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撞破

第3章 撞破

当然,精尽人亡这种话夏柠笙没有说出口,因为太过羞耻和理亏,毕竟他说的都是事实。

安奕琛非常满意地看到她气结而涨红的脸,紧紧抿着的唇瓣,几乎快要被她自己咬破,不知怎么地,心情大好,嘴角牵动起一个浅浅的弧度。

他径直转过身走到衣柜边,旁若无人地除去浴巾,慢条斯理地开始穿衣打领带。夏柠笙没有惊讶的大叫,该看的都看了,该发生的都发生了,这会儿再装矜持未免矫情了。

她只是别过脸去,静静地等,从未觉得时间是如此的冗长,悉悉率率的声音更在提醒着她所发生的一切。或许她该赶快想办法补救这个错误。

她按了按太阳穴,将无处安放的眼神落在门上,强自镇定道,“安先生,昨晚是个意外,我想我们可以达成相同的默契,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吧。”

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安奕琛两道剑眉皱了皱,这话怎么听起来就那么不舒服,几个小时前还在他身下的女人,这会儿那么急着和他撇清关系,他安奕琛什么时候被人那么嫌弃过?

“你觉得可能吗?”他轻哼了一声。

“那你想怎么样?”此时的夏柠笙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急躁和激进,越是在这种关键的时候,越是要冷静。安奕琛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从事情发现到现在,他不慌张不害怕,一点都没有表现出对侄子的愧疚,反而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难道他就真的那么肆无忌惮心安理得吗?

这件事情明明吃亏的是她,为什么反倒是她处处受制于安奕琛!

两个人就这么对峙着,清晨的阳光直射进来,夏柠笙瓷白的肌肤越发显得细腻透明,眼神冷静而充满着睿智,加上美丽精致的面容仿佛一个富有生气的真人芭比娃娃。

“小舅舅,你醒了吗?开门可以吗?”

门外一道年轻的男声如平地一声雷,轰然在夏柠笙心口炸响。

虽然她没有任何动作,额上已沁出了微微的薄汗,安奕琛不动声色地看在眼里。

只有夏柠笙心里知道自己的紧张和害怕,怎么可能不害怕?敲门的不是别人,正是她的未婚夫,安绍扬。

安绍扬如果看到这副画面,她简直无法想象,她和安绍扬的婚事黄了,绝对会是一场致命性的丑闻,而且夏家的老头子恐怕会气得跳脚,恼羞成怒吧!但是,这些都不是重点,最重要的是……

“叩叩叩”每一下的敲门声都像是敲击在夏柠笙的心尖,凉意从指缝沁入了四肢百骸,寸寸考验着她的理智……

一墙之隔的门外,安绍扬同样有些惴惴不安以及口干舌燥。

“不好意思绍扬,我昨晚睡得太死,柠笙到底有没有睡在身旁实在是不太清楚……”说话的是夏柠笙和安绍扬的同学兼好友,她一副宿醉未醒又歉疚的模样,加上纤巧柔弱的外表,看上去很是无辜。

“绍扬,这是你舅舅的房间,柠笙应该不会在里面吧!”依娜说着话,眼神不断地往门上瞟。

话是这么说,但整个别墅的房间都找遍了,佣人也确定柠笙昨晚确实没有离开别墅,那么她会在哪里呢?安奕琛的房间上了锁,虽然觉得非常荒唐,但安绍扬的思绪就是不受控制地怀疑,柠笙她会不会……

“少爷,钥匙取来了。”

正在这时,女佣的声音响起,加深了紧张肃重的气氛。安绍扬犹疑地从她手里拿过钥匙,包括伊娜二人在内同时有一种悬着心的感觉。

“好了,没你的事,下去吧!”安绍扬打发了女佣。

略略迟疑了一下,他将钥匙插入孔中,“咔嚓”一声,门开了一个缝。

许是见安绍扬的迟疑,伊娜率先一步推开,走了进去。

“天哪,柠笙,你怎么在这儿!”

伊娜的一惊一乍不禁让安绍扬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英俊的面容白了又白,每走一步,脚步显得十分的沉重,视线磨磨蹭蹭了许久才往上移。

“我昨晚就是睡在这里的啊。”夏柠笙有些无辜地看着不请自入的二人。

只见穿着浴袍的夏柠笙半靠在床头,床头柜上整齐的摆放着她的衣物,一目了然的房间里空空荡荡,再无他人。

伊娜带着几分媚意的眸光渐变,环顾了周围一圈,露出了虚惊一场的表情,亲昵地迎到了床边上,伸手便揽过她的肩头,“柠笙,你都担心死我和绍扬了,我们还以为你出事了,好端端地怎么跑到绍扬舅舅的房间里来睡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