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人面桃花2

第2章 人面桃花2

小绿听了我的话,放下汤药,像风一样急急地出去熬粥去了。

“别说话,你刚醒,体质还弱,还是先把汤药喝了!回头再喂你吃瘦肉粥,可好?”我轻轻按住他微微挺起的上身,温声说。

听了我的话,他无可奈何地眨了一下眼睛,应该是表示赞同,安稳地躺在床上,静无声响地看我。

老实说,我对花的痴迷程度百分之两百地超过对帅哥的兴趣。可眼前这个男子,他真的长得很美,美得像朵花儿一样!自古‘花’就被用来形容女子,用‘花’来形容男子显得很突兀,可事实上,再没有更好的词语来形容他了!

昨日中午我在后山发现他时,他已经处于昏迷状态,身上摔伤多处不说,胸口处还中了一箭,浑身是血,衣服被山崖上的树枝刮得破破烂烂,头发脸面就更不必说了,沾满了泥土,样子很吓人!若不是探得他还有鼻息,我都不敢相信他从那么高的山崖下摔下来,还有命在!于是,便叫了小蕾和小绿,三人合力歇歇停停地将他抬了回来,安置在后院中。

然后,我自己装病,派小蕾去请了郎中回来,为他接了腿骨、拔除箭头,仔仔细细地诊治了一番,开了药方子!我多打发了些银钱给那郎中,让他三缄其口,不得将这件事告诉庄里其他人,又让小蕾亲自将郎中送出山庄,顺路去抓了药,昨夜里为他连熬了两次汤药。当时他的情况很糟糕,由于失血过多,脸色像蜡一样白,气若游丝,有好几次我都以为他已经断了气,吓得小蕾和小绿两个哭了好几次!

我喂他药的时候,怎么喂,他便怎么吐,压根儿没喝下去,急得我像热锅上的蚂蚁,后来实在是没法子,我只好把两个丫头借故支开,自己先把药喝进嘴里,再嘴对嘴喂给他,才解了困境,多少让他喝了些下去!然后,我守了他一个多时辰,感觉他的气息稍稍平稳了些,才叫来两个小丫头,轮流守夜看护着他!

好在昨天婆婆不在山庄里,她要是知道我救了个身份不明的美男子,还嘴对嘴地喂他喝药,说不定会扒了我的皮!怕怕!要知道古代女子还在闺阁中就对男子做出如此大胆的行为,轻者被人不齿,重则以身相许!可对于我来说,接个吻并不是件太难让人接受的事情,何况是对这等旷世难寻的奇美男子?看他年纪,说不定还是我‘老牛吃了嫩草’,拣了便宜呢!何况人命关天的情况之下,哪还顾得上这么啰嗦的事情来?

想到这里,我笑了笑,对他轻声说:“来,先喝药!你是病人,病人就要乖乖听话才是!”

听我这么说,他眯了眯狭长的眼,用心地看我,意为顺从。我这才发现,他其实是单眼皮儿男生!哇呜,单眼皮儿男生哩!是我喜欢的类型哦!

有了昨晚喂药的经验,怕他再吐药,我掏出身上的丝巾,动作轻柔地垫在他下颌处,然后伸手将案几上的汤药端过来,稍微吹了吹气,手上触感也说明汤药已经不烫了,便用小勺轻舀一勺送至他唇边。

他微微张开薄薄的泛着纸色的唇,配合着我的动作。我将小勺稍倾,汤药便滑入了他口中。然后,他才用力咽了下去,英挺的眉皱了皱,一定是吞咽的动作扯动了他受伤的脖颈,痛得皱起了眉。

我看在眼里,于心不忍,安慰着说:“慢一点,没关系!”

接下来,我反复如此,直到将汤药一点点喂完,才取走丝巾取放在了桌案上,为他掖好了被角,最后将一枚去了核的梅子轻放在他口中:“来,这是腌梅子,别吞,含在嘴里就行了!这样,药就不苦了,对你有好处!”

必是因为他认为我把他当作小孩子看了,他的眼眸里突然多了一分喜色,让原本生硬的脸部线条柔和了不少,昨晚死灰一样的脸色也稍稍有了点转变,却仍是极为难看,十分惨淡。他的伤,恐怕得养上好些时日了!

“老实说,你长得真的像一朵花儿一样!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看见过像你这么美艳的男子!我还蛮有艳福的!哈哈!”反正他不方便说话,那就我来说,他来听好了,省得太无趣。

听我这么一说,他显得十分错愕!大概是因为我用花来形容他这么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有点与众不同!

“真的,我可没骗你!你真的长得像花!我想想,想想……你到底像什么花儿……什么花……”有心逗他一逗,我装模作样儿地在屋里踱来踱去,想着他这个家伙长得像什么花儿呢!想着这里,我又多看了他几眼!若是他没受伤,应该是个身姿挺拔的优雅男子,单眼皮儿,细长的桃花眼,乌黑如漆,又亮晶晶的,就像两颗星星……桃花眼哦!天哪,天生的桃花眼!怪不得越看他,越发觉得他妖美得不可思议!美得就像……院落里那满树盛开的红云粉雾般的桃花!

我盯着他一动不动,他则是狐疑地看着我,没闹明白我到底为什么看他,试着张口说话,仍是以失败告终,脸上闪过一丝清晰的痛楚。

“你乖乖地,别动!等等!我知道你像什么花了!”我莞尔而笑,推门而出,飞快地在院落里轻折下几枝还带点露珠的桃花,旋身回屋!

安静的屋子里除了我们外,只剩下桃花隐隐的香在悠然游走、飘散!

我注意到他轻轻地吸吸了鼻头,似在会心感受桃花淡淡的香以及春光的美妙气息!

“你长得就像这桃花!”顺手将几枝长长的桃花插在了离他极近的桌案上的青花瓷瓶里,我畅言道!“而且你长了一双迷死人不偿命的桃花眼!知道什么叫桃花眼不?就是天生很讨女人喜欢的……”

“吱——”门开了!

小绿端着一碗清香四溢的热粥,进了房门:“小姐,瘦肉粥熬好了!”

哎呀,还好没让小绿听到我刚才的长篇大论,要是让她听到,又得惹麻烦上身了!唉,古代女人真可怜,三从四德……乱七八糟的规矩一大堆!

一转头,不经意间和美男子的眼光相撞,他用力睁着眼,一副吃惊的样子!也对,正常的古代大小姐是不会像我这么说话的!可我实在是闷呀,穿越到古代,想找个人说点真心话都不行!又不能对小蕾和小绿说,对玉婆婆我就更不敢说了,要是说了,还不把她们都给吓晕过去?算他倒霉,听本大小姐胡言乱语一通了!

“公子,好些了么?”小绿双脸绯红,必是因为看到了他那副长得太惊人的好皮相!我敢打赌,除了像我这样脸皮儿厚的人,所有的女人见到他,都会变成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行了,快喂他喝点粥吧!小绿!昨天到现在,他只喝了些汤药,没吃半点食物,一定早就饿了!”唉,他这病人真是当得可怜!伤势重得动也不能动,连我都忍不住要为他抠把同情的眼泪!

“是,小姐!”小绿很尽责地说。她比小蕾老实本份多了,我说一,她从不说二,可谓忠心耿耿,哪像小蕾一天到晚没完没了地挑我的毛病!

照我喂汤药的样子,小绿依葫芦画瓢,小心翼翼地喂他喝粥。不多时,一碗粥便都被他喝了下去。

“怎么样?好喝吗?”我笑盈盈地问他。老实说,我很好奇,他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中箭,并从山上摔下来?按照我看电视剧的经验推断,他肯定非富即贵,一定是被仇人追杀落崖,却大难不死!看他样子,不过二十出头,说不定是某某江湖门派的少掌门之流,或者是身负深仇大恨的某某官家后代,又或者是……

听闻我的话,他勾了勾唇角,勉强笑了一瞬,借以回答我的话。只不过他那笑扯动了伤痛,比哭还难看,让我心里也怪不好受的!

小绿用我那张丝巾为他拭去唇上残余的粥汁,“小姐,我先把碗收下去!一会儿再回来照顾!”

“那好!”我摆手同意,见小绿离去,才转身向美男子说:“你什么也别想,先休息吧!你这伤看来最少得养个一两月了!如果没什么别的事,我先回房去了,一会儿婆婆若是知道了,那可就完了!”

“小……姐……”他甚是吃力地举起苍白的手,呻吟着叫我,显得有些窘迫。

见他焦急而不自然的神色,我只好又关切地问了一句。“还有什么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