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针锋相对

第8章 针锋相对

如此光明正大的挑衅,纵然向来淡定的帝凰羽也不免被激出了几分火气。不知为何,自从他们第一次见面起,这个凤惊澜就能很容易地激起她的火气。帝凰羽冷着脸,手中的茶盏被她紧紧攥着。

帝天耀不是没察觉到帝凰羽突变的气息,顺着帝凰羽的视线一看,脸上露出了些许玩味之色。能被激起火气是好事,说明她还有争夺之心。

帝凰羽深吸一口气,将荔枝放下,站起身朝帝天耀走去。她先是对帝天耀作揖行礼,旋即才将视线投到那些使节的身上。看了眼笑意盈盈的凤惊澜,帝凰羽面无表情道,“本宫尊圣上御令全权负责各位使节在帝尊国内事宜,各位这段日子的下榻之处已经准备妥当,接风宴后便有人引领前去。如若还有什么需要备置,本宫一定尽力而为。”

年仅八岁的帝凰羽样貌还未张开,一张可爱的娃娃脸操持着一副沉稳庄重的大人语气,怎么看都有种小孩在假装大人的既视感,顿时引来一阵低笑声。

帝凰羽眉心一皱,朝那个发笑的人看去,上下打量几眼,说,“南诏三公主可是觉得本宫的话很好笑?”

南诏三公主南依依也算是四国大典的常客了,每四年一次的四国大典她已经参加过了两次,今年是第三次,也是她出嫁之前最后一次参加。只是没想到,向来处事不惊的南依依,头一回被人呛得无语。

南依依哭笑不得地看着一脸认真的帝凰羽,虽然两人都是女子,但帝凰羽这帝尊太女的身份却和一国储君无异,位阶总是比她要高上一等的。无奈,提起裙角,行礼道,“是本宫失礼了,本宫在此给太女殿下赔不是了。”

“无妨。”帝凰羽看了她一眼,便收回了视线。不动声色地一一瞥视过面前这些使节团的皇子公主,结合自己彻夜阅读的资料,帝凰羽很快便弄明白了那些人的身份。

凤天是耀王凤惊澜和七皇子凤惊珩,北漠是二皇子北景轩和六公主北湉湉,南诏则是太子南沨泫和三公主南依依。

耀王凤惊澜的重要程度不言而喻,每年四国大典比武场比试头筹基本上都是被他夺得,而文墨比试头筹则是太子南沨泫的主场。女子们的琴棋书画,以帝凰羽的身份自然不可能参加,她若是参加必然是与凤惊澜和南沨泫一较高下。

帝凰羽微微眯起了眸子,暗暗在心中给那两个人贴上了劲敌的标签。

一一在各自的座位上落座,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凤惊澜的位置正好与帝凰羽面对面,两人只需要一抬眼,便可以看到对方。由于帝凰羽对凤惊澜不怎么有好感,干脆连头也没抬,只是低着头把玩着荔枝的毛发。即便是抬头,也是连个眼角都没有给凤惊澜。

这么明显的漠视,凤惊澜怎么会感觉不到?嘴角微微抽搐,凤惊澜一脸郁闷地喝着冷酒。他怎么得罪这丫头了?这丫头居然无视他这么大个人!

凤惊珩倒是笑得一脸无奈,凑到凤惊澜耳边,低声问,“五哥,你怎么得罪这位太女殿下了?我瞧了半晌,人家连个眼尾都没甩给你。”

他这么说,凤惊澜更加郁闷了。做什么?这他也想问啊,他做什么居然能被嫌弃到这份上!

“陛下驾到!”

宴会场的高台上,传来苏公公独居特色的尖细嗓音。伴随着声音落下,帝天麟穿着一身金龙衮服,头戴冕旒,霸气无双的气场全开,完全没了面对帝凰羽的温柔可亲。

帝凰羽第一时间站起身,随着她起身,殿内所有人都随着站起了身。

“吾皇万岁万万岁。”

“见过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除了各国皇室宗亲,使节团中的大臣和帝尊的大臣都跪地行礼。震耳欲聋的声音回响在大殿中,显得一派庄严肃穆。

帝天麟抬手一挥,转身在自己的龙椅坐下,“平身吧。”端坐在龙椅上,帝天麟的视线先是落在一脸沉静的帝凰羽身上,而后才道,“各国使节远道而来,朕由衷表示对各位的欢迎。特设接风宴为各位洗尘接风,希望各位吃好玩好,在大典比试上一展才华。”

“多谢陛下。”

接风宴不过是各国相互试探的场合。人心真真假假,即便是有真心话,也不会在这个场合说出来。虽然有不少人上来和帝凰羽交谈,但敏感问题都被帝凰羽二两拨千金给糊弄了过去。一时间,有心人也不再往上面凑去。

着实有些无聊,帝凰羽给帝天耀说了句去如厕,便偷溜了出去。坐在对面的凤惊澜,一见帝凰羽离开,便也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宴会。凤惊珩将自家哥哥的行为收入眼中,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哥哥智商是高,可这情商实在让人看着着急。人家太女殿下再是储君那也是个女娃娃,你一个大老爷们尾随出去为哪般?也不怕被人当成了登徒子。

那厢,帝凰羽离开没有多远,便察觉到了身后的小尾巴。眉心不由得一皱,自己偷溜出来居然还有人跟着?脑海中滤过一个个人选,帝凰羽觉得,也就只有凤惊澜会做出这么无聊又智障的行为了。

干脆也不走了,直接在游廊边坐下,抱着荔枝,等着某个人自觉出来。

隐藏在暗处的凤惊澜随着帝凰羽停下也停了下来。默默蹲在草丛中,撑着下巴看着游廊边的帝凰羽,眉心因为疑惑而皱了起来。这丫头怎么不走了?莫非在等人?凤惊澜想了想,干脆也就那么蹲着,想要看看帝凰羽想要做什么。

这个人不会这么变态吧?帝凰羽瞥视过不远处的草丛,心中突然有一种被狼盯上发毛感。想蹲着就让他蹲着吧,反正双腿蹲麻了还有御医在。想到这里,帝凰羽赶紧站起身走了。

见到帝凰羽想跑,凤惊澜再也按耐不住了,直接跳起了身,“等等!”谁知道,腿蹲久了竟然腿软,凤惊澜就那么直直地栽回了地上。

听见重物倒地的声音,帝凰羽下意识停住了脚步回头一看,被凤惊澜倒在地上的不雅姿势惊呆了。素来富有名望的耀王居然像个傻子一样栽在地上,这场景让任何一个人看去都会忍不住大笑。

但帝凰羽到底不是一般人,嘴角隐隐抽搐,走了回去,朝地上的凤惊澜问了句,“耀王爷,需要本宫召御医过来么?”

虽然凤惊澜这个人不怎么讨喜,但样貌倒是出类拔萃。这么好看的样貌要是伤了她也会遗憾,而且这家伙现在在他们帝尊,要是受了一点伤可是个大问题,于情于理她都不该坐视不理。

凤惊澜从地上爬起来,毫无形象地坐在草地上,屈着条腿,发丝上还沾着草屑。虽然很狼狈,但也极尽潇洒肆意。此时的他一脸委屈,“凌天,你干嘛要跑?”

见凤惊澜无事,帝凰羽心中刚升起的那一丝丝愧疚顿时荡然无存。为什么跑?这家伙难道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有多变态么?越是想,帝凰羽越是面无表情,“耀王爷,你擅自跟踪本宫,你倒是说说本宫为何要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