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沧耀大陆

第3章 沧耀大陆

独自坐在车厢中,帝凰羽执起冰裂青瓷的大肚茶壶倾倒了一茶盏的茶水。凑到唇边轻轻品味,直至舌尖沾染上清香。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就快八年了……”

帝凰羽眼中透出些许迷茫,这是这八年都未曾有过的。无论是以前一心复仇的帝临天,还是现在装作无辜稚童的帝凰羽,她都是她。唯一不同的是,那个世界的帝临天已经消失了,而这个世界的帝凰羽还活着。没有经历过伤痛,只是被宠着,被爱着,心里的那片天地,还没有沾染上污秽。

不对……应该是,该脏的已经脏了才是……

“殿下,皇宫到了。”

梦桥撩开车帘,同时也惊醒了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帝凰羽。眼中的迷茫一瞬间散去,锐利的光浮现,直直射向站在车帘后的梦桥。

梦桥被帝凰羽的眼神骇到,不自然地缩了一下肩膀,不解道,“殿下?”

见是梦桥,帝凰羽眼中的锐利缓缓收了起来,视线瞥向一边,撑着身子站了起来,“无事,我们走吧。”

梦桥退到一边,小心翼翼地拿眼神瞧着从自己身边走过的帝凰羽。太女殿下这个样子她已经不止一次看到了,有些时候她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太女殿下会有那样让人畏惧的眼神。纵观整个王朝,也只有陛下和王爷会有这样的眼神,难道说……真的是遗传?

那厢,帝凰羽已经跃下了车辕,稳稳地踩在了地面上。

“咱家见过太女殿下,问太女殿下金安。”

拿着佛尘的太监尖着嗓子说,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似乎很是高兴。帝凰羽瞥了他一眼,视线不由一顿。再拿眼神打量了两三眼,这才认出人来——皇叔身边贴身总管,亦是皇叔的心腹,只是……帝凰羽眉头一皱,问,“苏公公,你这头发……”

帝尊王朝男子一律束发,哪怕是太监也是一样,但如今的苏公公可是光这个脑袋。如果不是有乌纱帽遮掩着,他怕是亮得跟夜里烛灯都有得一拼。

说到头发,苏公公脸上就猛地一僵,无奈地叹了口气,“昨天夜里,皇后娘娘抱着荔枝来御书房找陛下,哪知荔枝打翻了烛火。好在没烧着什么,只是烧了奴才这一头枯发。”

听着帝凰羽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在听到荔枝差点把御书房烧了,这眉梢就忍不住抽搐。这只贼猫,真是在皇宫肆意妄为惯了。居然不老实到连御书房都敢烧,哪天皇叔忍受不了,直接把它做成猫干,她绝对不会去救。

“琳儿,梦桥,你们去把荔枝给本宫带过来。”帝凰羽微微牵起唇角,笑意中渗着冰冷,直直寒到所有人心里,“直接送到御书房就好,本宫倒要看看那只贼猫还敢不敢放肆。”

熟知某人的琳儿和梦桥齐齐打了一个哆嗦,荔枝怕是要倒霉了。平时不听话,殿下罚它不许吃零食就算了,这差点烧了御书房,怕是少不了一顿打。

“时候不早了,殿下随咱家过去吧。”苏公公听到帝凰羽的话,忍不住露出笑意来。虽然太女看着不近人情,但那是非分明的性子却实在讨喜。

平常时候,皇宫重地,除了被宣召的人是不得靠近,此时更是过了早朝时间,帝凰羽没见到什么人更是情理之中。

与苏公公并肩走在前面,帝凰羽脸上神情漠然,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已经让人见怪不怪了。苏公公瞧着这样的帝凰羽,心中不止一次地感叹,如若太女殿下生得不是女儿身,那未来的功德必然不亚于仙逝已久的太上皇。自古女子当政都是道路坎坷,只希望太女殿下能够安然无恙走过去。

来到御书房的门口,帝凰羽直接踏过门栏,迈进书房。早在五岁,帝凰羽就得到了御令,不必通报就可以进入御书房。这样的尊荣,除了帝凰羽的父亲帝天耀外,也仅有她一人。

御书房充斥着书墨味道,那种书墨味带着点淡淡的清香,并不难闻。但帝凰羽还是从中嗅出了些许淡淡的焦糊味。视线瞥过一边换新了的薄纱帷幔,心中已经有所猜测。收回视线,帝凰羽走向坐在桌案前,朝自己笑得仁慈的帝天麟,掀起衣袍,单膝下跪行礼,“见过皇叔,羽儿给皇叔请安。”

“羽儿快起,过来让皇叔看看。”帝天麟没有孩子,对于帝凰羽更是竭尽所有的宠爱。帝凰羽刚跪下,他那边就赶忙起身,上前扶起帝凰羽,生怕她跪得双膝发疼。

帝凰羽顺着帝天麟的力道站起来,小脸上依旧没有多少表情,但眼神中透出了敬重之色,“皇叔。”

帝天麟不到三十,是太上皇最小的儿子,也是最宠爱的儿子。他虽然没有帝天耀文韬武略,但却勤政爱民,有一颗仁德之心。而帝凰羽的父亲,虽然事事完美,但唯独志向不在皇位。如若不是有太上皇的遗旨在,他怕是连摄政王的王位都不会要,而是直接带着李洛伊去游山玩水。

帝天麟看着帝凰羽的小脸,细细打量,忽然笑着伸手揉了揉帝凰羽的脑袋,转头对着一旁喝茶的帝天耀说,“哥,咱家羽儿的性子可真是越来越像你。”脸上都不带笑的,想来长大又是一个冷面阎王。

听见自家弟弟的话,帝天耀放下了茶盏,转头也细细打量起帝凰羽来。看了一番后,点了点头,“长得倒是和她母亲无二,只可惜还是没她母亲好看。”

“……”帝凰羽冷脸不语,毕竟这样的话,她已经不止一次从自己父亲嘴里听到了。在她宠妻成魔的父亲眼里,自己就算和母亲长得再像,也永远是最丑的那一个。原先她还会反驳几句,但习惯了之后干脆选择无视。

帝天麟也是被自家大哥的话堵得无语,瞧了他半晌,终是无奈地为帝凰羽反驳了一句,“你这么说,孩子可是要伤心了。”他们帝尊王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女居然被自己亲生父亲嫌弃,传出去还要不要名声了?

帝天耀盯着帝凰羽,说,“会伤心?”

帝凰羽晲了他一眼,依旧没有什么表情不说,更是直接无视了帝天耀的问话,“母妃说,让你早点回去。”所以你还是少在这里说话,赶紧回去的好。

两人大眼瞪小眼,偏偏脸上都是面无表情,看得帝天麟忍不住大笑。这对父女能不能不像冤家一样?父亲嫌弃女儿,女儿无视父亲,这要是让嫂子看了去,怕是又要急。

帝天麟这么一笑,帝天耀倒也想起来了之前的话题。坐直身体,帝天耀示意帝凰羽坐到一旁。

“刚才本王和你皇叔商量了一下,再过些日子就是你八岁诞辰。而你诞辰那日,正好是四国大典的日子,我们决定让你主持四国大典。你意下如何?”

四国大典,帝凰羽并不陌生。每四年举办一次,由作为东道主的国家准备比试彩头。一般参加的人都有各国皇子公主,亦或是大臣之子之女,反倒是帝尊王朝皇室子嗣独她一人而被嘲讽多年。纵然她从未参与过四国大典,但对于这样的场面却也是不陌生的。

帝凰羽微微垂下眼睑,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他人觉得她是七岁稚童,但她知道自己却是稚童远远所不能比的。

“羽儿定当不负皇叔旨意。”帝凰羽站起身,微微低腰行礼,面色一派沉静。

看着自己满意的继承人,帝天麟眸子一转,不厚道地笑了,“听闻,这次凤天王朝指派耀王过来参加四国大典,我看那意思,怕是要和你一较高下。”天之骄子凤惊澜和天之骄女帝凰羽,两者都是当世罕见的天才,就是不知道天才对上天才,谁会更胜一筹。

帝凰羽眸光一闪,倒是想起这人是谁。只不过……“他愿来便来,本宫可不怕他。”十一岁随军征战又如何?她帝凰羽杀的人可不比他少。

帝天麟和帝天耀相视一眼,纷纷看出了彼此眼中的玩味。

能让这丫头认真起来,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希望那个凤惊澜不会让他们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