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箭场争执

第13章 箭场争执

四国大典所举行的比试分男子与女子。各国风气开放,也便没有女子不能抛头露面之说,故往年女子的竞争比起男子也是毫不逊色。

男子的比试有文有武。文有诗,文,音律,书画以及棋艺;武有弓箭,骑马,轻功以及摔跤。然而摔跤这项,其实大多只是贵族间比输赢的把戏,若是真要上场,自然不会是皇亲贵族。

而女子间的比试则分的更为系统。琴以琴艺之高,音律之妙为最佳;棋以棋艺之精,思之缜密为最优;书画则是评判书艺之妙,画艺之美,字当如风,画当如景,造风景之优美,方为最佳;舞当若游龙,翩若惊鸿,步步生莲;诗则应当信手拈来,精炼巧妙;而最后一项,便是考察女子的女红。女红应当花如花,景如景,栩栩如生。

四国比试在即,无论男女,兴致都是颇为浓厚。男子间的较量关乎个人面子和家族颜面,而女子间的争相斗艳则关乎着她们的名誉和未来。但相比较于他们,帝凰羽身上的担子却更为沉重。

出于尊贵的身份和血脉,她不用像那些公主小姐一样去勾心斗角,只为博得男子的青睐。但与生俱来的责任却迫使她必须像个男子一样,倾尽一切去维护皇室颜面。文必要出彩,武必要高深,作为帝尊皇室唯一的子嗣,在这人才辈出的四国大典上,她身上的压力可想而知。

方圆十里,尽为比赛场地。而男子组第一场比试便是弓箭。

站在弓箭场地中,与各个人高马大的男子不同的便是帝凰羽。娇小的个子,孩童的容貌,穿着一身褐色皮铠,长发束起,颇有一股将领风范。面容的冷冽与肃穆,威严与尊贵与他国皇室子弟相比,非但没有因为她是女子而稍逊风骚,反而更胜一筹。

即便她才只有八岁,即便她还只是个女童,但此时此刻,因为昨日那难以忘却的一箭,没有一个人敢再小看她。

熟稔地举弓,搭箭,拉弓,射箭。百步的距离,一箭正中红心。箭术之精湛,箭术之精准,令围观的人群唏嘘不已。

“太女殿下的箭术又进步了许多,想来用不了多久就能赶超摄政王了……”

“这哪里是八岁稚童能做到的事?简直是个怪物……”

“这还是女人么?八岁就这么强悍,要是长大,那还得了?哪个男人降得住这么彪悍的媳妇?可怕,可怕……”

诸如此类的话,不绝于耳,虽说是风气开放,但大多男子还是喜好娇弱柔美的女子,像帝凰羽这样强悍的女子自然不受喜爱。

帝凰羽垂了垂眼,虽然自己早已知道会被人如此评论,但当真正听到又是另一番感受。前世自己为复仇,至死都是男儿身;今世,虽为女儿身,却依旧行男儿事。若不是身在这皇家,她又何尝不想做一次真正的女子?

握着弓箭的手微微一紧,帝凰羽深吸了一口气,又恢复了往日的面无表情。将弓箭放到侍从手里,刚一转身,眼前便闪过一道红影。对于红衣,帝凰羽已经相当敏感,嘴角不由地抽搐了一下,抬头望向来人,“耀王爷,有何贵干?”如果早知道这男人死缠烂打的本事那么大,她一定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转身就跑!

这一次,凤惊澜的脸上并没有带着玩世不恭的笑,而相反的是,他一脸严肃地望着帝凰羽。两人默默对视,在帝凰羽不耐烦想要转开眼的时候,他突然抬手揽住了她的肩,举着手中的羽箭,指向刚才嚼舌的人,“都给本王闭嘴!连一个女人都比不过的男人,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议论别人是非!”

“正因为他们比不过,所以才羡慕嫉妒,所以才会嚼人舌根。”凤惊珩字一旁走来,身上依旧是不染纤尘的青色长袍,与他青竹一般的气质相得益彰。

对于凤惊珩,帝凰羽的印象便是一个处事淡然,谦和有礼的形象,然而今日却让她有些出乎意料。这么一个清莲儒雅的男子,居然也会说出这般毒辣的话?

只是,今日这两位都有些反常,怎么的会帮她说话?

帝凰羽眼中的神色微微闪动,张了张嘴欲说些什么,却被一人打断。

“两位皇子,嘴长在我们身上,我们愿意说便说,不愿说便不说,你们似乎管的太宽了吧。”男子尖嘴猴腮,长得相当寒颤人,“莫不是两位都看上了太女殿下,这才会为她说话?”

帝凰羽面色一冷,冷漠地看向这个人。仔细打量一番,她这才认出。南诏出使团一员,南诏尚书之子——林书杰。

“小子,你最好说话经过脑子,不然本王可以帮你把舌头拧下来。”相比较于帝凰羽的“冷静”,凤惊澜根本就是个暴脾气。在凤天作威作福惯了,到哪里都是霸王一枚,无人敢惹。也就只有这目光短浅的男子敢如此招惹凤惊澜生气,也只有他敢如此讽刺沧耀大陆的天之骄子凤惊澜。

“不用你动手。”帝凰羽拍掉他放在自己肩上的手,一边夺过他手上的箭,一边从侍从手里拿过自己的弓,搭箭朝向林书杰,“或许你不大知道,侮辱当今储君该以何罪论处。本宫今日就同你说道说道,侮辱当今皇室宗亲,以砍头之罪论处;侮辱当今储君,以车裂之刑论处。本宫倒也不想那么兴师动众,那本宫就退一步,给你一箭穿心,这事也便算是结束了。”

林书杰看着帝凰羽脸上认真的神色,真的慌了,脸色刷地一百,“我是南诏使节,你怎么可以随意处置?你们帝尊可有把我们太子放在眼里?!”

“太子是么?”帝凰羽微微牵起唇角,突如其来的微笑非但没让人觉得温暖,反而觉得更像是阎王的催命符,“南沨泫,你不打算为你的幕僚辩解两句?”

南沨泫在一旁听了半晌,脸上本带着饶有兴致的微笑,但却因为帝凰羽突然点到自己名字而彻底僵在了脸上,似乎并没有没想到自己会被发现得这么快。掩唇轻咳一声,他缓步走了出来,脸上的笑重拾温润色彩,“书杰性子莽撞,冲撞了太女殿下,本宫在此给太女殿下陪个不是,这事还希望太女殿下看在本宫的面子上饶了他这一回。”

“面子?”凤惊澜站在一旁,笑得颇为讽刺,“喂,南沨泫,你何时面子如此值钱了?饶过这等狂徒,凭什么?”凤惊澜不顾南沨泫冷下来的笑,径直上前,一把拎住林书杰的衣领,轻而易举地将人提了起来,“小子,小凰就算饶了你,本王也不会饶了你。单凭你刚才的话,本王就可以取了你的命!”

凤惊澜眼中寒光乍现,冰冻三尺的寒气冻得周围围观的人直打哆嗦。南沨泫也没想到凤惊澜会如此计较,视线若有所思地落在面无表情的帝凰羽身上。莫非真如林书杰所言,这凤惊澜对帝凰羽,真动了那份心思?

然而,就在几人纠缠之间,一箭发,正中林书杰的右腿。刺入大腿之后,林书杰发出一声惨叫,原本红润的面色瞬间一白。在疼晕之前,他耳畔边尽是帝凰羽凛冽的话语。

“看在南诏太子的面子上,本宫饶你一死。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这条腿就算是处罚,再有下次,本宫取了你的脑袋。你给本宫好好记住,即便本宫真只有八岁,但还轮不到你这条狗来教训本宫。”

帝凰羽浑身凛然的气息震撼不少人的心。这一手露的实在让人震撼不已。一个刚满八岁的女娃娃,却又这般魄力,当着南诏太子的面便伤了他的人。而且这二话不说,直接动手的性子可真不是一般人能找惹得起的。

南沨泫脸上的笑彻底僵硬,而凤惊珩脸上的笑却浓厚了许多。

原来表现的不明显他还看不出来,如今一看,这丫头倒是和他五哥的跋扈张扬差别不大。两个人都一样的肆意妄为,唯我独尊,有趣,还真是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