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父命难违,被迫成亲

第2章 父命难违,被迫成亲

送亲队伍已到达桃花山庄,皇甫青天及几个下人早已在门口等候。

桃花山庄今日门前挂红,喜气洋洋。奏乐声,鞭炮声,恭贺声,声声入耳,而下人们此刻正在迎接着一个个前来道喜的武林中人。

皇甫青天笑声不断,时不时的抬起手摸摸自己嘴唇上方精致的两撇胡子,虽已人近中年,却依旧俊朗不凡,至今武林中人都无法置信,这样一个不老之人竟然已经是三个儿子的父亲。倒也是皇甫青天的不凡,才能让他这桃花山庄庄主,武林盟主的双重身份可以连达三年无人敢推翻。

流星和飞盾向来都伴随皇甫青天左右,在这样热闹并且什么人都有机会接近皇甫青天的日子,流星和飞盾更是寸步不离,防止有人前来刺杀皇甫青天,皇甫青天笑着迎接前来祝贺的人,俨然因为喜事而暂时没有了防备。

桃花山庄的对街,房檐暗处有一双蓝色瞳孔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皇甫青天,就在他侧身跟一位江湖中人谈笑之时,她挽手抽出袖中暗器,就在射出暗器之时,一把弧形飞刀射中她面前的瓦壁上,她目光一惊,迅速的起身飞过,没来得及射出的暗器随即射向准备暗算自己的不速之客。

只见那不速之客穿着一身黑色流纹战甲,极瘦极高的身形倒给人种身轻如燕之感,这不速之客俨然是个嫩面美少年,他就现身在她的不远之处,手中抽出腰间的古剑,面带微笑,指着她说道:“就凭你那几根绣花针,还想要青爷的命吗?”

女子一身黑红相间的紧身衣,蒙着黑色面纱,那面纱上绣着一只金色的凤凰,蓝色的眸子散发着冰冷的光芒:“你是无鱼?”

“头戴珠凤钗,面纱绣有金色凤凰,你该不会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顶级杀手鬼凤凰吧?”

“我是不是鬼凤凰,跟你无关,传说皇甫青天有三位护法,但人们只见流星和飞盾两位,只有杀手在暗中杀害皇甫青天之时,你才会出现,果然不假!”

无鱼双眉一挑,眉眼间带着一丝冷艳的笑意:“今日我家风少爷大喜之日,不想见血,姑娘还是赶快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女子冷笑一声:“你放虎归山,不怕我日后再抽个机会来暗杀皇甫青天吗?”

无鱼轻轻的用剑尖滑动着瓦片,发出轻轻的声响:“那就看我给不给你这个机会了!今日风少爷大喜,我不想杀人,如果我现在跟你交手,势必会引起青爷的注意,到时候你还想逃吗?”

女子的瞳孔渐渐紧缩,也觉得无鱼的话有道理,她早就对无鱼有所耳闻,他年少之时便已经是杀人如麻的大魔头,后来成为皇甫青天的护法,倒不知皇甫青天用了什么办法,能让这样的魔头为他卖命,于是说道:“桃花山庄外有你这样的高手,看来桃花山庄里也暗藏了不少高手,我不会冒然去闯的,我还要留着我的命,换取皇甫青天的狗命呢!”说完,女子便飞速的使用轻功离开了。

无鱼将剑收回剑鞘,悠然的别回腰间,然后站在方才那女杀手伪装的地方,盘着腿坐下,悠闲的望着一片热闹景象的桃花山庄,叹了口气:“此刻若有一壶好酒,让我也沾沾风少爷的喜气,那该有多好!”

“花轿到!”远远看见送亲队伍的到来,一直守在路口的下人尖声喊道。

这一下子,桃花山庄门口更是热闹非凡了,看热闹的百姓都拥挤的守在门口,就是为了一睹新娘子的芳容。

皇甫青天急忙正身走下台阶,跟随着轿子而来的媒婆尖声尖气的贺喜道:“哎呦,劳驾盟主亲自出来迎接,真是过意不去啊!”

“哈哈哈,我风儿娶妻,为皇甫家传宗接代,自然是头等大事,更不敢怠慢江兄的千金啊,不亲自出来迎接,过意不去的该是老夫啊!”

轿旁一个身穿粉色绣衣的小丫鬟抿嘴掩笑:这个人可真有意思,原来小姐的公公是这般和蔼可亲的老人呢,可看上去一点都不老,不知道的还以为就是姑爷皇甫风呢!想到这自己也觉得好笑,脸也红了几分。

“盟主不愧是盟主,就是大气,不过这规矩还是不能改的,必须得新郎官亲自迎亲啊!我这看了半天,也不见大少爷啊!”媒婆左看右看,笑着说道。

皇甫青天看了一眼飞盾,飞盾立刻会意,离开现场,皇甫青天不慌不忙的笑着说道:“莫急莫急,今日客人众多,风儿在后院招待江湖前辈,一时之间抽不出身,我已命人唤他出来了。”

飞盾急匆匆的赶去后院皇甫风的厢房,却见皇甫风房里的两个丫鬟玉翘和玉娇正一脸为难的站在门口。飞盾一如既往的稳重,即使是这样迫在眉睫的事情,他也依旧保持着冷静:“风少爷还没出来?”

玉翘急的眼泪都快出来了:“怎么办?飞盾二爷?我和玉娇给风少爷换好喜服之后,他便把我们关在门外,怎么敲门都不肯开了!”

飞盾无奈的摇摇头:“花轿已经到了,风少爷再不出去迎接,恐怕青爷也不好圆场了。”

正在三人焦急之际,玉翘突然恍然大悟的说道:“我们叫不出来,不如去求救雷少爷吧,他鬼点子比较多。”飞盾点点头,玉翘和玉娇这两个丫鬟便急匆匆的去找皇甫雷了。

皇甫雷正趴在门口偷偷的看热闹呢,就被玉翘和玉娇二人拉着手臂往里走去,皇甫雷急了:“你们两个风风火火的干什么?我还等着看大哥和大嫂拜堂呢!”

“雷少爷,你快行行好,帮帮忙吧!风少爷在房间里不肯出来,别说你想看他们拜堂了,估计未来的少奶奶等不到风少爷去迎接,自己便气走了。”玉翘恳求的说道。

“那还了得?大哥怎么在这节骨眼上使性子呢!”说完便不用二人拉扯,自己率先跑了,玉翘和玉娇二人对视而笑:“说起使性子,谁能胜得过雷少爷呢?”玉翘说完,二人便娇笑着追了上去。

“二叔父!”皇甫雷赶来后,看到飞盾还在门口站着,飞盾见皇甫雷来了,急忙说道:“快想办法,让风少爷出来。”

皇甫雷稚嫩的面庞开始变得严肃,他的手轻轻地拍打着额头,飞盾了解他,每当皇甫雷在想鬼点子的时候,都会拍打额头,就见皇甫雷突然大声喊道:“不好了不好了,江家大小姐突然悔婚说不成亲了,爹爹都气的吐血了,外面好混乱啊,我该怎么办啊?”

“什么?雷少爷,怎么会这样?喜服我和玉娇都给风少爷换上了,他们怎么说悔婚就悔婚啊?还把老爷气吐血了,这可如何是好!”玉翘焦急的说完还偷笑着吐了吐舌头。

突然,房间的门被重重的打开了:“她敢悔婚?”这一句话四个字却仿佛让这阳春三月的温暖瞬间成了寒冬之时。

他身着红色喜服,器宇轩昂,霸气而威武,狭长的双目散发着冰冷的精光,而他的长发温柔的散落肩膀,额间系着一条红色绸带,面若冰霜,本带着一丝愤怒,却见门外,站着面无表情似乎松了一口气的飞盾,一脸得意还带着恶作剧成功的坏笑的皇甫雷,和他那两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丫鬟玉翘和玉娇,瞬间,皇甫风的脸变得铁青。

而就在皇甫青天的笑都开始觉得僵硬的时候,一个清脆爽朗的声音响起:“新郎官到!”少年皇甫雷高声喊完,便推着皇甫风出来了。

见到皇甫风,皇甫青天顿时松了口气,和飞盾示意之后,便笑着对媒婆说道:“风儿出来了,媒婆,可以开始了吧!”

媒婆见到皇甫风如此英俊非凡,顿时喜笑颜开:“那是自然!新郎官喜掀轿帘,一生一世手相牵。”皇甫风面无表情的走过去,掀开了轿帘,丫鬟满月忙扶出自家小姐走出轿中,下人忙将喜绸递到媒婆手中:“新人手牵连理绸,便会相爱到白头。”

满月忙指引着新娘子用手牵住连理绸的一端,而红花的另一端,被皇甫风握在手中。随着新人进入大堂,所有送礼的人也都集中在大堂内了。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随着媒婆扯着嗓子的喊叫,新人都面向坐在高堂主位上的皇甫青天。原本高堂应该有两位,皇甫青天的发妻,也就是皇甫风的亲娘在生下他时因为难产而去世了,所以,皇甫风娶妻,也就只能拜皇甫青天一人了。

皇甫风眼神空洞的像一个没血没肉的灵魂,显然,他是不想拜堂的,二拜高堂之后,他突然喊着:“等一下!”所有人都惊讶的看向他,就连皇甫青天也收敛了笑容,略带严肃的表情看着皇甫风:风儿你最好不要让我失望!

新娘子的身体不安的颤抖了一下,贴身丫鬟满月有些奇怪的看着突然打断这一切的皇甫风。

只见皇甫风走上前去,端起桌子上的另外一只茶杯:“既然椅子摆放两张,茶具摆放两套,就该再拜我娘一次!”说完,便将茶杯里的茶一饮而尽,然后将茶杯举到新娘子的面前:“跟我拜了堂,就得敬我娘一杯茶,以表示敬意!”

“风儿,休得胡闹!”皇甫青天压低声音,有些愤怒的说道。

“公公息怒,既然拜了堂,圣雪就得唤风少爷一声夫君,既已成了夫妻,在这喜堂之上,敬上婆婆一杯茶,让她老人家在天有灵,为夫君感到开心,这杯茶,圣雪应该喝。”江圣雪的声音似水如歌,清澈动听,却又带着女子特有的娇柔,此言一出,令人敬畏三分。

下人忙将茶杯注满,丫鬟满月将茶杯端到江圣雪的手中,皇甫风再一次说道,但却没有刚才那般冰冷了:“你不打算掀开盖头吗?这是对我娘的大不敬。”皇甫青天刚要开口,只听江圣雪缓缓说道:“在喜堂之上不可掀开盖头,这是媒婆教我的规矩,恐怕夫君也不想第一眼看到新婚妻子的不只是夫君一人吧!请恕圣雪无礼,就在这红盖头里,我敬婆婆这杯茶。”

尔后,江圣雪将茶一饮而尽,只剩下空茶杯递给满月,堂上众多人都感叹着不能一睹新娘子的芳容了,但也都佩服江圣雪,面对皇甫风的为难,能如此从容不迫,倒也难得。

父命难违,如果我不是皇甫风,那该有多好?不能掌握自己的婚姻大事,就这样娶了这个还算伶牙俐齿的女人?看样子,这个江圣雪虽然也是听从她爹的意愿,听她的语气倒是看不出愿不愿意。把两个彼此不熟知的人连在一起,是叫我皇甫风逆来顺受吗?

媒婆见江圣雪茶也喝了,堂也拜了,便高声喊道:“夫妻对拜!”皇甫风转向盖着喜帕看不到脸的江圣雪,这就是他以后要相伴一生的人,可是他连她的样子,都没有见过,无奈的俯下身去,算是拜了堂。

“送入洞房!”礼成之后,江圣雪就被玉娇和玉翘送去了新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