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毒舌云少,幸灾乐祸

第3章 毒舌云少,幸灾乐祸

安排好众人入席之后,皇甫青天看起来很高兴,几次都笑得合不拢嘴,高声说道:“谢谢各位赏脸,前来应邀参加风儿的婚礼!”

“盟主客气什么,风公子成亲大喜,咱们这些人岂有不来贺喜之理呢?”说话之人,是武当掌门贺逐飞,而立之年,正是意气风发之时。

贺逐飞说完,各个江湖中人皆是连连迎合,让皇甫青天大笑起来:“哈哈哈,好,各位兄弟,大家要吃好,喝好,今晚,不醉不归!”

当所有人都开始谈笑风生,喝酒吃菜之时,席外对面的看台之上,一位戏子正在甩袖走台,唱着一出关于女子出嫁的戏,倒是应景。

“姐夫,怎么不见星老家伙?”说话的人,坐在轮椅之上,瘦弱的身躯却凌厉不减,此人正是铸剑山庄庄主武月岩。

皇甫青天轻声笑道:“月岩啊,星天战这老鬼是什么人都请得动的吗?你又不是不了解他!他肯从胜蓬莱出来,除非是天下大乱,否则我儿成亲这种小事,他怎么肯轻易出来!”

“这倒也是,我以为星天战怎么着也得给姐夫这个盟主三分薄面,来喝一杯喜酒再走也好啊!”

“放心吧,我会命人送两坛子喜酒给他送去胜蓬莱的,也让他那双儿女沾沾喜气。”

这时,一位身着清素绸缎的美丽妇人走了过来,此人正是皇甫青天的妻子武月贞,身旁是她的贴身丫鬟妙儿:“腿脚不便,不来便是,这一路又是没少折腾吧!”

武月岩坐在轮椅上,看到自家姐姐,无奈的笑了起来:“老姐,虽说我是个残疾,倒也不至于腿脚不便吧!我这双手还灵活着呢!再说,是义德推着我来的,我一点没累着。”

“那就好,义德呢?我好久没看到他了,我这做姑姑的倒是有些想念了!”

说到武义德,武月岩瞬间没了笑意,反而叹起气来:“常年待在铸剑房里,又黑又瘦的,不过倒还算是身强体壮,打造出来的兵器虽不是什么上等货色,倒也入得了眼,在这样痴迷下去,还有哪家闺女肯下嫁给他啊!”

武月贞笑道:“喜欢铸剑这又不是什么坏事,义德这孩子憨厚老实,比云儿可强了不少呢!肯定会有女孩子喜欢的,你就不要操这个心了,圣雪那孩子的陪嫁丫鬟还在那边手忙脚乱的,我去叫她歇一下,青天,你们慢慢聊,各位,就让青天代我好好敬大家一杯吧,一定不要约束!”

皇甫青天笑着点点头,武月贞走后,武月岩打趣道:“我老姐真是年纪越大越贤淑,可不像年轻那时,动不动就吃醋!”

“盟主夫人如此贤惠,盟主可真是福分不浅啊!”桌上之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夸赞着武月贞,惹得皇甫青天满意的含笑不语。

皇甫雷挺起身子,透过人群左探右探的,说道:“爹爹聊什么笑得这么开心?我去看看!”

“什么你都好奇,老老实实坐在这里,小心爹踹你回来!”一身白紫色劲装,一双饱含笑意的桃花眼,只要看上一眼,便会被他的风流倜傥所动容,此人正是皇甫家的二公子皇甫云,见皇甫雷起身要走,只是随意的为自己倒上一杯酒,淡淡的说道。

皇甫雷“切”了一声,“扑通”的坐回木椅上:“人这么多,爹爹才不会踹我呢!”

皇甫家的三兄弟,还真是一个比一个怪异,皇甫风冷若冰霜像是没有情感,皇甫云是风流随性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皇甫雷是贪玩对什么事情都很好奇,也不知平日里这三个兄弟是如何相处的,段如霜无奈的摇摇头,自己怎么能和他们成为兄弟?随后说道:“云兄,这风大哥脸上,可还是没什么喜色啊,从头到尾,就没见他笑过。”

“他平时也没笑过!”

“可是成亲这样的喜事,风大哥看起来非但没有笑意,反而还很不开心,实在叫段某不解啊!”段如霜说话向来温文儒雅,别看他也是江湖中人,但那云淡风轻的性子更像是隐居的文人书生。

嘴角勾起一抹邪笑,皇甫云饮了一杯酒,笑道:“段兄,这你就有所不知了,你只知道桃花山庄的大少爷下聘礼到江家堡,娶的是江家堡的大小姐,可是你却不知,在这之前,大哥和那江圣雪从未见过,娶一个自己素未谋面的女子,这换谁,谁都高兴不起来啊!”说完凑近喝着闷酒的皇甫风,“你说是吧,大哥?”

皇甫风冷冷的看他一眼,本来就熊熊燃烧的怒火又被皇甫云的话给烧的更旺了,推开面前的酒杯,直接拿起酒坛子开始大口大口的喝着闷酒,在重重的摔下!段如霜被他这一摔吓得一激灵,心里叹道:还好我是孤家寡人一个,永远都不用担心会娶一个不认识的女子相守一生。

皇甫雷都不敢喘息了,他可怕皇甫风发起火来,连同拜堂前把他骗出房间的事情一起跟他算账。

皇甫云笑得更欢了,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大哥,别生气,这堂都拜了,礼也成了,实在不甘以后休了便是!大哥你这么玉树临风,在江湖上也是赫赫有名的冷面狂龙,哪家的千金不是做梦都想做你的红颜知己啊!说不定,这大嫂也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大美人,大哥你也不吃亏!”

“二哥,你就少说两句吧!你没见大哥对此事如此烦心吗?”皇甫雷见皇甫风的脸越来越铁青,急忙说道。

“哟,三弟什么时候也会疼人了?”

“我大哥我不疼谁疼啊!”

“那你也疼疼你二哥呗!”皇甫云笑着凑近皇甫雷。

“你又没被爹爹逼婚!”刚说完,皇甫雷便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可惜话已说出口,皇甫风听到逼婚二字又是重重的一摔就坛子,皇甫云大笑起来:“三弟啊,接着说!”

皇甫雷吓得脸通红:“二哥,你也别得意,大哥成亲之后,可就轮到你了,等到那时候,换我和大哥取笑你,我看你还笑不笑的出来!”

“二哥我是不会听从别人摆布的,爹也不行,要做我的妻子,我皇甫云不满意谁都强求不得!”

皇甫风冷眼看着皇甫云:“你这样有骨气,不如明日我跟爹和大娘建议一下,那武当山的贺掌门家的二小姐已对你倾心很久,不如就娶了她吧,也算是门当户对!”

皇甫雷一脸坏笑的凑近皇甫云:“那个健硕的武当二小姐可配不上我二哥,我看珠儿姐姐不错,二哥,肯定符合你的口味。”

段如霜一听,也跟着笑了起来:“我看行,正好我也可以摆脱珠儿了!文大人早就对云兄垂涎已久了!”

文珠儿虽然是县令文有才的掌上明珠,本该是娇生惯养,足不出户的闺中小姐,奈何总是喜欢女扮男装,打打杀杀,口中不离本姑奶奶二字,在这洛阳县早已闻名,熟知皇甫云的人都知道,皇甫云向来不去招惹这些比男人还像男人的女人。

“你们三人倒是一个鼻孔出气了,但是,大哥,眼下你可是刚拜完堂,洞房里还有如花似玉的娘子等着你去疼呢,可得少喝点哦!”皇甫云不怒不气,这向来是他的性子。

皇甫风愤怒的深吸一口气,白了皇甫云一眼,捧起酒坛子又开始喝起来,皇甫云胜利似的抿嘴一笑,优雅的端起酒杯:“来,段兄,敬你一杯!”

皇甫雷看皇甫风如此烦闷,倒是有些心疼:“二哥,大哥被你惹火了,洞不了房的话,小心大嫂明天怪罪你!”

“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就知道讨好大哥,也没见你得到什么好处!倒不如讨好讨好我,兴许我还能给你介绍几个美人姐姐认识认识!”

皇甫雷嬉笑道:“二哥是在吃我心疼大哥的醋吗?嘿嘿,我只知道二哥从来只吃女人的醋,没想到,也吃大哥的醋!”说完惹得一桌人都笑了起来。

“亲爱的三弟,你都说我只吃女人的醋了,莫非你说我吃大哥的醋,是在告诉我,大哥也是女人吗?”

皇甫风冷冷的看着皇甫云:“二弟,我特别想用我的神封刀,割掉你的嘴!”

“大哥若是不怕我娘每天以泪洗面,来,我把我的嘴奉上,大哥你尽管割,是横着割还是竖着割只要大哥你喜欢!”

“皇甫云!”皇甫风冰冷的表情再告诉皇甫云,他的忍耐已经到极限了。

“好吧!算我说错话了,我自罚一杯,大哥莫生气哈!”皇甫云向来懂得适可而止,虽然喜欢在别人的痛处上找到乐趣,但是还无人因此而怨恨他,皇甫云倒满酒杯,一饮而尽,算是自罚一杯。

皇甫风叹了口气,台上戏子正好唱到洞房花烛夜,新娘的红盖头被新郎缓缓掀开,于是不禁叹道:娶一个我从来都没见过的女人为妻,好不甘心!爹为了自己的利益,竟然把江池的女儿嫁给我,纵使她倾国倾城,我也无法面对她!这二十五年来,我只为父亲活,为桃花山庄活,为武林江湖活,却从来没有为自己活过。如果她武功高强,可以帮助打破我现在练武的瓶颈,我倒可以放下被迫成婚的耻辱,与她好生相处。想到这,皇甫风又叹了口气,忍不住再次喝起酒来。

段如霜见坐在一旁的武义德一直不说话,便笑道:“云兄,你说要介绍给雷弟美人姐姐认识,还不如多介绍几个给义德兄认识呢!这小子常年呆在铸剑山庄里,都快成了足不出户的闺中小姐了!”

一直没有说话,看着热闹的武义德忙一边摇头一边摆手道:“段兄可别笑话我,云表哥可别听他的!”

皇甫雷突然兴奋的指着外面的戏台:“二哥,你看那个戏子姐姐多美啊!不如我现在就把她叫过来,介绍给义德表哥认识!”

“雷弟别闹了,娶一个戏子,会丢了我爹的面子!”武义德顿时脸红不已。

“你可不要小瞧了那个戏子!表弟,你很久不来桃花山庄,你不知道情有可原,那戏子名为一品红,是洛阳城最有名的名角,名气可不小,一品红从来都是自己唱戏,从不搭腔,请她唱戏的人,上到皇宫贵族,下至名门富商啊!今日大哥成亲,一品红肯赏脸过来,也算是给爹这个盟主几分薄面了。”皇甫云缓缓说道。

“原来如此!”武义德不禁看向一品红,只见她婀娜身姿,亭亭玉立,脸上画着厚重靓丽的油彩,声音委婉动听,可惜,自己不懂戏曲啊!

段如霜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奇怪的问道:“云兄向来喜欢结交美人,不过却从未见过你去招惹一品红啊!”

“总觉得她不简单,却又太简单,向来都是独来独往,没有过去,没有任何事迹,好像世间凭空降临了这么一个美人,没有故事的女人提不起我皇甫云的兴趣。”

“我倒觉得挺有趣!看,一品红一曲结束了,不如我们唤她过来,敬她一杯?”段如霜说道。

“也好!”皇甫云叫来一位下人,交代几句,那下人便往对面的戏台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