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这就同居了?

第2章 这就同居了?

离开南茂,黎思羽给回国之前联系好的房东去了一通电话。

“……签保密协议?”黎思羽有些讶异。

她要租的房子是一栋将近三百平米的公寓,自然,她虽只是租下两个房间而已,可难以避免家里还有其他的租客。

房东在电话当中表示,除了房子里另外一位房客比较难搞之外,其他一切安排妥当,今晚她就能入住。

只不过,需要她签下一份保密协议,保证不泄露另外一位房客的身份。

“陈先生,和我合租的人,该不会是国家通缉犯吧?”黎思羽隐有不安。

电话那头房东被逗乐。

“黎小姐,真要是通缉犯住我那儿,我租给你不是砸自己招牌吗?”房东好声好气解释,“总之一份保密协议你也损失不了什么,再说房租都给你减半了,这么好的地方可是找不到了。”

“就是因为房租减半,我才更担心。”

“哎,我都跟你保证了,你还不信我就没办法了,要不然不租了?”

“别,陈先生,我租。”

桐市市中心的房子本就租金高,黎思羽薪水是高,可却有别的用处,能租到这样便宜的豪宅,她已经耗费了二十多年来所有的好运气,自然不能浪费掉了。

管他是什么牛鬼蛇神,会一面不就知道了。

所谓的豪宅浴室当中。

黎思羽泡在浴缸里,一天下来的倦怠,都被浴室中氤氲的热气给驱散了不少。

合租还能拥有独立的浴室,真好。

黎思羽感慨之余也有疑惑,门口玄关竟然连一双鞋都没有,房间很干净,那人自然不会穿鞋进屋。

所以,那位身份保密的租客,是将鞋放在玄关鞋柜边上的那个银白色保险柜里面的?

如果真是,黎思羽只能给跪了。

泡澡结束,从浴室出来只顾着埋头走,殊不知迎面撞上了一堵肉墙。

痛!

她捂着脑袋抬头,视线对上来人的那张俊庞,她感觉自己的世界里在天雷滚滚。

所以,这要求对其身份保密的人,是顾霆钧?

“顾……顾总,您是……”

黎思羽难以置信,鼎鼎有名南茂建筑的总裁竟会租房子住?!

这不符合逻辑。

真要较真,要说这一片公寓区都是他的她都信!

所以,她还是礼貌性地询问了一下,和自己的老板住在同一间大House里这件事,她还是承受不来。

顾霆钧似乎看见她并不感到意外,一张脸依旧矜贵高冷,微微抿着的薄唇,在从她身边略过的时候开了口——

“租客。”

回答惜字如金。

进他自己的房间去之前,他连头都没回,将自己身上的外套丢在了卧室门侧的一个盒子里,那动作,好似……嫌被她碰过了脏一样。

黎思羽嘴角抽搐了几下。

等他进房间去不到十秒钟,一阵叫不出名字的英文歌曲从他的房间里飘荡了出来,并在接下来的整整一夜,这音乐声都没有断过。

做作的洁癖,特殊房门的密码锁,持续一夜如魔咒般的歌曲……

这些是属于顾霆钧的标配。

翌日,黎思羽坐在客厅,眼睛瞪得如铜铃一般,眼底满是倦怠。

她不记得自己昨夜多晚才睡着,只知道睡前那音乐在响,醒来还在响。

看来,她很有必要买一个隔音耳机了。

上次去医院复查的时候医生才叮嘱过她不能受刺激和循环做同样的事情,否则神经太过疲惫,很有可能病情反复。

那种满屋子都是医疗器械,周遭也氤氲着药物气息的日子,她是再也不想回去了。

……

黎思羽总算是意识到了这座公寓的缺点在哪里,那便是住在这里的壕们多数出行都有车,因此,公寓周边的出租车是少之又少。

她站在街边等了许久,唯独看到了一辆出租车,却是满载。

第一天上班,她虽然刻意提前了半小时出门,可现在都已经耽搁了将近二十分钟了。

她唏嘘不已。

这桐市的交通,真是难以言喻。

身后不远处的一道门,开了又关,随后停在旁侧的一辆拉风高调的跑车“嘀”了一声。

黎思羽循声往后看去,只见顾霆钧一头扎进了车内。

他身着浅灰色风衣,在晨光里一晃而过的背影很是修长,让人移不开眼。

跑车独有的咆哮声响起那瞬,黎思羽心尖一颤,收回了思绪来。

她绷紧了呼吸,要不然……这脸干脆不要了?

好歹那也是公司老板,总不至于这么小器,都不肯捎自己的员工一程吧?

于是,当跑车呼啸着朝着黎思羽的方向开来的时候,她扯着谄媚且毫无底线的笑容冲着那车挥手。

“顾总,能不能捎……”

话没说完,黎思羽只看到顾霆钧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地从她的面前将车驶过,绝尘而去,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

她不信他没有看见她那么大幅度的招手动作。

这人,果真还是毫无人情味啊。

黎思羽最终还是掐点到的公司,刷脸打卡,设计部接到通知五分钟后参加例会。

偌大的会议室,座无虚席,可所有人都噤若寒蝉。

可黎思羽从进来之后就不自在,对面有一道目光直勾勾地落在她的身上。

那盯着她看的女人,叫做程萧瑟,是原先的室内设计部门的设计总监。

因为黎思羽的空降,导致整个设计部门平白无故划分成了两个分部门,一队归程萧瑟,一队则是黎思羽接管。

她原先手上几位得力的干将划分到了黎思羽的手里,她当然不服气。

黎思羽勾着唇冲着她颔首,之后便只当她是空气,她知道公司有不少人对她的空降有意见,可是那又怎样?

她回来,又不只是为了名利。

脚步声纷至沓来。

顾霆钧高视阔步,一袭黑色风衣将他的侧脸轮廓雕琢得凛厉冷漠,走路像是带风,落座那刻宛如一尊神祗般不可侵犯,菲薄的唇抿成一条直线,看似性感又薄情。

会议开始。

各部门做了周报,顾霆钧的时间紧到连给黎思羽这个空降军做一分钟自我介绍的时间都没有。

黎思羽撇嘴,屡见不鲜。

“顾总,我谨代表设计部门A部门,希望您能够答应我们一个不情之请。”程萧瑟发声,笑容大气又尊敬。

顾霆钧英气的眉轻凛,看不出情绪,细长的手指敲着桌面,一下,一下。

“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