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报到

第8章 报到

虽然诸事不顺,但不影响夏柠笙去研究所面试。

柠笙大学里主修的专业是文博系,很冷门的一个专业。因为很多师兄师姐毕业之后找不到专业对口的工作,改行的或者重读专业或当文员的比比皆是。并且就算成为内编人员之后,薪水通常不会很高。

与其说是面试,不如说是报到。柠笙的主学教授,G大严崇明严教授已经写了推荐信给文物研究所的所长,进研究所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

安老爷子早就对她抛出了橄榄枝,让她毕业之后去安氏工作,安绍扬不知道提了多少次。因为她的坚持,也就不再勉强。

她从小就对铜币、瓷器、金石玉器、宝石古玩等比较感兴趣,偏爱历史地理,到了大学,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文博系,迫不及待地想要与那些镌刻着古人真实面貌承载着厚重历史的珍贵文物亲密接触。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原因。

“师妹,欢迎你加入我们研究所!”

夏柠笙险些忘了,高她两级的同系师兄雷和平早进了研究所两年,只是师兄那热情的性格她实在吃不消,婉拒了他的熊抱,这厮一脸怨念。

研究所的安全措施不是一般的戒备森严,都快赶上警局的架势。高墙之上布有电网,大门口四名执枪的警卫。如果不是雷和平出来接她,通不过门口的指纹记忆锁,还真进不去。

第一天来报到,所长正好手头有事,雷和平全权接待。她大致地熟悉了一下环境和场地和同事,以及她接下来的学习和工作重点。大半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了,傍晚的时候,安绍扬给她打了电话,安老爷子让她去安家吃晚饭。

早已疲惫不堪折腾了一天的夏柠笙哪里还敢去安家,大的小的都危险,推说身体不舒服婉拒。安绍扬马上便说要陪她去医院检查,不放心之类的……柠笙没答应,安绍扬也就不再三强求,只是让她好好休息。

回到夏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比起安家来,夏家只会显得更加的阴冷寂寥。偌大的别墅熄了灯,一片黑暗。

这是老头子古怪的习惯,八点熄灯就寝。

夏柠笙轻轻地打开钥匙进门,高跟鞋敲击地砖上的声音显得异常响亮,在别墅中回荡着,听着有些阴森可怖,柠笙却面不改色,不以为然。

她走到楼梯口,突然,肩上一沉,她呼吸一滞,一股凉意自足底窜了上来。

夏柠笙僵硬的转过身,“柠笙。”身后略带厚度的男音传来,她调整了呼吸,低低地喊了声,“爸爸。”

面前的男人从阴影处走近,借着月光,可以依稀辨认出一张成熟儒雅而不再年轻的脸,面部轮廓略显削瘦,眉宇间更是有几分沧桑,正是夏柠笙的父亲夏启涛。

“怎么那么晚回来,是在安家吃的晚饭吗?”

“嗯。”夏柠笙模棱两可地吱了声。

父女俩一时无话。

夏启涛看着眼前这张酷似其母、美丽清雅的脸庞,顿时目光变得深邃而炽热,像是陷入了某种回忆之中。

柠笙当然知道夏启涛的眼神代表什么,母亲,这个字眼,对她而言,陌生又遥远,她的感情是复杂矛盾的,又爱又恨,却是难以割舍。

“爸爸,我先上楼了。”

“蹬蹬蹬”的脚步声越来越轻,直到夏柠笙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尽头,夏启涛许久才收回视线,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表情即是叹息又是无奈,以及另外的复杂情绪。

转眼夏柠笙在研究所里已经渡过了半个月的时间,大学里学的都是一些书面上的课程和理论知识,虽然严教授也常带她们“实践”,校区设有一个博物馆,具体近距离接触和剖析到底是不能和研究所相提并论的。

研究所的闵向学所长兼G特约教授更是这方面的权威专家,他和严教授是同学。柠笙在校时成绩优异,刻苦上进,又有严教授的推荐,自然让闵所长十分看重。当然,研究所的工作是一阵一阵的,最近,所里在忙几件出土至汉代的文物,听说是在附近的县的某个村子里村民种地时挖掘到的,闵所长带着所里的同事已经做了实地的勘察,没有其他的发现,只是把几件文物带了回来。

柠笙不禁有些遗憾,要是早来上个几个月就好了。眼下,她跟着几个前辈学习鉴定,以及一些修复的技巧。学习工作的时候,倒是让柠笙专注得暂时忘了安家的事,安绍扬每日必有两个电话,他刚刚进入安氏,毕竟是初出茅庐的大学生,要学的东西很多,自然是忙碌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