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我叫宸瑾

第4章 我叫宸瑾

帝凰羽离开了御书房,走下汉白玉台阶,便和急匆匆赶来的琳儿撞了个满怀。到底是习武之人,帝凰羽很快便稳住了身形,除此之外还伸手扶住了摇摇欲坠的琳儿。

视线在琳儿布满细汗的额头上一扫而过,精致的眉头微微一紧。松手,退开一步,帝凰羽淡淡地问,“何事如此惊慌?”

本来还有些担心撞到达官显贵的琳儿,在见到是自家太女后,悄然松了口气。别瞧这太女殿下冷漠无情的样子,可比起那些趾高气扬的贵族不知好了多少倍。虽然犯错会被训斥,但她从来不会毒打哪个下人。

琳儿福了福身,回道,“回禀殿下,琳儿和梦桥将荔枝从皇后娘娘的宫里接了出来,但半路上让它给跑了。这派人寻了好一会儿了,但就不见荔枝的影,故此来禀告殿下。”

“跑了?”淡淡的询问声,没有训斥,没有责骂,一丁点感情起伏都没有的问话,冷漠得像冰一样没有温度。

琳儿垂着头,不敢说话,不敢抬头去看帝凰羽,生怕一个不测,惹来帝凰羽的怒火。纵然,帝凰羽从来没有生过什么气。

“在哪儿跑的?”

“在御花园东面的游廊。”

东面的游廊……帝凰羽若有所思地垂下眼,她记得东面那里是一片蝶恋花花田,那贼猫跑到那里作甚?

“也罢,你且去寻梦桥来,到宫门口备好马车等着本宫。”帝凰羽也没有和琳儿计较失职之事,毕竟那贼猫除了帝凰羽本人能制得住外,其他人只有被它整的头痛的份。

看着帝凰羽挥袖而去的背影,琳儿耸下了脸。殿下肯定又觉得她和梦桥没用了……

那厢,帝凰羽赶着快步,走到了御花园的圆形拱门前。御花园守卫森严,单是入口的拱门就有人把手。

见是帝凰羽,守卫连忙把挡在门前的长戟收了回去。两名守卫瞧着帝凰羽面无表情的脸,心里直打怵,赶忙弯下腰,“卑职失礼,望太女殿下恕罪。”虽然帝凰羽年龄尚小,但那张冷面可是十成十遗传了摄政王。而对于摄政王,莫说是宫廷之内,放眼整个帝尊王朝,哪个人不对摄政王帝天耀敬畏非常?

“不必多礼。”帝凰羽点头,迈步走进拱门,右转走进游廊。这个时辰,御花园里的嫔妃不少,但与帝凰羽相熟的不过是受宠的那几个。再加上帝凰羽也没有搭理那些嫔妃的心思,专门挑偏僻的地方走,倒是没有什么人瞧见她。

御花园的东面是一片蝶恋花花田,是帝凰羽祖母生前最爱的地方。每到蝶恋花花开之际,她都会挑选个好日子举办宴会。只是,在她过世之后,蝶恋花花田虽然依旧有人打理,但已经不复当年盛况。

帝凰羽非惜花之人,纵然对花草的常识通晓,但倒不见得有热情。反倒是李洛伊是出了名的爱花之人,摄政王府的花卉比起皇宫的品种更加繁多,其中更不缺乏帝天耀从大陆各地搜罗来的珍稀物种。

蝶恋花多为蓝紫色,粉紫色,而色彩艳丽的花卉中陡然多出一点白,便会让人突兀非常。于是,帝凰羽一迈进花田中,便凭借着出色的眼力,一眼瞧见了那只贼猫。

走过一丛丛被压到的蝶恋花,帝凰羽走过去,一把揪住荔枝的后颈毛,将肥胖的荔枝拎了起来。任由荔枝在自己手里张牙舞爪,帝凰羽仔细瞧了两眼,拧眉,“不过在宫中住了些时日,居然如此不忌口。瞧瞧你现在的模样,本宫都快要拎不动你了。”

透着嫌弃的话荔枝不是听不懂,哀怨地瞅了帝凰羽一眼,荔枝扭了扭屁股,可怜兮兮地露出自己尾巴下有些焦糊的一小撮毛,喵喵叫了起来,“喵喵,喵喵喵!”人家受了委屈你不管就算了,居然还训斥人家!你个没良心的冤家!

作为自己从小养到大的猫,帝凰羽也能听明白它什么意思。更何况,荔枝也不是普通的猫。

帝凰羽眯了眯眼,刚想要说什么,忽然头顶传来一阵清亮的少年音。

“原来是你的猫。”

帝凰羽抬头上看,两目相对,一个烈如朝阳,一个冷如玄冰。少年眉宇间透着同龄人没有的睿智和果断,双眸耀眼如明星,棱角分明的轮廓十足的英俊。最让帝凰羽意外的是,这个人的气质很是奇特,有着贵族子弟的高贵的同时,也有着他们所没有的刚硬。而且,她甚至能从这人身上嗅出淡淡阴暗的味道——与那些勾心斗角的人不同,这个人,是真的有杀过人的人。

帝凰羽默默打量着眼前这一袭红衫的少年,少年对于帝凰羽没有被吓到的态度也是兴致颇浓。明眸定定地瞧着帝凰羽,在确定对方是真的不在意自己突然出现,唇边不由地勾起一抹笑意。

这太女,的确是不同寻常。

双方定定地对视了一会儿,先由帝凰羽打破了这片宁静。没有咄咄逼人,也没有滔滔怒火,十分平静的一句话,“你伤的它?”

少年咧嘴一笑,竟撑着手掌,散漫地坐在树枝上,依靠着树干,睨着下方的帝凰羽,态度颇为玩世不恭,“是我伤的如何?不是又如何?”

“伤它,悉数奉还。”帝凰羽的语气依旧淡淡的,但话中的肃杀之意已经在明确不过。你烧了它的毛,你的头发也别想要了。

少年噗噗一笑,险些笑翻。明明是一个连八岁都没有的小孩子,却偏偏说着这么严肃的话,真是怎么看怎么讨喜!

听见少年的笑声,帝凰羽眉梢微微抖动,似是疑惑他为何发笑,又似乎是在为少年的笑而羞恼。

瞧见帝凰羽表情微变,少年赶忙道,“你可别误会,伤它之人不是我,而是你们宫里那个什么睛婕妤。”顿了顿,少年又补充道,这次反倒是多了些许玩味的意味,“如果不是我救了你的猫,你的猫现在可能已经成了烧烤,你打算怎么谢我?”

听到他这么说,帝凰羽又看了看怀中点头的荔枝,这才点了点头,“你想要什么谢礼?”

“这么没诚意?”少年眨了眨眼,一下从树上跃了下来。稳稳落地之时,帝凰羽的眉梢微微一动,落地无声,这轻功比起她想来也差不了多少。这么年轻的轻功高手,难道会是什么隐世氏族的子弟?

“谢礼什么的,不应该由你想么?”少年隐忍着笑意,逗弄着帝凰羽。从小就这么面瘫,谁知道长大会是副什么模样,真是浪费了这副好皮囊。

果不其然,帝凰羽皱起了眉头。想了又想,帝凰羽取下了腰间的玉佩,伸手递给少年,“这是我七岁生辰时候父亲给送的,你若是觉得好,便收下。”

少年倒也没推脱,接了过去细细打量了几眼,直接还给了帝凰羽,“也罢,这东西你还是自个儿留着吧,与我左右,倒是没什么意义。”那玉佩雕琢细腻,刀法精湛,倒像是当代琢玉大师玉语子的作品。玉语子的作品一件难求,更别说让她专门打造的。摄政王夫妇对这妮子的宠爱可见一斑,他可不敢收了让人追着打。不值过,不值过。

帝凰羽愣愣拿着玉佩,看看玉佩,看看少年,最终无奈地收了回去,“那你想要什么?”

少年歪着脑袋想了又想,终是耸了耸肩,“不晓得,不如你先欠着,回头我有想要的,再来找你?”

少年打着商量。

帝凰羽点头,“好,不过,要在我能办到的范围之内。”

对于帝凰羽想的周全,少年不由莞尔,“自然在你能办到的范围之内。”

双方既然达成共识,帝凰羽也便不想和人过多纠缠,刚想要抱着荔枝走开,却被少年按住了肩膀。眉峰一皱,帝凰羽抖了抖肩膀,甩开了少年的手。回过头,直直地看着少年,脸上透着不悦。

少年无辜地摊摊手,反倒控诉起帝凰羽,“我说,咱们两个好歹算是认识了,你不打算介绍一下么?”这小眼神,啧啧,真是犀利,一点都不亚于摄政王帝天耀。

沉吟了片刻,帝凰羽微微颔首,“凌天。”

对于帝凰羽假报姓名的行为,少年只是挑了挑眉峰,却并没有戳穿。饶有兴致地勾起唇角,少年缓缓一笑,“凌天……我叫宸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