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初遇”顾霆钧

第1章 “初遇”顾霆钧

美国,休斯顿。

心理康复中心。

深秋的天,屋外凉风习习,阳光虽不毒辣,却也格外明晃晃地照耀在二楼走廊尽头的一个小房间。

屋内的女孩躺在床上,肤若凝脂,柳眉倒竖。

她紧阖着一双眸子,像在做什么噩梦,脑袋病态般左摇右晃,粉唇翕动不知在说些什么。

枕巾被汗水淋湿,她深陷在梦境当中无法自拔。

梦里她跪倒在地,梨花带泪,像在跟什么人求饶。

画面再一辗转,便是在一间空旷至极的酒店房间,房内灯光昏暗,空气中充斥着一股浓烈的血腥气。

玄关处屹立着一道黑色身影,长身如玉,背影修长挺拔,单是站在那里,周遭都透出一股与生俱来的倨傲凛然。

有人推门进来,唤他一声陆少。

那人身影微微顿住,回头来看向她,还没来得及捕捉到男人的模样,她,便被迫苏醒过来。

床边,一群穿着白色制服的人围住了她。

“赶紧按住她的手!”

“镇定剂,镇定剂!”

“医生,确定病人是病情发作了吗?我怎么觉得……”

“闭嘴!病人犯病出现幻觉,不能放任下去。”

……

桐市,机场。

时隔六年有余,桐市,这个黎思羽曾经待了十八年的地方,如今已是物非人非。

大热的天。

黎思羽身着白T以及米白色九分裤,本是很清爽利落的搭配,可违和的是,她的脖子上却系着一条丝巾,将脖子挡住了完全。

大厅里路过的人,都用一种奇怪且暧昧的眼神看着她。

黎思羽释怀,弯着嘴角,显然是见怪不怪。

曾经将近两年的抑郁症治疗时间,到如今她终于算个健全人,为了围住脖子上夸张的伤疤,几年来她都围着丝巾。

她看了一眼腕表上面的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

和南茂建筑约定好的面试时间是四点,航班晚点,现在打车去公司时间很赶,她只能尽可能不迟到了。

黎思羽上了出租,望着窗外不断后移的街景,想起从GR建筑离开的时候乔治说过的那些话。

他说:思羽,如果你想去南茂换个新的工作体验,大可以直接申请借调,我即刻批准,一年,两年都可以。可论起实力,GR并不输南茂,你知道吗?

那是第一次乔治分外严肃正经地跟她交流。

平日里他幽默风趣,黎思羽也很喜欢这个上司。

可是,她还是拒绝了他。

七年前发生了太多事情,那夜之后,她被最亲的人诟病,甚至平白无故怀了孕!

可孩子,她却连一面都没有见着。

他,那个在酒店房里出现的男人,还欠她一个解释……

到达南茂的车程,比黎思羽预想的要短。

三点四十分,黎思羽出现在了南茂人事部长办公室外。

转身部长便带着她上了二十八层。

总裁办公室足足两百平米,里头特意隔出来了一间工作室。

顾霆钧立在落地窗一侧的工作台边上,侧脸轮廓犹如雕刻出来般深邃矜贵,一身黑色暗纹大衣衬得他身形清瘦修长,窗外明晃晃的阳光透过纱窗摇曳进来,在他的头顶洒下一层薄薄的金色绒光。

部长帮忙敲门,随后里面传来一声嗓音低沉的‘进’。

人事部长活泼地对着黎思羽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随后,便放她一人进了办公室。

黎思羽阖阖美眸,发现办公室内空无一人,倒是一侧的隔断开着一扇门,那侧阳光都要刺眼许多。

她走近。

远远看见顾霆钧,她眼底还是添了两分惊艳。

乔治果真没说错,顾霆钧的确好看到惊若天人,俯身执笔在工作台淡定地操作着,浑身散发出的矜贵气质比阳光还晃人眼。

“黎思羽?”

顾霆钧没有抬头,语调很是好听,却透着两分得天独厚的寒澈清冷。

黎思羽收好目光,颔首,“是,顾总。”

“过来。”

黎思羽走到工作台边,这才注意到顾霆钧面前的设计图是‘海融’购物街的商铺内部结构图。

‘海融’这个项目她还在GR的时候便听说了些,据说是南茂今年拿奖拿到手软的一个项目,在得到了国家的鼎力支持之后,俨然摇身一变成为国内年底最受瞩目的一个大工程。

“十分钟,找出图上的两个问题来。”

顾霆钧撂下话,走到了一边电脑前坐了下来,修长的手指落在键盘上有节奏的敲打着,不再看黎思羽。

当他侧身从黎思羽的身边离开那一刹,黎思羽秀气的眉都拧作了一团。

她……没有见过他吧。

可为什么,竟莫名有一股熟悉的感觉?

顿了两秒后,黎思羽扫起面前的结构图来。虽然她只是一介室内设计师,可关于建筑构造,也在她大学修的学科之一。

顾霆钧给出的时间还算充裕,七八分钟之后,她找出了问题所在。

“顾总,商场二层的设计犯了测量误差的低级错误,采暖建筑外墙构造不精细容易导致冬季传热量增大,窗户设计太多会显得赘余并且不利于消防设备的安放。”

黎思羽言简意赅。

顾霆钧沉吟一瞬,对于他故意说图纸只有两个问题一事没做任何解释,反而语调清冷道了一句,“你可以走了。”

黎思羽嘴角扯了扯,“顾总,是我刚才的回答有问题吗?”

“去人事签约即可。”顾霆钧将电脑合上,长腿往外迈,将黎思羽当做透明人。

“……”说一句面试成功可能他帅气得减半吧。

黎思羽一双美眸凝望顾霆钧离去的背影,缓缓地,她柳眉紧皱。

仔细想想,她真没见过他吗?

可这背影,却莫名和她七年前曾在酒店见过的那个背影有几分相似。

陆少,顾少,顾霆钧……

当时她昏昏沉沉,是将顾陆两字听混淆了吗?

黎思羽甩甩脑袋,该是自己脑洞开太大了,那人怎么会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