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棋局

第19章 棋局

一个拳头对着宁哲渊就挥了过来,被他灵巧的一躲,接着就听到了一声怒吼。

“混蛋,你居然敢诽谤我妹妹的声誉!”黎夏墨气得连身子都险些站不稳,这个该死的北郡王,居然当着自己的面,公然调戏自己的妹妹!

宁哲渊定睛一看,这不是西宁侯府的大少爷黎夏墨吗?他将目光在投在了站在一旁,脸色同样不好的黎落身上,他自觉得下身还在隐隐作痛,好强悍的女子!

“流氓!”黎落怒怒的瞪着他,亏得他长得人模人样,原来不过是披着禽兽是外衣!

“这位姑娘,你这么说,本王可就不赞同了,本王不过是利用了你一下,你当真以为本王会看得上你吗?”宁哲渊挑眉,挑衅的望着黎夏墨。

“你……”

黎落一把拉住了黎夏墨,淡声的说,“哥哥,你被狗咬了一口,难不成你要跟它计较?”

“妹妹说得对!”黎夏墨本来还想做点什么,这个北郡王太狂妄了,但是听到妹妹如此骂人不带脏字的话,脸上带着笑,鄙视的望着宁哲渊。

宁哲渊俊美无双的容颜上出现了一丝的龟裂,这个女人在骂自己?他没有接话,因为一接上话,那岂不是对号入座?

还有,京城何时出现了如此有趣的人了?

一个闺阁小姐,见到自己,居然表现得如此的另类!

他目送着黎落跟黎夏墨远去,他刚想一动,却发现自己的腿动弹不得了,这是怎么回事?

黎落拉着黎夏墨走,路过了一间酒楼,刚刚想进去,就看到了林初一驾着马车赶来了。两人脸上都显得很扫兴。

林初一将马车稳稳的停在他们面前,撩开了马车的帘子,“黎公子,黎姑娘,请吧,世子爷已经等候多时了。”

“走吧!”黎夏墨率先的上了马车,腰间挂着的白玉炫了林初一的眼。

黎落没有多说什么,也赶紧的上了马车。

这次没有意外,才过了两刻钟,马车就稳稳的停在了萧王府的门前,林初一撩开了马车的帘子,“到了!”

黎落下了马车,抬目,就看到了一块金色提笔的牌匾,上面写着萧王府三个大字,在朱红色的大门前,坐立着两只大石雕刻的狮子。

黎夏墨看着自己的妹妹,自然的牵着她的手往前走,一副保护着她的样子。

林初一走在前面,是不是回头看着他们,额上飞过几条黑线,他怎么觉得黎夏墨进了萧王府就像是进了龙潭虎穴似的?

“哥哥,你自己走好便是,我会跟在你的后面的。”黎落说完,轻轻的推开了手腕间的钳制。

黎夏墨回眸望了她好些时间,便跟在林初一走了。

正午,艳阳高挂,在巨大的枫树下,只在鹅卵石筑成的小道上,留下斑斑的碎影。

一池碧绿的莲叶,铺在凉亭的左边,清风阵阵,吹动了凉亭里一道白衣男子的发丝,只见他左手两食指执着黑子微微举起,炯然有神的眸子,带着一丝睿智,正在看着他面前的棋盘。

林初一带着黎夏墨跟黎落走了过去,“世子爷,他们到了。”

那白衣男子连眉角都不抬一下,没有回应。

林初一跟黎夏墨对视,这位世子爷浑身散发出寒意,他们也捉摸不透他在想什么。

黎夏墨见到他在下棋,就走了过去,坐在他对面的一处,看着那棋盘上的一片黑白参半的局势,眉头紧皱。

“你们破了这棋局,本世子就饶了你的六十万两银!”

黎夏墨微微的抬眸,目光从黎夏墨的身上扫到黎落的身上,浑然天成的尊贵,他拿起面前的茶杯,对着黎落敬了一下,其中意味,不明而喻。

“这棋局,最多能打成一个平手!”黎夏墨摸着白子,就在棋盘上落下了一子。

平手?黎落顶住了萧凌慕那摄人的目光,将视线放在棋盘上,思索了起来。

“黎夏墨,你就只有这点水平吗?”萧凌慕执着一颗黑子,就在黎夏墨下子的旁边压了下去,对着他,笑得一副要胜利的样子。

黎落也就一旁坐下,拿起了一颗白子,在一个偏僻的角落下了去,对着萧凌慕也笑得单纯,“世子爷,你看这招如何?”

萧凌慕目光深沉的望着那颗白子,那里的确是个好地方,刚刚好挡住了黑子的杀气,也围住了黑子,他爽朗的笑了起来,“想不到你傻了那么多年,竟然是比黎夏墨还要聪明些许!”

黎夏墨无语,侧目望着黎落,眉头有点收紧。

“废话少说,赶紧下棋,完事了,赶紧的,赌完了,我要回去了,我跟我哥还没吃饭呢!”黎落催促道。

萧凌慕看着棋盘上的黑子,不用说,黑子输了那一子,全盘皆输了!

“初一,把筛子给本世子取来!”

黎落跟黎夏墨看着林初一点头离开。

“本世子倒是有一事不明,你为何懂得帮我姑姑接生的?”

冰冷的语调,质疑的目光,令得黎落心里很是不爽,自己救人就是救人,怎么在他的语气里,自己是带着目的的?

“对不起,无可奉告!”

比萧凌慕更冷,黎落索性将头往一旁撇了过去。

看到她这种态度,萧凌慕是暗自气得有点不能自制了,从来没有人敢如此的忽视自己!

“那你最好解释一下,你为何跟北郡王扯上关系!”

“萧王世子,我妹妹不是你的犯人,别用这种审人的态度说话!”黎夏墨忍不住出声,自己的妹妹,轮不到这个萧王世子来训话!

“哼,高平郡主可不是吃素的,惹到了北郡王,呵呵。”萧凌慕冷笑,他也分不清楚,为何自己有股莫名的怒意。

“多谢世子爷的关心,任何事,既来之,则安之。”黎落婉婉一笑,如那池里盛开的夏莲,清新淡雅。

萧凌慕郁闷了,没有说话,他好心的提醒,别人还不领情,到时候高平郡主对他们出手的时候,自己尽管的看热闹就好!

“世子爷,东西属下取来了。”林初一将手里一袋筛子,还有几个盅子放在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