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那个来了

第4章 那个来了

柠笙听见伊娜的话脸色白了白,随即恢复常态,淡淡道,“我会出什么事,至于昨晚我可能是上厕所的时候走错了房间。”

“柠笙,昨晚房间里只有你一个人吗?”

伊娜试探地问,同时安绍扬也是存着疑虑地望着自己。柠笙感觉到今天的伊娜显得很急迫,和往日里的善解人意和温柔内敛大相径庭。今天她的脑子实在有点混乱,整件事情暂时还理不出头绪来。

“是啊,不然还能有谁呢?”柠笙讪讪道,浅浅一笑。

柠笙很少笑,平日里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面容有些清冷,在安绍扬眼里的夏柠笙一直是仙女一般的存在,明明尽在眼前,却始终隔着一层纱帐,她是神圣高洁的存在,让他舍不得一点亵渎。而她一笑,好似冰雪初绽放,美丽醉人。

安绍扬褐色的眸光紧紧地望着柠笙,伊娜揽在柠笙肩头的手不断地收紧,神色暗了暗。

“柠笙,昨晚睡得还好吗?都怪我,被那帮人灌了不少的酒,没有照顾好你……”安绍扬心有余悸,幸亏柠笙没有发生什么意外,不过,奇怪的是,小舅舅昨晚不是很早就上楼睡觉了吗?

那么他人去了哪里呢?

“绍扬,我的头还有点疼,想躺会儿。”夏柠笙不动声色地推开伊娜的手,伊娜的这种过分亲昵的动作让她极不舒服。尤其是身上残留着满是安奕琛的痕迹和味道,让她有一种如坐针毡的焦灼感。

不知道这是不是叫做做贼心虚。

“伊娜,我们出去吧,让柠笙休息。”

安绍扬是个温柔体贴的男人,对她可谓是小心翼翼地关心呵护。对于安绍扬,夏柠笙真的有几分歉疚。无论她爱不爱他,她的初衷是什么,她都不想伤害这个温和单纯的男人。

伊娜说:“绍扬,一会儿你舅舅回来怎么办,还是让柠笙睡别的房间吧!”

伊娜说的不无道理,这个房间乍看和其他主卧室没什么不同,其实是爷爷亲自给小舅舅安排的,窗户朝南,阳光充足,连面积都是略大一点的。他的行李箱已经早早地放好了,柠笙睡在这里确实不妥。

“不用为难了,我马上起来,等下有个面试。”

“柠笙,换洗的衣服一会儿我让佣人送过来。”

柠笙好不容易将二人打发出去,才惊觉一身的冷汗,她爬下床,双腿一颤,差点跌倒,不禁又暗骂了安奕琛一句‘禽兽’,勉强适应了生硬的地板,她赤着一双白嫩的脚,迟缓地走到窗户边,空荡荡的小阳台,哪还有安奕琛的人影?

欧式别墅的二楼,少说一层也有四五米,他是怎么离开的?连夏柠笙自己都没有发现,她居然在潜意识里担心起安奕琛来!

只不过她搞不清楚安奕琛的心思,他最后离开时也没有表明态度。但至少可以肯定一点,安奕琛暂时不会泄露这件事情。

柠笙迅速地洗了一个热水澡,身上才感觉好过一点,就是身上仍旧酸疼。整理妥当出来的时候,瞥见女佣已经在整理床单,“等等……”她出声阻止道,年轻的女佣抬头问,“小姐,怎么了?”

夏柠笙大脑飞快地转动,正寻思着该用什么借口打发女佣,这时,伊娜跑了进来,催促她好了没有,她不由得双眉微微蹙了起来,老实巴交的女佣一时之间搞不明白,柠笙眼睁睁地看着她将整张被单,白色的床单上一抹鲜艳的红色乍现在众人视线中。

伊娜眯起带着几分媚意的眼睛,可疑地望着柠笙。

天知道柠笙在心里咒骂了安奕琛千万遍,这个没节操的男人,他知道随身携带套套,怎么就不知道处理一下善后工作?小纯洁果然伤不起!

柠笙腹诽过后,面不改色,只是略带抱歉地看着女佣,说道,“不好意思,我想问一下,你有卫生棉吗?我那个突然来了……”

女佣愣了愣说她那有,很快就送了上来。

二人一同下楼,伊娜最后回头看了一眼,喃喃:真的是月经吗?玫红的唇瓣不由得弯起一个暗含深意的弧度。

“安伯父,伯母,早!”

餐厅里,安家众人在阳光充裕的餐桌上用早点。伊娜是安绍扬和夏柠笙的同学,在安家混了个熟脸,加上嘴巴甜,讨得安家长辈的几分喜欢。

“柠笙,伊娜,吃了早饭再走吧。”安绍扬喊道。

夏柠笙一一打过招呼,缓缓走到安绍扬旁边的座位坐下,只见主位空着,安家的老爷子不在。说不上为什么,她有点怕安老爷子。

相比柠笙的拘谨,伊娜自来熟多了,咧唇一笑,“不好意思,伯父伯母我又跟着来蹭吃蹭喝,顺便当灯泡,你们可别嫌我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