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被调戏了

第18章 被调戏了

男子一见,就走了过来,抓着产婆,急急的问,“玲玉呢?她怎么了?”

产婆盯住男子,他们的谈话她已经听到了,就是因为声音太大了,令一旁帮着诏安公主缝补伤口的黎落分心皱眉,她才出来劝说一番的。

“驸马爷,你能不能安静一点啊!”产婆不满的说,“现在是到了救公主的最后时刻,别吵着人家姑娘忙活!”

“大娘,公主产下的,是男婴还是女婴啊?”黎夏墨好心情的说着,苍白的脸上带着一丝笑意,其实,黎落要去帮公主接生,他是始料未及的!

他觉得,自己有必要从新认识一下自己的这个妹妹了!

“恭喜,是个男婴!”产婆面露喜色。

男子一听,牵强一笑,早就没了刚刚听到婴儿哭喊声时的激动了。

“驸马爷,恭喜你,喜得贵子。”林初一淡定的说着。

半个时辰之后,黎落擦着额上的汗,看着诏安公主,脸色露出一抹笑意,她甩着身上沾血的手,走到一旁,用着剩余的热水洗手。

一旁的两个产婆一看,一个抱着婴儿的产婆就问,“姑娘,你的手段真是高明啊!”

“是运气好!”黎落说着,就抱着那个小婴儿,他已经熟睡,安详得像个小天使。

她让产婆撤去了围布,抱着小男婴,走了出去。

男子冲上来,看都没看黎落一眼,就去诏安公主那边了,刚想动,就听到了黎落那清冷的声音。

“现在,她的身子很虚弱,不能随意的动弹,林初一,你让人用马车,将诏安公主安排妥当先吧!”黎落将小男婴抱着,望着那辆萧王府的马车。

没事就好!男子心底松了一口气,望向那躺在地上的女子,眼神特别的温柔。

那边的暗阔一听,就立即的将马车驶了过来,男子轻柔的将诏安公主萧玲玉抱上了马车,回头,望着黎落手里的婴儿。

黎落将小男婴抱了过去,轻声的交代,“她早产,身体可能会虚弱,让个大夫在身边候着会比较好一点。”

男子感激的望了她一眼,从腰间拿出了一块白玉,递给了黎落,“你救了我的妻儿,是我即墨家的大恩人!这是我的信物,你凭着这个信物,可以在紫玉国,乃至灵清国的钱庄,可以一次提取三十万两银子,也可以通过这个信物寻到我!”

黎落本来是不愿领的,但是听到他说得这般的牛叉,立即喜滋滋的领了,拿在手上端详了一下,“这东西是好,但是也会给我带来麻烦!”

即墨厉希一听,才笑道,“很多人想从我手里夺了这玉佩都夺不到,到你这里,你反倒是嫌弃了?”

黎落皱眉,她听着他的话,这么有种觉得他很自恋的感觉呢?

“黎姑娘,你不是跟我那外甥赌钱吗?这宝贝现在可是能派得上用场了!”

冲着他这句话,黎落就将他的玉佩抓着,扔给了身后的黎夏墨,“哥哥,给你的。”

林初一跟即墨厉希一见,两人神色各异。

“林初一,你就先护送驸马爷走,本公子跟舍妹一会就到萧王府。”

林初一点头,只能这样了,现在公主跟驸马两人,加上一个小婴儿,若是暗中的人想做什么,他们就危险了!

黎夏墨跟黎落目送他们的马车远去。

“妹妹,走,哥哥我肚子饿了,咱们去吃豆腐花去。”黎夏墨捂着空空如也的肚子,一脸向往的望着某个地方。

黎落眼色一动,“还等什么?走吧!”

他就跟着黎夏墨在大街上,匆匆的走了起来。

一道浅蓝色的身影,打着折扇,遮住了他那俊美的容颜,露出了一双漆黑的大眼,他穿梭在人群里。

他的身后,追着一个粉色的小姑娘,她一脸的怒意,“宁哲渊,你给本郡主站住!”

那道浅蓝色的身影闻言,的确站住了,回头,魅惑一笑,“高平郡主,你为何紧追着本王不放呢?”

“我可是你的未婚妻,你敢背着我到处沾花惹草?”

宁哲渊无奈的耸肩,“男人三妻四妾,纯属正常,更何况,本王不会娶你的!”

高平郡主听了,脸上那个悲愤交加,大庭广众之下,这个北郡王居然如此的落自己的面子,她的确是他的未婚妻啊!

只不过他不承认罢了!

“宁哲渊,我可是你母后挑中的,你休想甩掉我!”高平郡主霸气的拦在他的面前,“告诉我,你为何不喜欢我!”

宁哲渊一听,看到了旁边恰好有一抹青色,将抓住那青衣女子的手腕,“看,我就喜欢这样的!”

黎落看着大街上满目琳琅的小玩意,这个摸摸,那个看看,新奇得紧,而每次黎夏墨想要买给她的时候,都被她阻止了。

正巧,她看到了一处捏着泥娃娃的小摊,刚要走过去,就被一个浅蓝色的男子抓住了手腕,看着他那俊美的容貌,轻佻的表情,浮夸的语气,她心里一气,身体的本能反应,用力一踢!

一不小心,就踢中了他身上的某处。

‘嗯!’一声闷响,自蓝衣男子口中溢出,他捂着自己的下腹,弯下了腰。

粉衣女子拔出了腰间的皮鞭,对着黎落,怒声道,“你竟然敢伤他,看本郡主不抽死你!”

“哼,住手!”蓝衣男子忍着痛,大笑,望着黎落,似乎是要将她的样子深深的刻进自己的瞳眸里。

“宁哲渊,你竟然对着一个对你不利的贱女人凶我?”高平郡主不可置信的望着他,手中的皮鞭抓得很紧。

“本王就是喜欢这样的!你看看她,那双独有的美丽大眼睛,水汪汪的惹人怜爱,冰冷的神色是你永远都模仿不来的!她就是本王眼里,心底最喜欢的女子!”

粉衣女子这次是被气哭了,对着空地抽了一鞭,愤怒的离开了。

黎落站在一边,讥笑的望着那个蓝衣男子,很好,这个该死的男人竟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调戏自己!

宁哲渊见到粉衣女子走了,这才回头,看到了黎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