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深夜密谈

第9章 深夜密谈

被帝凰羽如此指责,凤惊澜非但没有生气,反而一脸促狭。连忙爬起身,凤惊澜拍了拍衣摆上的草屑,朝着帝凰羽啧啧道,“小凰这是生气了?”瞧瞧这生气的样子,面无表情的,可真是好玩。

小凰?帝凰羽一愣,旋即脸色更为冰冷,“耀王爷请自重,本宫可不是烟花女子能任你调戏的。”她父王母妃都未曾如此亲切唤过她,这个人怎么敢?

“那,小羽儿?”凤惊澜闷着笑意说道,看着帝凰羽那副样子,他就恨不得上去捏两把,实在是太可爱了。那个小孩子会这么成熟?还是说这天下怪胎就这一个?

对于凤惊澜的得寸进尺,帝凰羽脸色实在不好,但也不好教训什么。看了他一眼,索性无视了这个人的问话,只是道,“耀王爷有话请说,本宫还有另事处理。”说着客套话,帝凰羽现在只想赶紧离这个人远远的。

看得出帝凰羽的不耐烦,凤惊澜心里暗笑了两声,面上却是一本正经。他摸着下巴,若有所思道,“本王倒真有问题想向殿下请教,殿下明明名为凰羽,为何当日却道自己是凌天?”带着点兴师问罪的语气,但凤惊澜的表情却显得有些委屈。

暗地里,一直偷听两人对话的十三,简直恨不得一口啐在凤惊澜的脸上。太不要脸了!凤天王朝怎么会有这样的王爷?可偏偏这个人还是大陆公认的天之骄子!这大陆的人眼睛都瞎了么?!

“那本宫倒也想问问耀王爷,你提前入京也就罢了,可又为何偷入皇宫?”帝凰羽微微眯起眸子,隐约中,深邃的瞳孔散射出别样的冷光,“他国皇室宗亲偷入皇宫……本宫可能认为王爷亦或是贵国陛下有不轨之心?”

尖牙利嘴!凤惊澜嘴角微微抽搐,对于这种针锋相对的气氛既让他兴奋又让他无奈。好好一个丫头,说话能不能温柔一点?

“这么斤斤计较,小心将来嫁不出去。”凤惊澜语重心长地说。

“本宫何须别人来娶?只怕将来后宫连王爷都比拟不了。”帝凰羽争锋相对着,话中满满都是尖刺。而那种从前世遗留下来的冷漠气息,更显得那尖刺异常尖锐。

“……”凤惊澜无言,脸上的笑意也有些僵硬,“咱能好好说话么?”每次都这么说话,简直把他呛得半死!

“本宫没好好说话么?”帝凰羽眉梢轻轻挑起,一点都没觉得自己的有说什么不妥。

“……”凤惊澜微微扯起唇角,这样算是好好说话么?他怎么没觉得?

“正值四国大典之际,本宫也想挑起事端。耀王爷偷入皇宫一事,本宫只当做不知道,还望耀王爷能够安分一点,别再做让人误会的事。”帝凰羽话已至此,便没有了和凤惊澜再说下去的打算,一挥衣袂,淡声道,“本宫告辞,王爷还是早些回去为好。”

再听不出帝凰羽对自己的反感,凤惊澜就枉活了这么些年。定神地望着帝凰羽远去的背影,凤惊澜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看来自己的确不怎么受她喜欢啊,难得遇上这么一个有意思的人,这可不好。凤惊澜站在原地,眉头微皱,思索着该怎么扳回自己在帝凰羽心中的形象。

深夜,御书房。

处理完接风宴的后续事宜,帝凰羽被帝天麟召入了御书房。

帝凰羽步入御书房,身后的侍卫便关上了门。走上前,望着面庞上映照着烛火的帝天麟,帝凰羽作揖行礼,“羽儿见过皇叔。”

沉浸在奏折中的帝天麟,在听见帝凰羽声音的第一刻便抬起了头,撂下了手中的笔,笑得慈祥,“羽儿来了,快起。”

应声直起身,帝凰羽的面色在烛火下显得十分柔和,这份柔和是面对凤惊澜所没有,“皇叔召羽儿过来有何事?”

帝天麟站起身,像父亲一样牵起帝凰羽的手,将她拉至一边坐下。对于帝天麟,帝凰羽从未排斥过,因为帝天麟给她的感觉,就像前世的父皇一样待她温和。在帝凰羽心里,帝天麟的地位更是和帝天耀同等,如同父亲一样。

“等一下。”帝天麟在帝凰羽坐好后,这才站起身,从书架的暗格中,取出了一本典籍。泛黄的纸页,扑面而来一股古旧的气息,可想而知这本书经历过了多少岁月。

帝天麟将古籍递给了帝凰羽。

摸着手中不厚不薄的典籍,帝凰羽不由疑惑,“这是何书?为何连名字都没有?”就算是再神秘,起码也要有名字吧。

“这是你爷爷留给后代的。”帝天麟望着帝凰羽手中的书,神色悠远,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本来你爷爷是想把这本书流传下去,但有一年,他遇到了一个得道高人。那高人说,如果流传下去必出祸患,如果将来皇室仅剩一个子嗣,那这本书,在他看后必须销毁。”

帝凰羽微微睁大眼,仅剩一个子嗣,那不就是她么?这个高人莫不真是神仙不成,竟能预卜先知?

“帝戒已经传你,这书你今晚必须看完记完,你可懂?”说到这里,帝天麟一脸严肃,完全没有了往日的慈祥温和。

帝戒关乎到帝尊王朝的兴亡。可以说,得帝戒者得帝尊。烈勇军只遵从帝戒拥有者的命令,拥有者没有命令,即便是他国攻打过来,他们也不会出现。而烈勇军作为大陆第一骁勇部队,其战斗力不言而喻,否则也不会有这么多人觊觎着帝戒,否则也不会奠基帝尊王朝第一大国的威名。

帝凰羽微微攥紧了手中的书,“是,羽儿明白。”

御书房的烛火燃了一夜,直到次日天色微亮,帝凰羽才合上了这本古籍。再三确认自己已经记熟,帝凰羽将古籍递给陪了自己一夜尚未合眼的帝天麟,“皇叔,羽儿记完了。”

帝天麟略显疲惫的脸上露出了少许笑意,他没有说话,只是揉了揉帝凰羽的头发。将古籍拿在手里,帝天麟将书扔进了火盆,任由凶猛的大火将其吞噬,燃成灰烬。

“一夜未归,父王母妃想必着急了。而且皇叔一夜未合眼,羽儿就不打扰皇叔休息了,先告退了。”帝凰羽弯腰作揖,转身准备离开。

“羽儿。”身后帝天麟的声音猛地响起。

帝凰羽转过身,神色有些疑惑,“是,皇叔可还有其他事要交代羽儿?”

帝天麟走上前几步,垂眼望着帝凰羽的脸,半晌后,才道,“近来帝都局势紧张,你出门带着暗卫。若是出了意外,千万别忘了烈火令。”

烈火令,鲜红美玉,如火莲一般绽放,是历代烈勇军头领的身份象征。而如今的烈勇军头领便是左骠骑烈云昭。

帝凰羽因为帝天麟的话,心中有些沉甸甸的。像是心口积压了一块巨石,死活挪不开。

这风向,当真要变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