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天窗

第12章 天窗

萧凌慕扬眉,哑笑,“要本世子赔偿,你确定?”

那个浅笑的女子点头,这萧王世子有那个自觉,当然是最好不过了!

某爷冷笑,全京城的人都惧怕他,就只有这黎落,居然有让自己赔偿她的想法,不过,在此之前,她还是担心下她的哥哥好吗?

“世子爷,夜深了,你该不是想留宿在我这里吧?”黎落端着茶杯,小口的抿了一口。

萧凌慕妖冶一笑,“有何不可?”

“世子爷,你想做那个蓝颜,但是我不想做那个祸水,你若是再呆下去,我可不保证会出什么事来呢!”

黎落的话,语气字间里带着挑衅,威胁。

“上次,你在本世子身上动手脚的事,还没完呢!”萧凌慕感到小腹传来一阵异样,脸色有些扭曲起来。

这个该死的女子,又对他做了什么!

萧凌慕的目光投在他面前的茶杯上,恨不得要在茶杯上盯出几朵花来。

“小女子我何德何能胆敢对世子爷你动手脚?世子爷可别要冤枉了我啊!”黎落无辜的望着他,将他浑身射出的冷气无视掉。

萧凌慕语塞,放在桌子上的手骤然握紧,一拳头砸在桌子上,发出巨大的声响,他的声音透着冷意,如寒风刃般,一刀刀的割在黎落的心底。

“黎落,算计本世子的人,通常死得快!”

接着,他拔出林初一的佩剑,飞龙舞蛇的身子,带着轻盈却坚韧的利落的功夫,破了屋顶而出。

黎落傻眼,望着头顶上的‘天窗’,好几块石瓦片砸在地上,发出清脆的破碎声。

林初一瞪大了口,回头可怜的望着黎落,“黎姑娘,你厉害!”

他跟在世子爷身边那么多年,能让世子爷破屋顶而去的人,也只有眼前的这一个了!

“告诉你家世子爷,毁坏我闺房里的东西,要翻十倍的价格陪钱给我!”黎落回神,咬着牙,凶狠的瞪着林初一。

林初一扶额,刚刚夸了她一句,现在还敢要他跟世子爷说要赔偿?

“若是今晚你家世子爷到我这的消息传出去,你们世子爷就要赔偿我名誉损失费!”

林初一哑言,对黎落无语了,于是赶紧的施展轻功,顺着世子爷打开的‘天窗’而去,他身后传来一句话,差点没将他摔下来。

“告诉你家世子爷,下次再想做采花大盗,本姑娘跟他没完!”

萧凌慕跟林初一的离开,使得她这里变得安静了起来。

院子外面,有几个巡夜的家丁听到了异响,连忙的走了过来,对着黎落那里,破门而入。

“二小姐,你没事吧?”

黎落拿着一张凳子,对着天窗那里扔,大汗淋漓,气喘吁吁,见到了家丁来,眼睛瞬间一亮,“你们来得好,刚刚有个小蜜蜂飞了进来,我一不小心就拿凳子砸了过去,没想到居然砸到了屋顶。”

那四个家丁对视了一下,其中有一个人笑道,“二小姐,这深更半夜的,哪里来的蜜蜂啊?是不是有人闯进了你的闺房?”

那男人刚刚说完,一双眼细小的眼睛便四处张望,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黎落眼神一暗,沉声道,“就是你们,没有经过本小姐的允许,就私自的闯进了本小姐的闺房,这要是传出去,本小姐就要打断你们的狗腿!”

那四个家丁俱是震惊,这二小姐说的话,好有威严,好有气势啊!

如果不是知道,这二小姐傻着那么多年,他们都不得不怀疑,现在站在他们面前的人,就是正常的二小姐了。

远处,另一道身影快速的掠过来,一走进门,就听到了黎落那沉声的话,脸色就变得阴沉了,大步的走进来,“你们四个家丁,不知道没有主子的通传是不能随意闯进小姐的闺阁的吗!”

“大少爷!”四个家丁此时才有些害怕起来,这二小姐傻傻的好忽悠,但是这大少爷眼里可容不得沙子的。

大少爷酷疼二小姐,之前,这西宁侯府大老爷,曾经喝醉酒,将二小姐当成了丫环推到在地,因此撞伤了脑袋,这一幕被路过的大少爷看到了,他当场就拿起了一块大石头,对着大老爷就砸了过去。

事后,侯爷恶声的斥责了大老爷跟大少爷,可是大少爷不认错,顽强的认为,大伯是借机想要摔死二小姐,此后,大少爷跟府里的大老爷,关系就一直不好,见面都不带打招呼的,这点,连林氏跟侯爷说了都没用。

现在,他们几个家丁居然漠视了府里的规矩,闯进了二小姐的闺房,想想,那大老爷都被大少爷砸伤了脑袋,那他们的下场……

“到底发生了何事?”黎夏墨冷声的说着,目光扫过那四个支支吾吾的家丁,最后将视线落在了那‘天窗’上,那上面的裂痕,似乎是被大力撞击而出的?

“大少爷,我们再巡夜,忽然听到了二小姐这里有异响,就立即赶了过来,一时之间,担忧二小姐的安危,没顾得上其他。”

一个较为年长的家丁心虚的说着,连眼睛都不敢抬起望黎夏墨。

黎夏墨冷哼,这般的好心?于是用询问的目光放在了黎落身上。

“哥哥,放心,我没事,是我抓蜜蜂,不小心将屋檐砸出了一个窟窿。”黎落低着头,手里那抓着一张凳子的凳腿,有些不安。

黎夏墨看着她那个样子,就走了过去,接过她手里的凳子,看了一会,“既然是你自己捣鼓出来的动静,没伤着自己吧?”

黎落猛然的摇头,如果她有事,就不会这般的站着跟他说话了啊!

“你们几个,明天去领责罚,每一个人仗打三十,以示效尤,再有下次,哼!”

那四个家丁猛然的点头如捣蒜,这是代表大少爷轻饶了?

“你们还站在这里作甚,还不赶紧退下?”黎夏墨沉声的说,将凳子随后扔在了地上,凳子在地板上蹬蹬的跳了几下,险些没将那四个家丁的心脏给吓得跳了出来。

一个个家丁缩着头,赶紧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