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赌输了

第20章 赌输了

“赌大小?”萧凌慕取出几颗小筛子,放在掌心里玩弄,嘲弄的目光紧紧的注视着黎夏墨,活像将手里的小筛子当成了他。

“那就来吧!”黎夏墨也拿起了几颗小筛子,仔细的端详了起来。

“哥哥,你有把握赢吗?”黎落看着黎夏墨那认真的样子,对着萧凌慕挑衅一笑。

黎夏墨侧目,细声道,“从来没玩过这东西。”

黎落那自信的笑就那样的僵在了脸上,诧异的转目,“那你还敢跟他赌?”

看着萧凌慕那个架势,就知道他是个行家了,这哥哥倒是好了,什么都不会就敢来应了赌,真是有金山银山来都不够让他败啊!

“没玩过,不是可以学的吗?”黎夏墨看着黎落那一副天塌了的样子,心里正郁闷呢。

“那我们开始吧,赌大中小,三次,比谁的点数大,中,小。”萧凌慕清朗的声音刚刚说完,就斜目望着还在一旁玩弄的黎夏墨,“你懂了吗?”

“那我们先比什么呢?”黎夏墨见手中的五颗筛子收揽在手中,坚定的望着萧凌慕,无论输赢,他都不能先认输!

“先说说,你的赌注是什么?”萧凌慕将手中的小筛子放在一个小盅子里,邪魅的望着黎落,看得黎落心底有点发毛。

黎夏墨仔细一想,从自己的衣袖里取出十万两银子,豪气的往桌子上一拍,“我赌十万两!”

“十万两?”萧凌慕皱眉,将他放在桌子上的银票拿起嫌弃的看了看,甩回桌子上,冷笑,“黎夏墨,十万两,你这是打发乞丐,还是在取笑本世子?”

“这就是我的赌注!”黎夏墨知道自己无论那的是什么,萧凌慕都会在鸡蛋里挑骨头的。

“不行,太低级了!”

“那你跟我赌什么?”

这反问,倒是让萧凌慕微微的沉思,目光在他跟黎落的身上来回扫荡了一下,满不在乎的笑开,“就赌你的姻缘如何?”

他话音一出,黎落就拍桌子站了起来,“不行!”

“你不是黎夏墨,没有权利替他做决定!”萧凌慕满意的看着黎落那气急的样子,双手环胸的望着哪里一脸沉思的黎夏墨,等着他的答案。

“哥哥,这个赌注不行!这个萧王世子就是个没安好心的,你不能拿你一辈子的幸福做赌注!”黎落扯着他的衣袖,瞪着那里笑得春花朵朵开的萧凌慕。

一辈子的幸福?黎夏墨好笑的说,“那萧王世子,你的赌注是什么?”

“你若是侥幸赢了本世子,那本世子就答应为你做一件事,无论是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去做!”萧凌慕魅惑一笑,他抛下的诱饵成功的让黎夏墨动了心思。

“如果我赢了,我要你对着全京都的人,给我妹妹认错,赔礼道歉!”黎夏墨冷凝的说着,目光带着一丝决意。

黎落皱眉,正要劝说,就被萧凌慕凶狠的瞪着,“黎姑娘,你也想跟本世子赌吗?”

“先赢了我再说吧!”黎夏墨率先说了,不让黎落开口。

“那好,你先来,我们就先比大,如何?”萧凌慕望着黎夏墨拿起了六个小筛子,放在盅子里,猛然的摇了起来。

黎落有些紧张的望着黎夏墨,连手心里都冒出了薄薄的汗。

“好了吗?”萧凌慕看着黎夏墨摇了一刻钟都未曾放下手里的盅子,冷然的笑着。

黎夏墨听到他那么一说,将手里的盅子用力的扣在了桌子上,盯着萧凌慕,生怕他暗自做手脚,他微微的揭开了盅子,三个四两个五一个六,也算是个挺大的点数了。

黎落望着黎夏墨那喜出望外的神色,在将目光投到那个一脸自信的男子身上,她怎么有种不安的预感呢?

“既然你开了,那就轮到本世子了!”萧凌慕快速的将手里的帅子收到盅子里,用力的摇了几下,自信的揭开了,两个四两个五两个六。

黎夏墨错愕,有些无奈的看着他的盅子。

“本世子侥幸赢了,现在,比小吧,你先来!”萧凌慕脸上始终挂着一丝自信的笑,就像什么事都掌握在他的手中似的。

黎夏墨觉得邪门了,立即摇起了手中的筛子,他不信,他还会一直输!

啪!

四个二两个三,黎夏墨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黎落眨眨眼,无语的望着自己的哥哥,这个点数对于萧凌慕来说,绝对是信手拈来赢的啊!

“我尽力了。”黎夏墨有点愤恨的盯着他面前的筛子,似乎要将他们看穿。

“轮到本世子了。”萧凌慕帅气的甩起了那盅子,摇了几下,就放在了桌面上,缓缓的打开,三个二三个三。

“你输了!”

黎夏墨憋着一张黑沉的脸,这萧凌慕绝对是玩筛子的高手!

“第三次,还要比吗?”三盘两胜,他应经赢了两次了,最后一次,比不比都是他赢。

“还有必要比吗?”黎夏墨郁闷的说着,望着萧凌慕有些不甘心。

“那你以后的姻缘……”

黎落站了起来,冰冷的望着他,“既然我们都输了,以后就请你别来骚扰了我们!”

“骚扰?”萧凌慕似乎在研究这两字,“说要像个男人一样比赛的那个,不是你的哥哥?”

“落落,你别担心我,反正我娶谁都一样。”黎夏墨幽幽的说着。

这怎么可能一样呢?如果哥哥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而被萧凌慕破坏了姻缘,怎么办?于是她拍着桌子,厉声道,“萧王世子,我也要跟你赌!”

“呵呵,就凭你?”

“怎么?萧王世子是怕了我这个小女子吗?”黎落双手环胸,斜目看他,目光里带着一些令人看不懂的碎光。

“你也晓得你是小女子,本世子就算是赢了你,也不光彩!”

“我跟你赌,同样是玩筛子,我若赢了你,我哥哥的那个赌注就作罢!”

萧凌慕嘴角挂着一抹玩世不恭,那双漆黑看不到底的眸子里溢出一丝讥讽的寒光,“你是在耍本世子?”

“落落,不许你胡闹!”黎夏墨扯着她的手,不想她为了自己而跟萧王世子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