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深夜到访

第11章 深夜到访

夜深深,雾浓浓。

一道淡紫色的身影站在一个青衣女子身后,望着天上的月色,“姐姐,哥哥怎还没回府,不会要出什么事吧?”

黎落听着,便寻了一处石阶坐了下去,“放心吧,哥哥不是那种会吃亏的人。”

话虽如此,但是轻轻紧着的眉头却泄露出她心底的担忧。

“明天哥哥就要跟萧王世子赌了,姐姐你真的有把握让哥哥赢吗?”黎音颜侧目,也在黎落的身边坐了下去。

“事到如今,也只能赌一赌了。”黎落抓着手里的一个乳白色的小瓶子,嘴唇绽放出一抹灿烂的弧度。

她们还在聊着,突然就听到了一丝突兀的声响,一个白衣男子,从墙角那边翻了过来,狠狠的砸在了地上,正抱着大腿呻吟。

“是哥哥!”黎音颜素手一指,立即站了起来,往那边走去。

黎落挑眉,带着笑意,也走到那边去。

黎音颜扶起了黎夏墨,“哥哥,你怎么好端端的,爬墙进来?”

黎夏墨脸色一囧,“别提了,我要去寻些消化的药。”

“哥哥,你从哪回来的?”黎落的目光落在了黎夏墨的捂着的肚子手上,她怎么看着黎夏墨,像是吃撑了似的?

可不就是吃撑了吗?黎夏墨心底的欲哭无泪,“我的两个好妹妹,你们这么晚了,还在我的院子里做什么?赶紧的回去休息去!”

黎音颜望着黎落,眨眨眼,“姐姐,我给你的东西呢?赶紧的给哥哥,我们就回去了。”

黎落递出手里的小瓶子,天真的笑起来,“哥哥,妹妹说这药粉可好玩了,只要你喷到别人身上,那个人神智就会恍惚呢!”

黎夏墨眼珠子一闪,就拿过了那小瓶子,端详起来,喃喃道,“真有那么神?”

黎落挑眉,这是怀疑自己的医术?

黎音颜掩笑,“哥哥,你就放心吧,这是我跟姐姐在高人那里求来的独家秘方!”

“高人?”黎夏墨想到了今天打中自己的那颗小石子,心里咯噔的多跳了几下,果然是暗中有人监视着自己啊!

很久之后,他才知道,他发挥了无限的想象力,将那个高人想象到一副白发苍苍,银须长长的老者,居然是自己的妹妹!

“嗯,哥哥,这药是可遇不可求的,你自己好好收着,我跟姐姐先回去了,你自己好好休息!”黎音颜说完,拉着黎落就走了。

黎音颜跟黎落在长廊上分开,各自回到自己的院子里。

黎落漫步的回到自己的房间,一走进去,就感觉到一股冷厉逼人的煞气。

一道泛着寒光,带着冷意的光速往她刺来,她身体本能的第一反应就是往一旁躲了过去,连续闪了几下,却发现没有受到追击。

她回头一看,烛光摇晃,一张冷厉俊朗的脸映在她的眼眸里。

“黎落,装傻装得还挺像!”

黎落苦笑,这厮刚刚是在试探自己呢!

“萧王世子,深夜到访,闯入小女子的闺阁,有何要事?没什么事,赶紧离开,你不要名声,我还不想跟你一起堕落呢!”

萧凌慕反怒为笑,这黎落是太不把自己放在眼内了,还是傻得没救了,“你前天才拦了本世子的马车示爱,今个本世子临幸你的闺阁,你不该感到高兴吗?”

高兴?她觉得是倒霉还差不多!

“萧王世子,事情根本就不是那样的,我跟你,就是昨天才见面,我连你长相,身高,爱好,家门在东南西北都不知道,又如何会跟你跳楼拦车示爱呢!这其中的缘由,我就不信你没查出来!”

这话憋在她心里很久了,如今说出来,她顿时觉得心里舒畅多了。

萧凌慕将手里的寒剑往后一扔,准确无误的投进了林初一的剑鞘里,吓得黎落心里一紧。

黎落说的,他的确让人去查了一番,知道这事的来龙去脉,但是那又怎样呢?

她的确是跳楼了,自己的马车的确是停了,自己确实是被人取笑了!

这就足够定罪于她!

“你想本世子整死黎夏墨?”萧凌慕缓缓走近黎落,看着她眼底的沉静,心里就有些烦躁,她居然真的对自己没有半丝的爱慕吗?

还是,那是她装出来的,为的就是吸引自己的注意力!

“萧王世子,我觉得,以你的骄傲,你一定不屑于针对一个无辜的人,对吗?”黎落扯着笑意,这个萧凌慕,并不是个好说话的人。

都说她是无辜的了,他还是不放过她哥哥,她心底都忍不住要咒骂他了。

“嘴上说着恭维本世子的话,心底却巴不得将本世子骂死吧?”萧凌慕斜目瞄了她一眼,这个黎落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装傻的?她家里的人,貌似也不知晓她不是个傻子吧?

黎落眨眨眼,低着头,闷声说,“你不是要跟我哥比吗?难道是你输不起,来找我晦气来了?”

萧凌慕眉头的寒峰耸起,“你是想让本世子,将你哥往痛不欲生的地狱里推?”

林初一低着头,心底无语了,黎姑娘,你这不是挑着世子爷的怒意吗?

黎落越过他,走到自己房间里的桌子上,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不理他们。

萧凌慕见状,疑惑的望着林初一,这算是漠视他吗?

林初一被萧凌慕那冷厉的眼神看着,头一撇,对,黎落姑娘就是在漠视你!

萧凌慕笑开,“胆子真大!”

连他都敢忽视,那他倒是想看看,这个黎落到底有什么能耐,敢如此的忽视自己!

他也走到她的旁边,坐了下来,看到了她多倒了一杯茶在桌上,一脸笑意的望着自己,心里冷笑,就一杯茶就想将我打发?

端起了那杯茶,细细的抿了一口,“说吧,你打算怎么赔偿本世子?”

黎落拿起了她那杯茶,看着杯子里翠色的茶水,笑得一脸无辜,“萧王世子,你这是强词夺理!是你害得我被人推下了楼,砸伤了头,都要一命呜呼了,你让我去大街上跑,损坏了我的名声,还连累我哥哥被人耻笑,说到底,应该是你萧凌慕赔偿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