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游湖邀请

第14章 游湖邀请

被帝凰羽突兀的动作镇住了的南沨泫,在回过神来后,颇为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旋即微微一笑,但语气怎么听都有些僵硬,“太女殿下气也消了,那人……本宫就带走了。”

“自然。”帝凰羽向后招了招手,“来人,请御医去南诏太子的暂住处。”话罢,帝凰羽抬头直对上南沨泫的眼,深邃的桃花眼微微眯起,不见魅惑只见清冷,“太子请吧。”

虽然是一句正常的话,但在南沨泫听来,已经充满了挑衅意味。人是她伤的,御医却是她请的。这不是明摆着说,人是我伤的,你奈我何么?纵然一向温润儒雅的南诏太子南沨泫,也忍不住被帝凰羽的行为气到了。

果真是和凤惊澜一道的人,论起气人的本事,倒是丝毫不差!

南沨泫气恼地挥袖离开,离开时还不忘让侍从把昏过去的林书杰背走。

帝凰羽望着南沨泫离开的背影,忽然转身朝比试裁判看去,问,“南诏太子可有比试?若是比试过了,成绩如何?”

“回禀太女殿下,”比试裁判似乎没有料到帝凰羽会突然转过身问这个问题,脸上难掩一丝惊讶,旋即弯腰作揖,“南诏太子第一轮比试已经结束,百步外十个靶子全中。”

“哦?是么。”帝凰羽脸上神色淡淡的,让人看不出她心中所想。而帝凰羽此时此刻所想的是,如此劲敌……若是得着机会,定然不能让他活着。

而对于帝凰羽的沉思,一旁的那个人立刻吃味了起来。凤惊澜走到帝凰羽身前,往帝凰羽的面前一凑,可怜巴巴地说,“小凰,明明是我帮了你,你怎么那么关心那个臭小子?”言下之意就是你为什么宁愿关心那臭小子都不关心我。

帝凰羽因为凤惊澜的话而脸色一黑,没好气地伸手将面前的那张俊脸推远了些,“耀王爷,你哪只眼睛看见本宫关心南沨泫了?”

凤惊澜鼓起腮帮子,样子颇有不忿,“我两只眼睛都看到了!”那个控诉的表情,怎么看怎么萌,像极了一个讨主人欢心的宠物。

凤惊珩也是从未见过自家五哥这个模样,眸子中露出一丝震惊,旋即又恢复了一片平静。但凤惊珩可没忘记身份,无奈地提醒凤惊澜,“五哥,注意形象。”堂堂凤天最尊贵的皇子,内定的未来储君,一副这样的样子若是让旁人看去,那还不够丢人的!

凤惊澜横了他一眼,哼了哼,该怎样还怎样,依旧可怜巴巴地望着帝凰羽。形象是什么?能吃么?有用么?他凤惊澜即便是真的没有了形象,谁敢说半句不是?

帝凰羽却是淡淡道,“那你两只眼睛看见就看见吧。”跟这么一个无理取闹的人计较实在没必要,帝凰羽颇为敷衍地说完,便准备放了弓箭离开。第一轮比试已经结束了,以她与南沨泫持平的成绩,进入第二轮很简单。而此时天色尚早,第二轮到下午才会进行,于是帝凰羽便有了去歇息的心思。

凤惊澜伸手拉住她的胳膊,依旧死皮赖脸,“小凰,怎么说我刚才都帮了你,你不能那么无情吧。”

这个不要脸的男人!帝凰羽嘴角一抽,甩开他的手,退开两步,“那耀王爷想怎么样?”

“就当小凰欠了我一个人情,如何?”凤惊澜微微笑着,一双闪耀如同星辰的眸子染上了火热的期盼,越发显得他眸子锃亮无比。

欠你个屁!纵然教养良好,性情清冷的帝凰羽,也不免被这个死皮赖脸的人激出几丝泄气来。倒不是说生气,对于这样粘人但却为自己着想的人,帝凰羽无论如何都是真的生不起气来的。

张了张嘴,帝凰羽还没有说什么,那厢便跑来了一个身着深蓝绣锦衣袍的少年,少年俊秀的脸上洋溢着浅浅笑意,暖融融的,像是寒冬的一缕阳光。

对于这个少年,帝凰羽在熟悉不过。眉梢轻轻挑动,神色露出一丝不解来,“贤浩,你有事么?”

白逸飞,字贤浩,广平王世子,亦是帝凰羽青梅竹马的伴读。长了张娃娃脸的白逸飞,即便只有十五岁,但却颇受女子欢迎。嘴甜不说,再加上能够激发女子母性的脸蛋,上到老,下到小,没有不为之倾倒的。

白逸飞跑了过来,先是看了眼神色不悦的凤惊澜,旋即对帝凰羽笑道,“后日没有比试,我定了船舫,羽儿要不要同我一起游花湖去?”

这个时节,湖中莲花都开了,想来风景定当美如画才是。

没有多加思索,帝凰羽直接应了下来。而她刚应下来,那边的凤惊澜就自告奋勇地说,“既然小凰要去,那我也去凑个热闹好了。”

“五哥既然要去,那我也去好了,想来这个时节的湖景定然美不胜收。”凤惊珩微微一笑,附和着凤惊澜。

当事人没有同意,他们两人倒是应得挺快。帝凰羽一脸无语,但也觉得没有什么,反倒是白逸飞脸色一僵。眸色不由一沉,假笑地望着凤惊澜,“原来是耀王……耀王若是想去,本世子改日定当悉心准备一番,如此才配得上耀王的身份。只是,这次游湖只是朋友之间随意相聚罢了,船舫怕是入不了耀王爷的眼。”所以你还是知趣地别来打扰他们的好!

凤惊澜作为凤天最出色的皇子,勾心斗角,权谋斗争哪样不是信手拈来?对于白逸飞的拒绝,他可是听得一清二楚。眸色深了深,凤惊澜却是装作没听出来的样子,就连脸上都是带着笑,“世子客气了。本王与小凰既是朋友,小凰都不嫌弃的地方,本王自然不会嫌弃。”

呸,谁是你朋友?帝凰羽没好气地一翻白眼,转身便走,却是忘了解释。凤惊澜见她离开,也不打算再理会白逸飞,迈开步子朝帝凰羽追了过去。

“小凰,你等等我……”

“小凰,那日的礼物我定然补上,绝对符合你心意……”

……

看着自家五哥跟个小尾巴一样,凤惊珩的三观又一次被刷新了。嘴角忍不住抽搐,看来这帝凰羽在五哥心里的地位还不低,居然能让五哥如此放下身段去讨好。放在以前,若是有人对五哥如此冷淡,怕是得死成千上万次了。

凤惊珩叹了口气,看向面色有些不好的白逸飞,微微一笑,“广平王世子,本皇子先走了。”这白逸飞邀帝凰羽游湖,怕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就是不知道,在帝凰羽的心中,他五哥和白世子谁的地位比较高。

“该死的凤惊澜……”凤惊珩一走,白逸飞就再也压抑不住自己心里的怒气。他喜欢羽儿这么久,却碍于君臣之礼,只能默默守护在她身边。可这个人才来多久,才接触羽儿多久就得到了羽儿的承认?

凤惊澜,你凭什么待在羽儿身边?你凭什么?!

嫉妒的火焰热烈燃烧,几乎吞噬了白逸飞面上和煦的笑容,变得扭曲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