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被威胁了

第7章 被威胁了

柠笙的表情是完全震惊的,因为刚才安绍杰在她耳边悄悄的说:“柠笙姐姐,我都看到了,昨天晚上你进了奕琛舅舅的房间,还有早上的时候,奕琛舅舅从阳台上面爬下来,连衣服都没穿好……柠笙姐姐,至于我会不会告诉别人,那就看你的表现了!”

刚才他是在威胁自己吗?

她被一个小孩子威胁了吗?

他真的是一个7岁的孩子吗?

今天的意外太多了,简直震得夏柠笙七荤八素,尽管她已经做到非常理智、淡定和冷静,依旧无法缓解这些混乱。安家的人,或许除了安绍扬,每一个都不简单。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到时候再说吧!

如果真的瞒不住,那就鱼死网破吧,大不了和老头子撕破脸,她离开夏家又怎么样!

“等等。”

“琛少爷。”早上替安奕琛收拾房间的女佣小佳在显得脸颊绯红,手足无措,眼睛不知道往哪放。安奕琛俊美无俦的外表,迷人的浅笑,低沉而含着磁性的嗓音,无一不让她脸红心跳。

小女孩的仰慕在安奕琛眼中已经是见怪不怪了,“你手里的是什么?”

小佳结结巴巴地回答:“琛少爷,这是被……夏小姐……弄脏的,夫人让我扔了……”身后抓着一团白乎乎的床单,虽然她已经尽力往后面藏了,眼尖的安奕琛眸光闪过一丝腥红,随即薄唇勾起一抹别有深意的弧度,“我来帮你处理,刚刚大嫂好像在找你。”

“是么,那好吧,谢谢你琛少爷……”小佳一脸羞涩的将床单递了过去,又不时地偷偷抬头看安奕琛一眼,如小鹿般惊恐的收回视线。

“琛少爷,那我走了。”

小佳磕磕绊绊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安奕琛幽蓝色的眸中,顿时眸底的笑容消失的无隐无踪。

“奕琛,你到我书房来一下。”

不远处的草坪,头发花白,精神矍铄的老人拄着拐杖,正一脸凝重地将方才的画面尽收眼底,看上去面色红润步伐稳健,手里上等的紫檀木拐杖倒显得有几分多余。一时之间倒分辨不出他的态度来,安奕琛摸了摸鼻子,眼睛微微眯起,老头子今天没有去公司?

脚步漫不经心地跟了上去。

安耀光的书房,宽敞而幽暗。一进门,一股淡淡的檀香味飘了过来。楠木书案上一只镂空雕花方鼎熏着香,安耀光靠在椅子上,穿着一身复古的唐装,身后是整面墙的架子,摆放着的大约是明清时期的瓷器、陶俑、瓷瓶等等价值贵重的藏品。不知道的,还以为进入了富贵的书香之家。

这是安奕琛第二次进入安耀光的书房,平时书房的门都是上锁的,没有老头子的允许,安家谁也不准擅自入内。

他记得十几年前的时候,偷偷进来过,发现了……最后被老头子狠狠地打了一顿,后来因为母亲的缘故出国至今,记忆中的一切都未变。

“奕琛,这几年你过得怎么样?”

安耀光欲言又止,神情中隐隐透着几分愧疚之色。安奕琛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嘴角边勾起的弧度仿佛有那么点嘲讽的意味。

“你说呢?”他不经意地反问,眸光深邃,让人轻易看不出喜怒哀乐来。

“我知道你还在为你母亲……”

“你到底想说什么?”安奕琛直接打断他的话,袖口下的拳头紧了紧,眉心微蹙。

“你这次回国就留下吧,你毕竟是安家的一份子,我已经给你安排了职位,明天去公司上班!”安耀光不禁放缓了语调,依然无法掩饰他话语中的命令口吻。

“工作的事就不劳您费心了,我自己另有打算。”

“你大哥做事中规中矩,碌碌无为,绍扬又太年轻,绍杰更是指望不上,安氏的未来……”

“真的想让我进安氏吗?”安奕琛忽然抬起了眼眸,直视着安耀光,眸中闪过一丝狡黠,顿了顿,“除非……”

他的眸光幽深,转瞬即逝的阴鸷让人不禁联想到潜伏在黑夜深处的猎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给你致命的一击。

“除非什么?”

“把你的位置让给我,怎么样?”他挑眉,试探并挑衅地问,却是真真切切说中了安耀光的要害。

“放肆,有你这么跟自己的父亲说话吗?”

安耀光激动地站了起来,整张脸黑沉了下来,满面怒气,身体微微颤动着。

“听听你的声音中气十足,活个一百岁应该是没问题的,就当我没说过吧!没什么事,我先出去了!”

安奕琛说完,也不等安耀光回答,便离开了房间。

“岂有此理!”

几分不羁几分玩世不恭的口吻,猛窜入安耀光心火,掌心往桌案上重重一拍,望着安奕琛背影的眼神变得晦暗不明起来,嘴角微微抽动。他下意识地拨了拨手腕上的一窜白色的玉珠,那玉珠光泽略显陈旧,表面粗糙,看上去年代已是久远。

“霍九。”

一名身材瘦长的中年男子闻声进来,他左脸上有一道长长的伤疤,甚是吓人。

“老爷,您有什么吩咐?”霍九是安家的管家,安耀光最器重的左膀右臂。此时,他毕恭毕敬地屈着腰,小心翼翼,一副衷心的模样。

“你去给我查查安奕琛,这小子回国都干了些什么?”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