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被轮上一晚

第3章 被轮上一晚

程萧瑟颔首一笑,“西街大厦新开业的‘礼遇日化’公司,之前联系部门帮忙设计出一套合适的装修方案来,部门设计出的五套都不合对方心意,如今黎总监新官上任,毕竟是国外引进的人才,我想原先部门遇到的设计瓶颈她应该有标新立异的解法。可能在这个合作案上,她大胆新颖的想法会带给客户不一样的直观感受。”

大胆新颖?

黎思羽不动声色挑唇,眼底一抹玩味一晃而过。

很明显,这是程萧瑟在给她下套。

她看向顾霆钧,显然,顾霆钧被说动,目光已然落在她这处来了。

黎思羽抿唇,落落大方道,“程总监的意思是,将你部门无法完成的设计方案,转到我手上来,是这个意思吧?”

这招无形讽刺,很是完美。

程萧瑟明明气急,却碍于形势无法发作,便只能硬生生回答:“如果黎总监能够亲自将这份合作案谈下来,对你部门振奋士气应该很有帮助。”

暗讽她黎思羽无法安抚军心。

“程总监考虑的确周到,我初来乍到就给我这么好的表现机会,我当然不能辜负了在座诸位对设计部门B组的厚望了。”黎思羽巧笑倩兮,粉唇微掀,“我会尽力而为的。”

程萧瑟点头,却不肯就此放过黎思羽,便再看向顾霆钧,“顾总,月底设计部门比稿晋升,时间错不开,所以我们所有职员手上的合作案都不能搁置到月底。但是黎总监才刚入职,眼下时间已经不足一周,您看看时间上怎么安排才比较合理……”

程萧瑟说完,顾霆钧原先敲着桌面的手指动作一顿,那双深邃寒澈的深眸中宛如一头困兽发作,不怒自威。

黎思羽揣着明白装糊涂,刻意回答得自负又傲慢,“不用安排,截止月底比稿日之前我会把合作谈下来,如果没有的话,可是视为我主动离职,和公司无关。”

黎思羽注意到程萧瑟眼底稍纵即逝的幸灾乐祸。

而她依旧笑得浅淡,笑意嫣然的面孔下,没人知道她在笃定和嘲笑什么。

顾霆钧绷直的面孔缓和两分,沉冷地嗯了一声,便切换到了下一个话题。

……

是的,黎思羽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自己能这么快就再见到他——

俞晏池。

所谓‘礼遇日化’,礼遇礼遇,黎亦瑶俞晏池。

真是讽刺啊。

黎思羽坐在简陋没有装潢的会客室,盯着面前桌上俞晏池秘书端来的一杯热咖啡,笑意嫣然。

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道黎思羽熟悉到听一声都心底波澜起伏的男声,响彻在身后。

“你是南茂派过来的设计师吧?其实你们的设计方案我仔细看过了,风格很不错,可我和我太太还是觉得有所欠缺,但是又形容不出来到底是差点什么感觉,真是劳烦了。”

俞晏池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眉眼清竣秀气,俨然一位翩翩公子模样。

可谁又知道这位翩翩公子在六年多以前,也曾用这好听的嗓音将她打击得患上了重度抑郁?

俞晏池直接坐到了黎思羽的对面,他坐下那一刻,黎思羽缓缓抬头,面上挂着大方得体的笑容,灿烂惹眼。

和黎思羽对视那一瞬,俞晏池原先脸上的笑容凝固,转眼间化作满眼厌恶。

“怎么是你?”

他语气中充满鄙夷,那紧蹙的眉和压低的嗓音便是最好的证明。

“俞总,好久不见。”黎思羽莞尔,伸出手。

六年零四个月,的确很久了。

“没想到在那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你还生活得不错。”俞晏池直接忽略掉黎思羽伸出来的手,笑意嘲讽,“既然如此,干嘛还要回来?”

“承蒙俞总关心,我吃好喝好活过来了。没什么文化,幸好谋了南茂的好差事,不然我要是真没命了,你和我妹妹一家人不得哭坏了身体?”黎思羽淡然自若,白净的小脸上看不出情绪起伏。

俞晏池扯着嘴角嗤笑了一声,语气中满是嘲讽:“南茂招人不看员工私生活?要求真低。”

“倘若我公司员工未婚先孕连孩子的父亲都不知道是谁,我第一个出面把她撵出公司,免得脏了眼睛!”俞晏池字字诛心,一个字一个字似是从口中砸出来的般,狠狠击在黎思羽的心口。

黎思羽强忍住心中不快,开口:“俞总,我今天是代表南茂过来跟你谈合作的,关于合作之外的私事,我想暂时还没有去谈的必要吧?”

“合作?”俞晏池笑得张狂,“跟你这种私生活混乱还精神错乱的人谈合作?没想到南茂这样的企业也能识人不淑到这个地步!”

黎思羽脸色已经变了,他说话越发不堪入耳。

“俞总,请你说话放尊重些,我是来谈合作,不是来接受批评的。再说,你无权批评我。”

“无权?”俞晏池冷笑,“那这次又是谁有这个权力让你留在南茂的?还是说,又睡了什么高层?像七年前一样!”

俞晏池就那么立在那里,分明过去温润如玉翩翩有礼的一个男人,如今却这么冷酷无情,满嘴污言秽语。

他话音再一次落下,黎思羽嘴角扯着嘲讽的弧度起了身。

她蓦地将手中的一沓设计方案图拍在了面前桌上,那一掌不轻,拍得桌子都发出了沉闷的一声响。

“我再是不济,也总比俞总靠女人来得强。”黎思羽语气不急不缓,轻描淡写道出俞晏池的隐痛。

“你再说一遍!”

“难道我说得不对吗?”黎思羽右手把玩着左手腕上戴着的腕表,笑得清浅,“你的太太黎亦瑶,我的好妹妹,当年如果不是因为她肯被轮上一晚,你又怎么从那群流氓手中逃得出来?这该是人尽皆知的事实了吧?”

“黎思羽!”

俞晏池气急,扬起手一巴掌就要往黎思羽的小脸上甩过来了,却被黎思羽给扼住了手腕。

紧接着,一个漂亮的反甩耳光,俞晏池清秀好看的侧脸被甩下了五个红彤彤的手指印。

“俞总,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你女人要是不出去卖,哪儿来的钱收拾你家的烂摊子?”黎思羽笑着说出这话,即便心里已经千疮百孔,“南茂不缺你一个业务,既然我们公司能力在那里,无需我多加商谈,给你脸你不要,我还能拿你怎样?”

说完,黎思羽无视俞晏池有失风雅的咒骂,扬长而去,背影显得潇洒恣意。

半小时之后。

灯红酒绿觥筹交错,黎思羽坐在酒吧吧台,举杯一饮而尽,湿润的眼眶当中泛着潋滟水光,像是落泪的前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