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收徒心思

第12章 收徒心思

凤惊澜向来张扬跋扈,鲜少有人能够入他的眼。即便是当今凤天的君主,他的生身父亲都不敢要求说,要凤惊澜在自己面前的礼节面面俱到。

但对于帝凰羽,凤惊澜可是付出了独一份的温和。

凤惊珩站在远处的阴影里可是看得一清二楚,除了感觉自己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之外,心里更多的是震惊。这年仅八岁的太女,何能何德会受到他天之骄子一般的五哥青睐?

对于凤惊澜的温言软语,帝凰羽只是掀了掀眼皮,却是并不打算说什么,只是道,“本宫只是不喜宴会而已,耀王爷何出此言?天色已深,耀王爷还是回前厅吧。本宫乏了,要回去歇息了。”这回帝凰羽倒是没说什么搪塞的话,她的确是累了,单是坐着,就觉得眼皮子打架,好像一会儿就会睡着。

“小凰。”凤惊澜见她起身的动作,连忙喊住了她。帝凰羽转过头,些许是因为天黑的缘故,脸上不见多少神色,唯独那双眼睛中,闪动着不耐烦的色彩。凤惊澜也没觉得其他,反倒认为以帝凰羽的性格理当如此。

他嘿嘿一笑,将一直放在怀中的木盒取了出来,“今儿你生辰,这是给你的生辰礼物。好歹相识一场,你可别嫌弃。”

话已至此,帝凰羽可实在拒绝不了。凤惊澜代表的是凤天王朝,她若是拒绝了便是不识抬举,折损凤天的面子。可若是遵从真心,她还真不想收下这份礼。打量了凤惊澜一眼,帝凰羽抬手接了过来。掀开木盒的盖子,这才看清楚礼物的真颜。

作为两世都喜好玉箫的人,帝凰羽仅凭一眼就能够分辨出箫的好坏。就拿凤惊澜送的玉箫和她现在手里的木箫对比,两者无论是从制作手艺上还是从材料选择上来看,都是珍品中的珍品。

帝凰羽喜欢箫,同时也喜欢收藏箫。不得不说,这份礼的确让她很心动。

看着那双平稳无澜的眼中溢出一丝惊艳,凤惊澜就知道自己这份礼送对了。微微一笑,凤惊澜刚想说什么,却见帝凰羽猛地合上了盖子,将盒子还给了他。一时间,凤惊澜的笑陡然僵硬在了脸上。

什么情况?

“君子不夺人所好,本宫自然也没那个抢走他人爱物的癖好。”虽然有些酒精上头,但不得不说,帝凰羽即便是醉了,也依旧能够甚至思路清楚得跟人说话,“这玉箫上刻的‘华宸昱瑾’其实是你的字吧,你把你的东西送本宫,本宫也受之有愧。再者,本宫的箫已有,这只也便是多余了。”说着,帝凰羽还拿出了自己腰间的木箫在凤惊澜面前晃了晃,佐证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听到她这么说,凤惊澜也很吃惊。赶忙取出玉箫查看,果不其然在玉箫拴着挂件的那一端瞧见了四个小字。无奈一叹,凤惊澜知道这份礼是送不出去,只得道,“是我疏忽了,改日定然给你补上个独一无二的礼物。”

“不必了,生辰既是过了,那也没必要补。”帝凰羽淡淡说着,脸上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冷漠。

凤惊澜看着她,突然委屈了起来,“小凰,你是不是特别讨厌我?”不然怎么每次遇见这丫头,这丫头就没给过她好脸看?

帝凰羽一愣,这算是什么问题?不过硬要说起来,讨厌?好像还没有到那个程度,顶多……“你不讨厌,你只是很烦。”

“……”凤惊澜嘴角一抽,他很烦?这丫头居然嫌他烦?!

躲在暗处的凤惊珩一言不差地将两人的对话听进耳中,在听到帝凰羽对自家五哥的评价,实在一个忍不住笑了出来。果真很特别!试问这沧耀大陆,那个人不是见到他五哥毕恭毕敬的?即便是真的很烦那也不敢直言说出口,可这丫头居然一点都不掩饰!

摄政王府书房。

“国师暗访本王的摄政王府可是有事?”帝天耀稳坐在书案前,对于突然翻窗进入的不速之客明显没有放在心上。

雪白的发丝随着璇玑子的摆动划出银色的弧度,他神态自若地在一边坐下。狭长的眸子睨着书案前的男人,眸中闪动着似是星辰的光,“几年未见,阿耀怎么如此生疏了?”

“呵。”帝天耀冷笑了一声,将手中的笔放置到了一旁,抬头直视着面带微笑的璇玑子,声音冷得像冰,“本王何能何德能和国师称兄道弟?国师这般神人,又怎会将我等凡人放在眼中?国师可真是太抬举本王了。”

如此激烈的言语,可见帝天耀对璇玑子心有芥蒂。而璇玑子更是知道这其中的缘故,但他也只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人的生老病死天注定,人类即便是知道也改变不了。当初你母后寿限已至,我即便有通天之能,也挽留不了。”

“明明可以为她续命——”

“但是唯独你不可以!”璇玑子厉声打断了帝天耀接下来的话,脸上的神色是前所未有的浓重和严肃,完全没有了平日的温和,“凤星注定降临在帝尊王朝,注定只能延续的是你的血脉。如果你死了的话,凤星不再临世,这未来的烽烟战乱将再无结束之日。沧耀大陆将彻底生灵涂炭,战火燎原,你可有考虑过你的子民?若是你母后在世,断然不会让你做出如此混账之举!”

帝天耀一脸震惊,可以说,自从他母后逝世以来,他一直在怨恨璇玑子没有道义,却从不知道这其中的缘故!但是凤星……他指的可是羽儿?

“我今日来只是告诉你,凤星即将归位,帝尊王朝将会迎来一场浩劫,但这场浩劫如何我算不到,只能知晓,让凰羽前往玄机山成为我名下弟子方可躲过一劫,至于其他,我只能说多加小心。”璇玑子重叹一声,走到来时的窗边,身影一闪,只见白色的衣角从窗边一闪而过,整个人便已经消失在了屋内。

“璇玑!”帝天耀喊出了这个他曾经铁了心遗忘的名字,但屋内已经没有了璇玑子的身影。帝天耀坐在位置上,剑眉紧皱,凤星归位,天下浩劫之始,这第一个祸及到的,便是帝尊么……帝天耀沉沉地闭上了眼,也罢,管他如何,只要羽儿无恙,他便心安。

毕竟羽儿,无论与否,他都是他和最爱的人的女儿,他最爱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