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人面桃花3

第3章 人面桃花3

“我……”刚模糊地吐出一个字,他便用力地呼吸了好几次,孱弱的样子教人不由得心疼!真是花一样的男子,花一样让人生怜!

唉,我总是心太软!便凑过去,一手轻轻抚着他胸口,让他顺过气来,再仔细听他断断续续的微弱话声。待听完大意,我张目结舌地脸红起来!晕了,他是要上洗手间!不对,这个时代不叫洗手间,得叫‘茅厕’……吃喝完了,该轮到‘拉撒’了!可是,我是女生,他又受伤成这样……哇,哇,这可怎么办好呀?昨天他昏迷时,衣服是让郎中给换的!以‘吻’喂药已是我最大限度的牺牲,总不能让我伺候他上茅厕吧?脑袋上全是黑线!可是,他伤得这么重,根本没办法独自去上茅厕,总不能让他就拉在床上吧!这可怎么办才好呀?肚子饿了,可以忍着,可这……怎么能忍嘛!

见我急得不知如何是好,他亦是涨红着一张脸,有些歉然地敛着眼帘,一脸强憋着的样子!

真是!尽想到喂他吃药喝粥,把这最要紧的事给忘记了!真是……算了,我豁出去了,总不能让他就地解决啊!好歹,我也是个现代人,总不能见死不救不是,还能让他这个大活人给尿憋死了去?“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你这样子……还是我送你去,不过这事你可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听我这么说,他的表情变作几分无奈与几分忸怩,极为不安。

说归说,行动归行动。本着救死扶伤的崇高精神,我双手用力去扶他,让他的上半身起身半靠在床头,然后,轻移他的双腿,使之下地。“慢一点儿,你的左腿刚接好骨,最好不要动。来,将你的右手搭在我肩膀上,靠着我,慢慢站起来!小心一点,你身上有伤!”

小心翼翼地架起他的身躯,我发现他整整高我一个头,也就是说,一百六十五公分左右的我才到他耳垂处高!古人的营养也不差嘛,能长这么高!不过我倒是希望他别长这么高,因为重呀,现在他整个身体有大半重量都倚在了我身上,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歪咧着嘴,把吃奶的劲儿都使了出来,才能勉强支撑住他的身躯。

起身的动作难免会扯到他的伤口,他的脸顿时变得异常白,跟雪似的,额上冒出一颗颗豆大的虚汗。尽管如此,他却忍着痛苦,一声不吭,极力配合着我的动作。

“好,就这样,注意你的左腿,别太用力。”我细心提醒着他,以免他动作幅度过大导致意外。

就这样,我一手用力地握住他微凉的右手,用肩膀扛住他的右臂,另一手紧紧地扶住他的劲挺的腰,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朝门处移动。

用了小半盏茶时间,我才将他从屋内扶到院落里。

“小姐——你——”返来的小绿见我俩的样子,一时顿住了话语。

“还愣着干嘛?快过来帮忙,送他去茅厕!”我累得要命,她竟然站在原地发呆,便没好气地说。

“哦!”

本以为她会乖乖地过来帮忙,哪知她反应过来,莫名地惊声道:“小姐,你不可以……”

“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个那个的,快过来……”我有点生气地道,感觉他的手臂很不自在地扭动了一下,可能也是因为这事变得有些难堪之故。

见我生气,小绿乖乖地走过来,扶住了他的另一侧。

后院有单独设立的茅厕,距离不远,但我和身材比我还小一号的小绿将他扶至目的地时,仍是满头大汗。

“呃,你能自己进去吗?”我犹豫着问。总不能真让我欣赏一回美男入厕图吧?暴汗!从小到大还没这种经历!要知道,我从前所知的穿越女主角,从来都是看美男出浴,哪有看美男入厕的?岂有此理!

小绿本就被我忽悠得一惊一乍,听我这么说,俏脸局促不安。若是换了小蕾,肯定早就把我批了一顿,还好是小绿!

“嗯。我……自己进去!”脸色如纸的他尴尬到了极点,轻声地道,声音就飘在我耳边,很柔很柔。

“那好,你小心一点,扶着墙!”我小心地将他的手顺势放落,搭在矮墙上。小绿亦是轻松开了扶他的手。

他的左腿软了软,身体略微一晃,好不容易才稳住,扶着墙沿,动作缓慢地前行,看得我心惊肉跳的!

“我们就在外面,有什么事……呃,就叫我吧!”心里念到,你可千万别出问题,否则我还真不知道应不应该冲进去!目光一转,再次看他,又是一阵担心,他这样子,说不定真会掉进茅坑里,到时候美男可就变成大臭男了!估计那样子一定衰毙了!

等他的身影隐入深色绸帘,门轻轻地被合上后,我才转过身,走远了些距离。

“小姐!”等待的同时,小绿莺声问。

“怎么了?”转眼看这表情不定的丫头,我不以为然地问道。

“小姐,这位公子肯定不是一般人,他长得太好看了!”

“嗯!然后呢?小绿几时学会观察人了?”他当然不是普通人,可这与我有关系吗?救他一命,是信手拈来之事,没什么大不了!全当是积德行善了!何况生命可贵着呢!

“小姐,你是笑我笨!”她有些不满地道。

我心头一乐,说:“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哦!我可没说你笨了!不过,话说回来,他真的长得很美,像桃花儿一样!”

“嗯,是长得像桃花!比姑娘家还要美上三分!”听我这么一说,她赞同道,良久才反应过来,不依地道:“小姐,你明明就在说我笨!”

“你家小姐我可没有你这么没良心!我可是说好了啊,救他的事,你可别对婆婆说,要是婆婆知道了,肯定会禁我足,不让我出房门一步的。”想到婆婆冷面冷颜的样子,我倒抽一口冷气!

门发出了极轻的响声,帘子被撩了起来,我与小绿不约而同地转身,见他好端端地站在檐前,眉目仍是病恹恹的样子,却舒展了些。我的心便落了地。还好他没掉进茅厕!

“小绿,来,我们扶他回房去!”就这样,艰苦的‘挪人’大计又上演了一次。

等将他挪回床榻,他整个人都软倒在了床上,必是精力不济,体力不支了。“谢——谢——你!”用力地张开不很润泽的唇,他一字一顿地道,眼中全是真诚。

“不用客气了!等你伤好了,以身相许便是!”心想着逗逗他,我快人快语地取笑道。

听了我这话,他双眼怔然定在我脸上,楞是呆住了!大概从未听过有女子像我这样大胆地说话的罢!

见他这样子,我忍不住笑:“好好养伤吧!我让小绿在这里候着,有事你叫她便是!我先回房了!”说罢,不理会仍未回神的他,我便开了房间,待要离去,又想起一事来,遂转身又道:“不知应该如何称呼公子?”

“宇文冬辰!”这回他反应敏捷地回了个完整。

“我记住了!我叫花点点,很高兴认识你这样的美男子!”娇笑着掩门而去,耳边已传来小绿捂嘴偷笑的声音,必是因为这位古董男又被我直白的话吓倒了!

近午时,阳光停照在檐前,温和一片。我搬了张躺椅放在宽宽的回廊处,半躺在上面,手中握了一卷书,趁着拂面而来的暖风,有一搭没一搭地斜视着书卷上的诗词。

突然,一片粉嫩盈润的桃花花瓣随风而至,冉冉飘落于我手中的书页之上,一种不期而至的情绪油然而升,脑子里不禁想起,那个后院里美得像桃花一样的男子的清秀面容,笑了!自己原来也是这般无聊的!

“小姐。”却是小蕾的声音!

我偏过头,问:“有什么事吗?”

“小姐,婆婆让我叫你去用午膳呢!”

“好,马上就去!”别说,肚子还真饿了!将书卷就放在躺椅上,我翩然起身,迈着轻灵的步子,朝山庄的正阁走去。

到正阁时,诱人食欲的美食均已被摆上了餐桌。玉婆婆已坐定在餐桌一侧,像往常一样等我一齐就餐。她是个说不上慈祥也说不上生恶的老人家,头发像银霜一般,年纪在六旬以上,却精神极佳,健步如飞,做起事来丝毫不输给年轻人。她身上有一种让人敬畏的威严,严肃得让我有些害怕,害怕她动不动就搬出大套大套的道理来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