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晴天霹雳

第3章 晴天霹雳

“哥?”沈域商挑眉看向沈弗予,漆黑的眸子中透着暗沉。

“哥!”沈弗予点头如捣蒜,语气肯定,“好哥哥,你帮帮吧!”

若放在平时,说不定沈域商还吃沈弗予这套,但是现在不行,用膝盖想想都能知道沈弗予想要的是什么。

“我帮你出国学画画,怎么样?”沈域商抛出橄榄枝诱惑道。

“画画?”沈弗予怀疑的看着沈域商,“你的要求是?”

“很简单,只要你嫁给我。”沈域商说的轻松,仿佛是在谈论今天的天气,而不是两个人的婚嫁。这份淡然,也能看的出他的自信和势在必得。

闻言,沈弗予向后退了两步,像一只炸毛的猫,“开什么玩笑?哥,你是我哥!”

“我爸妈只生了我一个,没有妹妹,你什么时候养成乱认亲戚的毛病?”

看着沈域商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沈弗予头疼起来,她上下打量着沈域商,试探性的问道,“那个……沈域商……你是不是第一次?”

一句话便让沈域商彻底黑脸,第一次什么?第一次发生男女关系吗?

“我是不是第一次没关系,只要你是就可以了。”沈域商微微眯眼,语气沉沉,似乎沈弗予再敢继续这个话题,他便不客气了。

“打住!”沈弗予又向后退了两步,伸手拦在沈域商面前,“沈域商,我觉得你需要冷静思考,感情不是儿戏,结婚更不是玩笑,我们两真不合适。”

她作为一个女人,都能将这事看淡,虽然确实有点憋屈。但是!作为新时代的女人,总不能因为第一次给了谁,就要和谁结婚,特别是对方还是她一起长大的兄长。

俗话说得好,兔子不吃窝边草。在和沈域商结婚这件事情上,沈弗予真的接受无能。

“合不合适不是你说了算,我倒是觉得,我们挺合适。”沈域商语气缓和了些,神色也带了些郑重,“说说吧,你的择偶标准?”

“有钱!”沈弗予张口便说道,其实并不是她的择偶标准,而是她父母的要求,“聪明,温柔,体贴,最重要的是对我无条件的好。”

沈域商面色平静的看着沈弗予,那眼神似乎在说他就完全符合标准。

沈弗予下意识做了个吞咽的动作,只有当她极度紧张而且大脑在高速运转时,才会不自觉出现这个小动作,沈域商知道这点,他比沈弗予还要了解她自己。

“好像确实挺合适。”沈弗予说道,似乎表现出某种妥协,“我需要时间思考,现在给不了答复。”

“多久?”

“三年!”

“再给你一次机会,多久?”

“三……”

没等沈弗予将话说出口,沈域商伸手便将沈弗予扯进怀里,一只手圈住她,另一只手紧紧扣住沈弗予的手腕,低头在她耳畔轻声细语,“我不介意现在就要答案,要不你试试?”

耳畔的痒意让沈弗予浑身颤了颤,竟忘了要去挣扎,“三个月,三个月后我给你答复。”

好不容易送走沈域商,沈弗予浑身瘫软的趴在床上,气恼的用手狠狠捶床,她以前怎么不知道沈域商竟然是这样的人,他竟然威胁她,而且还不止一次。

“卑鄙小人!禽兽!小人!禽兽!”在沈弗予有限的骂人词汇上,她已经尽可能的用在沈域商身上。

人算不如天算,仅仅一个月,在沈弗予没能安排好一切的情况下,一道晴天霹雳吓得沈弗予花容失色。

她怀孕了!

月事推迟沈弗予不敢去医院,只能偷偷摸摸买了十几根验孕棒,每一根验孕棒都在清楚的告诉沈弗予,她怀孕的,而且这个孩子肯定是沈域商的。

得知这个消息的沈弗予,第一反应便是逃跑,她甚至来不及做任何安排,匆匆忙忙给父母留下字条,便坐上了飞往国外的飞机。

得到消息赶来的沈域商无能为力,他没想到沈弗予竟然提前动作,明明沈弗予的所有迹象都表明她是打算两个月后离开,怎么会提前一个月离开?

就在沈域商考虑要不要将人从国外拎回来时,沈氏夫妇找沈域商谈话,他们以为沈弗予突然离开是为了躲避沈域商,毕竟这些日子沈弗予对沈域商的态度太过于明显。

“域商,我们都知道你是好孩子,但是感情的事情强求不得。”沈弗予的父亲语重心长的说道,“而且弗予还小,你要是真有心就等等她。”

这话彻底打消沈域商去找沈弗予的想法,未来岳父都发话了,有心就等,没心就算将人带回来也没用。

可是,沈域商哪里知道这一等就是五年。

五年后的金水机场,沈域商亲自来接父母安排的相亲对象。在相亲这事上,沈域商很是配合,只是从来都没有结果。

“妈妈,我们是不是迷路了?”胖嘟嘟的小肉团子嫌弃的看着蹲在他面前的妈妈。妈妈只是带着他上个厕所都能找不到路,他怎么能不嫌弃?

“额……”沈弗予有些尴尬,看了眼卫生间的方向。她从小方向感就不好,即使现在已经二十五岁而且已经是个五岁孩子的妈,“再等等,说不定爷爷奶奶安排的人就找到我们了。”

“是外公外婆,”沈多多固执的纠正沈弗予的话,“爸爸的父母才是爷爷奶奶。”

沈弗予无奈的伸手捏了捏沈多多的脸,“多多,你这样说,爷爷奶奶听到会伤心的。”

一晃五年过去了,她也不知道这个孩子怎么能聪明成这样,甚至有些事情她都在怀疑这是不是她的孩子,怎么一点也不像她?

“不要叫我多多,我不喜欢这个名字!”沈多多不满的皱眉,他最近很是叛逆,却又很有主见,有时候沈弗予都不是这孩子的对手。

与此同时,沈域商一边接着电话一边从洗手间走出来,“我马上就到。”

路过蹲在地上的两人时,沈域商没有丝毫停留,直到下一个拐角之前,耳朵里传来沈弗予熟悉的嗓音,沈域商惊讶的回头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