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四国大典

第10章 四国大典

一晚未眠,帝凰羽并没有显得多么疲惫,只是眼底稍稍带着些异样的青黑。从皇宫回到摄政王府,帝凰羽与帝天耀和李洛伊报了平安后便又回了皇宫去。这一来二去的,便已经从清晨折腾到了晌午头。

四国大典的开幕仪式在祭祀台举行。依照往年惯例,都是东道主国家的皇室宗亲主持。像上一次北漠举行的四国大典,开幕仪式的主持者便是他们的北漠太子北野寒。

而这一次,将由八岁的帝凰羽来主持,除了皇帝和摄政王外,其他人看在眼里都觉得是个荒唐的玩笑。

“青墨,我怎么瞧着,那丫头脸色不大好啊?”坐在自己国家所属的位置上,凤惊澜微皱着眉头看着上方面无表情的帝凰羽。细细描摹着帝凰羽的脸蛋,凤惊澜更加肯定,“那丫头的脸色确实不好。”瞧那眼底的青黑,定是没好好睡觉。

凤惊珩对这些事情向来没有多大兴趣,坐在位置上,拿着书卷看得津津有味。而后,听见凤惊澜的问话,这才抬头瞧了眼,道,“些许是吧……”敷衍地嘟囔一声,凤惊珩将视线转向凤惊澜,心中不免有些好笑,“五哥,不是我说你,你似乎对这个小太女太过上心了。”

凤惊澜一怔,支吾起来,搓着手道,“没有……就是,就是觉得这小孩有趣而已。”

凤惊珩睨了他一眼,他又怎么会瞧不出这只是兴趣?只是……因为兴趣而关注太多,这最终的结果会不会变质,谁也不得而知。翻过书卷的一页,凤惊珩淡淡道,“听闻今日是帝凰羽的八岁生辰,但由于四国大典的事不会大肆设宴,五哥以为呢?”

“我倒认为是那丫头嫌弃人多麻烦。”凤惊澜咧嘴一笑,“不过生辰么……没乐子怎么能行?”

“五哥已经想好送什么了么?”凤惊珩垂眼一笑,颇有种仙气缭绕的感觉。这次四国大典,各国的目标首要便是帝尊从未露过面的帝凰羽。而太女生辰又是能够近距离试探的机会,可以说每个国家都在算计着这件事。作为帝尊王朝皇室的唯一子嗣,帝凰羽的能力直接决定着帝尊王朝的衰败。如果帝凰羽的能力低下,各国怕是隐藏了许久的野心都不会再遮掩了。

只是……凤惊珩眼底的笑意越发浓厚起来,能被大陆人传成天之骄女的帝凰羽,想来能力再差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当天之骄子凤惊澜对上天之骄女帝凰羽,这戏怕是有趣极了。

“只希望那丫头别再一脸嫌弃。”凤惊澜无奈地摊了摊手,似乎对于帝凰羽已经半点法子都没有了。

祭祀台上,帝凰羽娇小的身影裹着太女朝服忙碌着。没有别样的宣誓词,只是领着各国使节团的代表共饮三杯烈酒。一杯祭天,一杯祭地,一杯祭先人,三祭完,四国大典的仪式才算完成了一半。

另一半的仪式,则是天降。由举办人拉弓射箭,目标为祭祀台中央柱子最上方栓系的水囊。水囊是由牛胃制成,储水量大,射破之后,水会落到柱子中央的漏斗装置上,然后分流入下方四杯酒盏中。

这一刻,似乎所有人都在等着看帝凰羽的笑话。一个八岁稚童,莫说是射箭,想来连拉开弓的力气都不足够。更别说,这还是个女孩。

帝凰羽面静如水,从祭祀人员的手中接过木弓长箭,像模像样地拉弓搭箭。

“看这样子,似乎也没有说是一点都不会。”凤惊珩微微一笑,对于帝凰羽不由得欣赏起来。一个孩子面对这样的场面不怯场也就罢了,居然还能面无改色地接下这对于自身困难的问题。迎难而上,毫不退缩,倒真的是帝尊皇室的人,够有种的。

凤惊澜盯着帝凰羽的动作,对于凤惊珩的话只是淡淡点了头,并未多加评论。

与众人所想相反,帝凰羽轻描淡写地便拉开了木弓,即便那木弓与她个头相差不多。众人惊骇,然而在他们还处在震惊中时,帝凰羽木弓上的长箭已经飞射了出去。眨眼间,箭头正中水囊中心,并且狠狠刺入了水囊后的木桩中。

场中一片哗然。

帝凰羽却并没有露出什么骄傲的神色,将木弓递给侍从,转身接过祭祀人员拿来的酒盏,帝凰羽举起,面朝另外三国的使者,“本宫祝各国在四国大典上表现优异,再创佳绩。”

“谢太女。”

四人同时举起酒盏,一饮而尽,将酒盏倒扣,不遗一滴。

帝凰羽唇角牵扯出一丝极淡的笑意,这抹笑意还没有完全散去,耳边就传来了通报声。

“国师璇玑子到——”

璇玑子,沧耀大陆被人奉若神明的一个男人。没人知道他年龄到底有多大,但他却生得一张年轻人的样貌,头发却白得像雪。他本无心于凡世,却不知是何原因,于十五年前担任凤天王朝的国师。

这也是帝凰羽第一次见到这个超脱凡世的男人。

帝凰羽眯着眼打量着这一步步朝自己走来的男人,心中只能用风华绝代这个词来形容。无求无欲,满眸的沧桑已经历经了凡间无数烽烟,但他依旧纯净无垢,一袭白衣更像莲花出淤泥而不染,遗世不浊。

难怪即便年龄大得让人无所探知还依旧是女人们的梦中情人,感情是生了一副绝世样貌,染了一身青莲清味。帝凰羽如此想着,直到璇玑子走到了自己面前,她这才微微作揖,“国师。”

虽然璇玑子是凤天王朝的国师,但由于他在大陆的名声地位,让各国皇室尊称之一声国师也不算辱没皇室身份。

璇玑子定眼瞧着帝凰羽,却是笑了。

“帝女不必多礼,老夫不过是来瞧上两眼,凑凑热闹。”

一个看起来不过二三五六的男子称自己为老夫,这样的违和感怎么听都让人浑身不舒服。

帝凰羽嘴角微微抽搐,却是想着,以璇玑子的年龄称自己一声老夫也没什么,难道因为他长得年轻就要被当做青年么?如此想着,帝凰羽也就不那么奇怪了。直起身,点头应道,“国师能来,帝尊之幸。”

两人寒暄过后,帝凰羽便让人将璇玑子带到了凤天王朝的位置上。见到璇玑子,凤惊珩很有礼地起身,“青墨见过国师。”

凤惊澜看了璇玑子一眼,眼梢一挑,似乎有些不待见,撇开眼只当做没看见。

璇玑子笑着拍了拍凤惊珩的手,微笑道,“七皇子有礼了。”

“真不知道你这死老头哪点好,亏得青墨还真觉得你厉害。”凤惊澜凉凉地嘲讽道,话中多有不忿。想当初父皇非要把他扔给这老头,害得他斗蛐蛐玩色子都要跟躲避巡查一样,而一被逮到就是抄书。想当年,他抄的书,都可以摆一书架了!好在这死老头的徒弟不是他,否则他这半条命非得葬送在他手里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