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原来是他

第7章 原来是他

三天后,帝凰羽的桌案上放置了一份摄政王府情报处呈上来的资料。偌大的沧耀大陆各国中,大到皇室宗族,小到官家子弟,无一人名叫宸瑾。而各国中,仅有一人取字宸瑾,而题字人更是凤天王朝的当代帝君凤九天。拥有帝君亲自题字的荣耀的人,正是大陆天之骄子的凤惊澜。

“原来是他……”

相传凤惊澜喜着红衣,性情放荡不羁,做事随心所欲,但相貌英武不凡,更是大陆少女倾慕的心上人。现在看来,当时她没第一眼认出来人是凤惊澜,倒是真的眼拙了。

帝凰羽心头有些烦闷,抬手将那摞资料扔到了桌面上。这不大不小的声响,惊得身后梦桥和琳儿一惊。伺候帝凰羽这么久,她们还是第一回见到殿下会露出如此烦闷的表情。

梦桥犹豫了一下,上前为帝凰羽填满了冷泡茶,“殿下可是遇到烦心事?”

“倒也不是什么打紧的事,只是觉得自己孤陋寡闻了而已。”帝凰羽蹙着眉间,皇叔都把四国大典的事交给了她,她自认为能够处理好,但却连凤天王朝,沧耀大陆最有名望的天之骄子都没能认出,还真是失策。

“十三。”帝凰羽唤道。

正坐在房梁上的十三,听到帝凰羽的喊话,连忙翻下了房梁。走到桌案前,十三低下头,“殿下。”

“让人准备好各国皇室宗亲和各大臣的资料,本宫要看。”

“是。”十三转身走开,刚走几步,又被帝凰羽叫住,“等等。”

十三步子瞬间一顿,思想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已经做出下意识的反应。直挺挺转身,抱拳,行礼,“殿下还有何吩咐?”

“让禁卫军拿着这次各国使节团名单去各大客栈排查人口,如若排查到使节团的人,立刻转送皇宫。擅自入城,此等罪名,让他们去和陛下解释。”帝凰羽面上浮现出一丝冷笑,果真是胆大包天,出使的人不安分待在使节团,反而偷入城中,谁知道他们打得什么算盘?

“是,十三领命。”瞅了眼自家殿下面上的冷笑,十三默默转身离开了。能被他们太女殿下惦记上,那人也算是有福气。毕竟,以殿下这般心性的人,还真是不容易惦记上什么人。

然而这次,帝凰羽还真的是失算了。

凤惊澜早就在与她见面的当天晚上出了城逃之夭夭,禁卫军去的时候,已经是人去楼空。

时间在帝凰羽不紧不慢地布置中慢慢过去,四国大典即将来临。

由于四国大典派来的使者都是位高权重的贵族,更甚至是皇亲国戚,帝凰羽断然不能让他们的安全出半分差池。

各国下榻的地方早已守卫森严,隐藏于暗处的暗卫更是各个身经百战。饮食由人专门配送,也有人专门检验,严格程度容不得一只苍蝇飞进来。

清晨,各国使者陆陆续续地进了城,帝天耀也早已等待在城门口,为各国使者接风洗尘。不管几国是不是真的相处和睦,起码面子工作还是要做的。一旦反目,撕毁五年前签订的和平共处的公约,必将受到全大陆的谴责。

这样的后果,不会有任何一个国家想要尝试。

“殿下,王爷去城门口迎接那些使者了,您不去么?”

皇宫御花园的一角,荷花池上的四角方亭内,相比较琳儿的一脸急色,帝凰羽则是抱着荔枝,穿着她绣有双头凤凰的太女朝服,神情专注地看着自己大拇指上的血色玉戒。

大概所有渴望着帝戒的人都不会想到,真正的帝戒是如此朴素的模样。甚至比起贵族的那些玉戒还要淡然上三分。然而,帝戒到底是帝戒,它的玉质非比寻常,唯有帝氏宗族子嗣的鲜血才能让它发光发亮。而平时,它与普通玉戒无二。

想起之前在御书房,帝天麟禀退了众人,秘密将帝戒传于她的场景,她心头就忍不住直跳。今日是她八岁生辰,但算来也不过是个稚童而已。皇叔将帝尊王朝的传世之宝这么早就交于她,可是出了什么事?

帝凰羽蹙着眉尖,出神地想着。

“殿下。”

一道轻灵悦耳的声音响起,引得帝凰羽猛地回过神来。抬起头,帝凰羽看向在亭子中站定的静儿,抱着荔枝起身,“静姨怎么来了?”

静儿望着帝凰羽,掩唇低笑,“还不是殿下在此处流连忘返,忘了接风宴的时辰,王妃等得急,便让静儿来这处喊您。”

说到接风宴,帝凰羽这才想起自己要去接待那些使节。抬手扶额,帝凰羽叹了口气,“是本宫的问题,着实劳烦静姨了。”

静儿笑了笑,“不过殿下倒是不必着急,各国使节还在来宫的路上,您现在赶过去也并不失仪。”

话已至此,帝凰羽也不再去想那些是是非非。赶忙迈着步子离开了御花园,朝蓬莱殿而去。

蓬莱殿是帝尊王朝皇宫最具特色的一座殿宇。由于蓬莱殿殿内有一天然温泉,所以常年都会飘着若隐若现的雾气。尤其是殿外还萦绕着一条人工开凿的小河,河畔边花草树木繁盛之至,在雾气的若隐若现下更显得如仙境般唯美。故而,蓬莱殿最受皇宫妃嫔喜爱,但由于早年皇太后居于蓬莱殿,在她过世后,为表尊重,便不再供人居住,而是作为宴会处址来使用。

穿过河上的木桥,帝凰羽走过殿宇前的花园,踏上殿前的台阶,跨过门槛走进大殿。此时大殿已经坐满了帝尊王朝一二品的大臣,见到帝凰羽进来,纷纷起身行礼。

帝凰羽抬手示意他们坐下,转而迈着步子走到上位李洛伊的身边。抱着荔枝,帝凰羽微微倾身,“母妃。”

李洛伊微微笑着,葇夷拉着她的手,“先坐下吧,你父王快来了,你皇叔大概还要过一会儿。”

帝凰羽应了声,乖乖在她的身边坐下。刚坐下,本来趴在腿上的荔枝就跳到了李洛伊的怀里,看的帝凰羽眉梢直跳。对于这只色猫偷看女人洗澡的事她还没忘,现在这只色猫更是觊觎她家母妃的美色,怎么说都有种让人想要把它大卸八块的冲动。

在帝凰羽寒冷刺骨的眼神下,荔枝再也无法装作看不见。脑袋一耷拉,乖乖地走回帝凰羽的腿上。算了,好歹主人也是个女人,它也就别挑三拣四了。不过……荔枝生无可恋地趴在帝凰羽大腿上,主人常年习武,这腿结实得和石头一样,根本没有其他女孩子的柔软。硌死它的脖子喽!

“摄政王到,使节团到。”

门外传来嘹亮的通报声,帝凰羽下意识抬头看去。视线现在领头的帝天耀身上一绕而过,旋即便和他身后的红衣少年的视线撞在一起。

那瞬间,火花四溅。帝凰羽眸色寒冷如冰,凤惊澜眸色烈如朝阳。一不悦,一欣喜。

只见凤惊澜红唇微张,戏谑地一挑眼梢,无声说了一句——

丫头,我们又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