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国师到访

第20章 国师到访

马车一在王府大门前停稳,帝凰羽就掀起车帘跳了下去。身后两女紧紧跟着,却因为帝凰羽在生气的缘故而隔着几步的距离。

“殿下回来了……”站在门前的小厮笑着迎了上去,却见帝凰羽目不斜视从自己身边擦肩而过,脸色难看至极。

小厮眨了眨眼,并未生气,反而同帝凰羽身后的两女问道,“琳姐姐,桥姐姐,殿下这心情似乎不太好啊。”不是去和广平世子游湖去了么?怎么非但没有兴致而归,反而脸色臭成这幅样子?

梦桥摇摇头,一副不想多言的样子。望了眼前方快步离去的帝凰羽,梦桥嘟囔了一句,快步追了上去。琳儿也是颇为担心帝凰羽,但还是同小厮说道,“往后广平世子来,不用按照贵客礼待,和平常客人一样招待即可。”顿了顿,琳儿说,“还有凤天耀王,这两人若是来府,先请他们到堂屋,然后再派人去王爷的院子通报。”

“莫不是这两位惹恼了殿下?”小厮若有所思地询问,但见琳儿点头,小厮立刻笑了出来,“琳姐姐放心,既然是惹了殿下,那王府的兄弟们自然不会好好相待。怎么着,都要为殿下出了那口气不可。”

“把握着度,可别失了礼,不然殿下知道,更不会高兴。”琳儿对帝凰羽的心思也是清楚非常。虽然殿下是不喜欢那两个人,但是王府做出失礼之事,王爷和陛下面子上也不会有光。殿下那般在意家人左右之事,自然不会允许自己出了纰漏。

小厮点头,“琳姐姐放心,兄弟们都知道怎么做。”

他们王府的小太女,怎么能被别人欺负了去?怎么着都得是他们太女去欺负别人才是!

那厢,帝凰羽走回了院子。穿过垂花门,帝凰羽朝自己的主房走去。主房前,是一片幽静的美景,小桥流水,青翠树梢,处处透着宁静。而亭中石桌上,荔枝正合着眼睛睡觉。但让帝凰羽皱起眉的是,荔枝身边那多的一个人。

白发随着清风吹拂,白色衣袍轻轻拂动,似是湖中心的一朵摇曳多姿的白莲。

能将白衣穿出如此纯净风姿的,在帝凰羽所认知范围内仅有一人。

玄机山之主,亦是凤天王朝国师,璇玑子。

心中疑惑他为何在此,帝凰羽缓步走上前,还未开口询问,只见璇玑子转过了身,对她轻轻笑道,“你回来了。”

听这话,他似乎是在等她?帝凰羽更加诧异了,凤天王朝的国师,找她能有何事?眉梢不动声色地一挑,帝凰羽点头回应了一下,走向前,抱起荔枝,“国师可是有事找本宫?”

“自然。”对于帝凰羽的冷静,璇玑子眯着眼睛笑了。打量的视线绕在帝凰羽身上,璇玑子的神色越发的满意。果然是凤星,这份宠辱不惊可真是难得。

“既然如此,国师不如随本宫前去书房一叙。”对于璇玑子的打量,帝凰羽心头疑惑更重,然而却并没有表现出来。从容地伸出手,帝凰羽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旋即迈开步子,朝左侧的书房而去。

跟在帝凰羽身后,璇玑子并没有急于去表达他的想法,反而岔开了他所想说的话题,“听下人们说,太女今日受邀游湖,怎么这么快便兴致而归了?”

帝凰羽神色一顿,抿了抿唇,淡淡地说,“无趣,自然没得空浪费在这上面。”

“是么。”璇玑子在她背后微微一笑,也不再询问这个问题,话锋一转,“听闻,今日游湖,凤天的两位殿下也一同前去了?”

这个问题问的相当无厘头,似乎没有什么值得内在寻思的意义。帝凰羽却只当是他在关心凤惊澜和凤惊珩,于是随意地点了一下头,回应了他这个问题。

她这么一点头,却因为背对着璇玑子而错过了对方脸上一闪即逝的深邃笑意。

踏上台阶,走到书房门口。守在书房门口的侍卫,见到是帝凰羽,这才推开了书房的门,“殿下。”恭敬地唤了一声,视线转向帝凰羽身后的璇玑子。打量了一眼,认定对方没有恶意,侍卫这才退下。

“梦桥,你去沏壶茶来。”跨过门槛,帝凰羽头也不回地朝不远处的梦桥说了一声。声音不大不小,正好可以让梦桥听见。

梦桥一怔,旋即扯了扯嘴角,转身跑开。她还以为殿下不知道她这个人在后面呢,现在看来,殿下就算是生闷气,警惕危险这方面还是有的。亏得她担心殿下气得连自己安全都会忘了呢!关心则乱,关心则乱啊!

关上房门,璇玑子克制不住笑意道,“你那婢女倒是有意思的紧,一路上不知瞪了我多少眼。老夫看起来,当真像是个有图所谋的坏人么?”

帝凰羽在书案前坐下,听见这话,倒是抬头看了他一眼,回话,“坏人倒不至于,但也不像是什么好人。”能坐上凤天国师一职,能有几个省油的灯?皇家的弯弯道道那么多,他能在皇室中人间周旋活到现在,可见其手段之高,心思之深。这样的人,能有几个好人?

听到帝凰羽对自己的评价,璇玑子无奈地笑了笑,“太女殿下说话可真是不遮不掩,一针见血啊。”哪个人见到他不是恭敬有加,评价甚高?怎么一到她这里,自己就像是个小人了?倒真不愧是帝天耀的亲闺女,两个人那脾性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此时此刻,璇玑子不知道自己心里是高兴多一点,还是郁闷多一点了。

“君子坦荡荡,何须遮遮掩掩?”帝凰羽随口回道,闲适地抚弄着荔枝的皮发,对于进入正题一点也不着急。

而璇玑子更是不着急,反而附和着帝凰羽的话往下说。他眉头一挑,饶有兴致地问,“那听太女这话,似乎更期望做君子了?”

君子?帝凰羽唇角一勾,薄凉的笑意带着些许地嘲讽,“乱世之中,枭雄天下,谁若君子,谁便死得最快。本宫,可是惜命的紧。”

这天下乱么?在平常百姓眼中,这天下太平,四海盛达,没有军阀割据,亦没有国家战争,哪里会是乱世?然而,在明眼人眼中,这天下暗潮汹涌,只差一个导火索便能够战火滔天。

璇玑子眯眼瞧着帝凰羽,心中对帝凰羽更加满意。看事情一针见血,绝不会被表象所拘泥,此等聪慧,此等敏锐,若是不收在门下,岂不是便宜那些凡夫俗子?

似乎是眼神太过热烈,帝凰羽也不免地察觉到一丝侵略。眉头微微一皱,帝凰羽声音微凉,“国师为何这般看着本宫?可是本宫的话,有误?”

“太女聪慧,此等推论自然无误。”璇玑子笑呵呵地望着她,在帝凰羽忍不住皱起眉的时候,才开口说,“老夫只是在想,太女殿下智慧过人,一般的凡夫俗子哪能教的了殿下。不知太女殿下可有愿拜在老夫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