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太女殿下

第2章 太女殿下

清晨的光从窗纸外徐徐透过,洒在窗边不远处的雕花床榻边的垂纱上,映衬着垂纱的光泽,闪动起点点的耀光。

窗外天色已经大亮,而床上的人却并没有要醒的迹象。呼吸均匀,依旧睡得很沉,似乎是因为昨天过度的劳累,而导致今天的睡眠不足。

忽然,厢房的门被人轻推开来,轻而缓的脚步声在屋内响起。床上的人被着轻缓的动作惊动,纤长的睫毛轻颤了颤,旋即掀开了眼皮。

睁开眼的一瞬间,那深邃的双眸中迸发出惊人的光辉,耀眼夺目,就连阳光都不及其半分。但那光辉维持不过转瞬即逝,再看已和往常无异。

“殿下,时辰到了,您该起床洗漱,入宫请安了。”

进来的两个贴身侍女伸手将床边的垂纱请拉到一边,用细绳拴在床栏上,以防垂纱滑落。其中身穿粉色蝴蝶罗裙的女子,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就连声音都透着一股甜腻的味道,“殿下,今天早膳还是照旧么?”

床上的人翻坐起身,屈着条腿坐在床边,唇角一勾,露出些许清淡的弧度,似笑,似不笑。狭长的桃花眼微微眯起,眼波流转,醉了一片,哪怕是贴身伺候好几年的两名侍女都忍不住看呆。

“自然,照旧布置。”

摄政王府的主院中,一身雍容华贵的美丽女子正单手举着瓜瓢,细心地给那些养在花盆中的花草浇水。美人眉心一点红,与生俱来的赤色给她平添了一抹魅色,然而她的五官却出奇的清丽脱俗,眉梢间那抹淡然更是令她的气质清透无尘,像是九重天上的仙子,缥缈无影。魅惑与清纯融洽相融,使得女子更加让人一见难忘,心神向往。

“都这个时辰了,羽儿可有起床?”

女子收了手中的瓜瓢,递给身后乖乖站立的俏丽女子。女子穿着鹅黄色的纱裙,亲和的气质忍不住让人一再亲近。听见问话,女子放下手中的瓜瓢,掩嘴轻笑,“回王妃,昨夜殿下被广平世子拉去看花灯,夜里丑时才回到王府,怕是一时半会儿起不了床。”

被称作王妃的女子,便是这摄政王府的当家主母,帝尊王朝太女殿下的生母,李洛伊。李洛伊相貌生来极美,十五岁及笄以来便是皇城中官家子弟的心上人,亦是整个沧耀大陆供认的第一美人。身为第一美人的她,生下来的孩子相貌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只不过碍于帝凰羽性子清冷,反倒是让人忽视了她的样貌而避之不及。

李洛伊微微凝眉,轻叹了口气,“羽儿今年已经快要八岁,放在皇家已该是能独挡大梁,怎么还如此胡闹?”深更半夜出去,万一有个好歹,这可怎么办?

“王妃放心吧,殿下身边琳儿和梦桥可都是会些拳脚的人。抛去她们不说,还有王爷给派去的暗卫,再不济,单是太女殿下一个人,就足够那些刺客们头痛了。”静儿依旧轻笑为帝凰羽开脱着罪责,以免自己心爱的小太女会受到王妃责骂。但她说的也并非谎言,帝凰羽的本事,熟悉她的人都知道。

五岁习得四书五经,已是帝尊王朝公认的绝世天才。六岁轻功可独步天下,哪怕是神偷圣手都不敢说自己比帝凰羽快上多少。刺客要想刺杀她,那起码也得摸得着她的衣角才是。

武韬武略,样样出彩,就连帝师都对其赞赏有加。加上当今圣上身体欠安,无法孕育子嗣,早在帝凰羽出生前便被确立了未来皇位继承人的身份。有这样一个出色的继承人在,当今圣上和摄政王可是宠的要紧,生怕出半点差池。

所以说,这出门,别人不说,就那两座大山就绝不会放任帝凰羽带那么点人出去。没有贴身侍卫跟着,暗卫还没有么?

“怎么?本宫当真有如此难缠么?”

清清凉凉,带着独有的清冷气息,这个声音几人再熟悉不过。

静儿转过身,屈膝行礼,虽然被逮个正着,但却没有半点心虚,反而笑意盈盈,“见过太女殿下,问太女殿下金安。”

“静姨不必多礼。”帝凰羽微微颔首,示意静儿起身。静儿从小伺候李洛伊,说来与李洛伊也是青梅竹马一块长大,帝凰羽便独给了她一份尊重。这份尊重在这个皇权至上的时代,可是足以令所有奴籍人员眼红的事。

话罢,帝凰羽转身迎向李洛伊,雪白的袍子微微浮动,绽放出雪莲一般的美。修长的手放在腹部,帝凰羽微微倾下身子,“孩儿给母妃请安。”

李洛伊微微一笑,多少有些无奈的意味。伸手扶住帝凰羽的胳膊,将她扶直起身,“你这孩子,都说了多少遍,在母妃这里,这些虚礼免了就是。”

听着李洛伊的话,帝凰羽像往常一样摇了摇头,“母妃这是何话?礼不可废,更何况您是长辈。这话若是让父王听去,可得小心孩儿的皮。”

说到这里,李洛伊便笑得有些怜惜。礼法,平常人都需遵守的东西,羽儿这样的未来帝王又怎么可能逆道而行?只是,身在帝王家,那么多的事都身不由己。倘若羽儿不是摄政王府唯一的孩子,亦不是帝尊王朝皇室唯一的子嗣,她根本不需要去扛下那些重担。

只是……这世上没有如果。

“母妃,时辰已到,孩儿便告辞入宫了。”

李洛伊猛地回神,突然想起今早帝天耀说过的话。羽儿马上就要八岁了,可这沧耀大陆虽然都清楚羽儿的身份,但其他几国的皇子皇孙可都是只闻其人不识其人。马上就是四国大典,今年又轮到帝尊王朝做东宴请四方,依天麟的意思,大概是要羽儿主持。只是……想到这里,李洛伊不由得皱眉。羽儿再天资聪慧也不过七岁稚童,主持四国大典,这也太过儿戏了。

瞧着李洛伊皱起眉,帝凰羽疑惑地挑眉,“母妃可是身子不舒服?”

“母妃身子没有不舒服,羽儿不必担心。”李洛伊笑了笑,却是什么也没说。毕竟,自己只是摄政王妃,虽然皇帝敬重自己,但在国家大事上,还是轮不到她说话的。于是,她伸手拍了拍帝凰羽的衣衫,抚平了衣衫上的褶皱,“你父王早朝还未回府,大抵是在与你皇叔商量事情。代我给你皇叔问安,顺便喊你父王早些回来。”

“是,孩儿谨记母妃的话。”玫瑰色的唇瓣轻轻一抿,帝凰羽的唇边露出了一抹浅淡的笑意。

摄政王府的马车一早在摄政王府外等候,只差帝凰羽起床进宫请安。帝凰羽一步踩在小木凳上,踏上车辕站定,转头看着车下的两名婢女,“琳儿,梦桥,进宫之后,你们去皇后娘娘那里把荔枝抱来。这么些日子过去,也不知道荔枝怎么样了。”

粉衣的琳儿掩唇轻笑,“殿下委实担心过头了,皇后娘娘那么喜欢荔枝,怎么可能会让荔枝吃苦?”只怕,荔枝回来之后,连王府都不想呆了呢。

“吃苦?”帝凰羽牵起冷硬的唇角,笑中多少有些讽刺的意味,“本宫倒是担心把那贼猫养叼了,动不动就跑进皇宫,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一身绿衣的梦桥但笑不语,荔枝时不时离家出走,难道不是殿下你压榨它的缘故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