

那蓝天白云下,太阳正晒得很烈。

黎落迈着小腿,均匀的跑着,额上都冒出了细小的汗珠,头上的纱布,血迹斑斑,还没跑到半圈,她就感到了一阵头晕目眩。

“落落,你没事吧?我背你跑!”黎夏墨护着她,一脸忧色。

林初一看着黎夏墨,不自然的咳嗽几声,“世子爷说过,这得是黎姑娘自己跑,你这样是作弊!”

“你们世子爷,真让人恼火!”黎夏墨没好气的说,用着袖子帮着黎落擦去她脸颊的汗珠。

“黎姑娘你还是快跑吧!只要你跑完了,世子爷就不会针对你了!”林初一淡淡的说,望着四周围看热闹,指指点点的人,脸色严肃发寒,这世子爷又要被人谣言了!

“哥哥,我没事!”黎落慢跑着,看着天上的烈阳,心底将萧凌慕诅咒得不下几十遍,这厮真是个会折磨人的人!

“真的没事吗?”黎夏墨意外的看着黎落,他怎么觉得,黎落好像变了?

黎落没有再说话,只是认真的跑了起来,这街道很长很长,她不知道她跑了多久,最终倒在了地上,嘴角带着苦涩的笑,她的身体实在太弱了!

黎夏墨扶着黎落,看着她浑身被汗水湿透的衣衫,怒目对着林初一,“告诉你家世子爷,有本事,我们像个男人一样比赛,别这么窝囊的欺负一个弱质女流!”

说完,黎夏墨抱起了体力透支,陷入昏迷的黎落,便回了西宁侯府。

林初一愣了下,转眼笑开了,这黎夏墨是个爷们,居然这么的护着他的妹妹,还胆敢威胁自家世子爷?

有好戏看了!

于是林初一就回萧王府,寻到了世子爷,便将黎夏墨的话转述给他听。

“真看不出,这年头,还有不怕本世子的人!这约,本世子应了!”

于是,萧凌慕写了一张战帖,让林初一送回西宁侯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