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认罪

第6章 认罪

黎落站在一旁,她感受到了赵氏,黎心梅还有那婶婶徐氏跟她的大女儿黎俞晴那凶狠的目光,其中,老夫人的目光活像是要将她凌迟般凌厉。

“梅儿,你到底有没有推黎落跌下酒楼?”老夫人退了一步,冷冷的望着那黎心梅,眼神里带着警告。

“祖母,我……”黎心梅泪水不断的溢出,当时,她只是想让黎落出丑,没想到这林氏跟叔叔这么生气,如今她若是承认了,日后在这西宁侯府还有她的立足之地吗?

若是不承认,那叔叔真的会将他们赶出西宁侯府吗?

她该怎么做?

“既然你们一定要我心梅认,梅儿,你就委屈一点,认了吧?”大夫人赵氏也低着头,没人看到她眼底的那一抹精光。

“到底是什么事,要屈辱我的女儿?”这时大老爷也回来了,看着自己的妻女泣不成声,眉头便皱了起来,难道在这西宁侯府还有人敢欺负她们不成?

“今日发生在月香酒楼的事,你会不知?”黎泽然淡淡的扫了一眼大老爷,冷哼,“多亏了上天的保佑,这才使得我家的黎落没被你家心梅害死!”

“二弟,你说的是什么话呢?”大老爷皱着眉头,望着赵氏,眼里带着不满,这个赵氏,连个女儿都教不好,尽惹事!“这也许是小孩子之间的误会!”

“误会?哼!”黎泽然显然对这个大哥不满,他们本来就是同父异母,他这个大哥好吃懒做,整天的留恋花丛,还对自己的侯爷之位有异心,他以为自己不知道吗?

“心梅,你到底做没做,还不赶紧来给黎落陪不是?”大老爷怒声恶斥,将藏在赵氏身后的黎心梅扯了出来,让她给黎落道歉。

黎落望着不情不愿的黎心梅,无辜的说,“爹爹,还是算了。”

“不行!她差点害你死了!”林氏不依不饶,“这事必须要有个交代!”

“那就让她去向萧王世子道歉吧!”黎落建议道,眼里染上了点点的星光,璀璨耀人。

林氏一听,笑了,这注意不错!

可是,大老爷跟赵氏就没那么好了,跟萧王世子道歉?那还不得让萧王世子弄死心梅?

“弟妹,这不可啊!梅儿娇生惯养,若是让萧王世子知道我们推出梅儿去跟他道歉,他一怒起来,伤了我家心梅怎么办?”赵氏这时候态度便软了下来。

“哼,早知今时又何必呢!本侯爷问过那月香酒楼的人了,有人亲眼所见,是黎心梅将黎落推掉在楼下的!让她去跟萧王世子道歉,已经是格外的开恩了!”黎泽然凉凉的说,沉闷的语气中,似乎压抑着怒气。

“黎心梅,天下间,没有不透风的墙,你做的事,本侯通通清楚!”

本来还想装委屈的黎心梅,这下听到了黎泽然的话,脸上的最后一滴血色都退了去。

“真是你做的!”赵氏不可置信的站了起来,怒道,“你为何这么做!”

黎心梅只得默默的流泪,她还能说什么呢?

黎泽然这么说,就代表他手里有了证人!

“还不认错,真是倔强!”林氏冷哼,牵着黎落的手,“回头,黎心梅你去祠堂里,跪上三日三夜,不准别人探视,两日之内,本夫人要看到一万字的经文!不然这事还没完!”

黎落可怜的望着那吓得跪在地上的黎心梅,冷笑,这才是开始呢!

黎泽然看到了林氏带着黎落走了出去,他也走了,这庞大的西宁侯府,就只有他们一家才是亲人,那大哥跟三弟,都是喂不熟的亲人,不要也罢!

林氏将黎落送到她的闺房,一再确认她没事才走,不过在临出房门的时候,多看了两眼那里笑意盈盈的黎落,她真的觉得黎落比以前正常多了!

门外,黎泽然早就等在那里,看到林氏出来,走了上去牵着她的手,两人相依相偎的往前走去。

一道淡紫色的身影,从长廊的一处走了出来,轻轻的推开了黎落的房门,走了进去。

“姐姐。”

“有事吗?”黎落扭了扭发酸的脖子,一溜烟的跑到床上去躺着,飞快的踢掉了鞋子,眼睛却看着那里闷闷不乐的黎音颜,“你有心事?”

“姐姐,你今天可算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了!”黎音颜走到她的床边,微微吃惊的看着她,这黎落出言正常了?

“客套话就别说了,咱们是姐妹!”

黎音颜这下掩着嘴,惊呼,“姐姐,你……”

“别奇怪,没错,姐姐我被黎心梅那一推,脑子就正常了,不过现在脑袋还很痛就是了!”黎落无奈的指着自己缠着纱布的脑袋,对着黎音颜一笑,“不过,这事你先别跟其他人说。”

“为什么?”黎音颜揪紧手里的绣帕,娘亲跟爹爹哥哥本来就喜欢姐姐,连傻的时候都那么宠着护着,这下若是知道姐姐好了,眼里可还有她?

“因为……”黎落望着黎音颜那小心翼翼的眼神,神色便寒了几分,“妹妹,我不希望我的秘密除了你还有别人知道!”

黎音颜瞪大了双眼,小嘴微微一颤,眼底露出一抹哀色,“姐姐你真是这么想的吗?”

“你到底怎么了?”黎落握着她的手,这个妹妹从小就对自己很好,有什么东西都会让着自己,明明她才是妹妹,可是总很多时候在保护着她。

“姐姐,我,我是不是很没用?”黎音颜在这西宁侯府,因为知道婶娘跟婶婶对母亲的不好,所以她很少主动去接近他们的子女,导致了她从小就只有跟黎落玩。

“你怎会有这么想法呢?”黎落笑了,不过看到黎音颜那认真的神色,便将脸上想笑意收拢,认真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跟短处,任何一个人,都不应该妄自菲薄。”

“可是,娘亲跟爹爹,疼的永远只有你一个!”黎音颜委屈的抽泣,但是这么一说出来,她就尴尬了。

“谁说的?娘亲跟爹爹可是很疼你的,知道你过几天要过十四岁的生辰了,还让哥哥跟我出去给你寻礼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