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接生

第17章 接生

林初一大声的吼着,将怀里的人轻轻的放在了地上。

马车上的那个车夫一听,瞬间纵身行走在屋檐上,寻大夫去了。

黎落一听,让黎夏墨在马车里呆着,自己就先下了马车,缓缓的往林初一走近,“需要帮忙吗?”

林初一见到黎落,神情才逐渐平静下来,可是眉间的担忧怎么都掩饰不住。“她是诏安公主!”

黎落眨眨眼,诏安公主,谁啊?跟在她身后下来的黎夏墨,见她不明,便好心的解释,“诏安公主是萧王的妹妹!”

“让我来看看她吧。”黎落无语,难怪看到了林初一那种惊慌的神色了,原来是碰到了自家主子了!

林初一不甘愿的让了一步,看着那边的百姓指指点点的,脸色变得不好看起来,诏安公主怎么会孤身呆在马车上,这一点,非常的可疑!

黎落看着诏安公主呼吸微微的滞凝,满是痛苦的神色,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肚皮上,已经昏迷了!

“她要生了,必须要找产婆来啊!”对于生小孩的事,她虽然多少懂一点,但是,她不敢动啊!对方可是萧王的妹妹呢!

一个萧王世子就镇压她死死的了,如果这个诏安公主有点什么不适,赖在自己的头上,那自己岂不是很冤么?

很快,那个暗阔就寻来了三个产婆,那三个都是三十多,接近四十岁的女人,看着躺在地上的孕妇,连大汗都不敢擦,连忙的走过去。

三个女人看了又看,脸色大变。

林初一紧紧的盯着她们,心里有些着急,“快点接生啊!”

“大人,不是我们不愿接生,而是这夫人,要难产了!只能保一个!”其中一个较为年长的产婆,大声的哭诉,“这夫人的身子本来就差,受了惊吓,她体力也不行了,我们也没办法帮得了她啊!”

黎落诧异的望着地上的女子,眸色飘忽起来,救,还是不救?

林初一一听,脸色颓败如死灰。

“林初一,你去借点布团来,将这里围住,赶紧的烧热水,还有,我需要锐利的匕首,针线,酒!”黎落见到那林初一还是愣愣的样子,不禁怒了,“还不快去?真的想要一尸两命吗!”

黎落的话,很急很急,使得别人的心都提了起来。

林初一也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命人去准备去了,此时,他完全忘记了,黎落曾经是个傻子!而且傻了好,才短短几日。

时间在一刻一瞬的过去。

黎夏墨捂住腹部,看着那围着的布团,那团布,就像他的妹妹黎落,让他看不透,妹妹是什么时候懂得了这些?

怎么他以往都不知道?

跟他同样有觉悟的林初一往他靠了过来,用手肘碰了一下他,“黎姑娘,曾经学过医吗?真不敢相信,黎姑娘那么有毅力,装傻装了那么多年!”

黎夏墨沉着脸,没有出声,静静的看着林初一。

林初一被看得有些不安,惊魂未定的开口,“黎姑娘,该不会……”

“对!舍妹托了你家世子爷的福,刚刚才将脑子摔正常!”

言外之意就是,黎落才由一个傻子变正常,才短短几日!

林初一脸色变得铁青,慌张的倒退几步,“不,你肯定是骗我的!”

他怎能这般的轻率,将公主的命,交到一个才正常没几天的人身上呢?

不同林初一的慌张,黎落站在里面,半跪在地上,看着生命逐渐流失的诏安,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低声,附在她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一旁的产婆,一个个震惊的望着她,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别人生产,都是喧哗吵闹紧张到不行,而她们这边,则是死气沉沉,没有半点声音!

远处,一个骑着黑马的男子,正慌张的赶来,扬起了一地的尘埃,他的目光停留在那破碎的马车上,神经一寒,飞身赶了过来。

“玲玉?”他看着那里被围着的地方,就要冲上去,却被一旁的林初一拦住了。

“驸马爷!”林初一皱眉,显然是对着驸马爷不满。

“她是不是在里面?”男子失控的望着林初一,抓着他的手,如救星般期盼。

“公主的马车受了惊吓。”林初一避重就轻,甩开了男子的手,不满的说,“诏安公主一个弱质女流,更是一个孕妇,驸马爷不陪在她的身边,反而让她四处跑!”

男子转身,就要撕开了红布,伸出的手腕,却被一个无力的手抓住,他转身,就对上了一双含着冷笑的眼睛。

“驸马爷,我不管你如何,现在是我妹妹在里面救公主,你若是惘然冲撞,吓坏了我妹妹,使得公主出了差池,连累到我妹妹,我可不会放过你!”

林初一意外的望着黎夏墨,他怎么觉得这个黎夏墨对黎落,太过维护了?

男子一听,便跌坐在地上,痛苦的闭着眼睛。

半个时辰之后。

黎落擦着汗,抱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娃娃,是个男子,他张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一旁的产婆见着了,连忙用准备好的被褥包好,用着巧力拍着他的臀部,那小男孩顿时发出巨大的哭声。

其他两个产婆看着黎落,不由得钦佩她。

但是黎落的神色并没有得到放松,她正在帮诏安公主缝补着伤口。

外面的人,听到了一声激昂的哭喊声,神色各异。

“生了?我要当爹了!”男子高兴得从地上跳了起来,看到了林初一跟黎夏墨那发寒的眼神,脸上的神色顿时僵住,“玲玉呢?她怎样了?”

他从林初一的脸色,可以估计得到,萧玲玉可能是出事了,立即想往那边冲过去。

黎夏墨稳稳的挡住了他,一个拳头就甩在了他的脸上,“窝囊废,出了事才懂得着急有个屁用!吵到我妹妹救人,本公子揍不死你!”

要是以往,有人敢在他面前揍驸马爷,林初一一定会上前阻拦,但是,他觉得,黎夏墨真是个没用的男人,揍个人,脸上都不带留下一点痕迹的!太没用了!

男子吼了一声,就站了起来,怒怒的看着黎夏墨,“若是我玲玉出了什么事,我要你付出代价!”

黎夏墨冷笑,“放狠话,谁不会啊!有本事,你就在公主出事的时候陪着她啊!”说完,还对他竖起了一个中指。

男子一见,终是冷静了下来。

一个产婆走了出来,走着眉,不满的说,“你们能不能安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