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慢慢写

第9章 慢慢写

一来二去,夏柠笙和安绍扬这对订了婚的情侣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见面。

早上的时候,夏柠笙顶着两个熊猫眼来研究所,雷和平笑着打趣说:“是不是昨晚和男朋友约会去了?”

雷和平鼻梁上的眼镜一推,笑得几分贱贱的,却让人生气不起来。有时候雷和平说话真的挺搞笑逗乐的,也是所里的一大活宝,相处下来倒也融洽。

“小夏,这次的报告你来作吧。”闵所长刚刚将最后一组磨损比较严重的汉代陶罐修复好,揉了揉大阳穴。

“我?”夏柠笙惊讶的问,“所长,我才刚刚来,这好像不太好吧!”

“我相信你,而且老严的眼光不会错的。”

“那好吧,我尽力!”

夏柠笙有点受宠若惊,这对她而言是一份殊荣,也是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小夏,好好干,报告不急,慢慢写。”

闵所长拍了拍她的肩,眼神中透着欣赏和鼓励。

这些天她的胃口不是很好,中午去了趟卫生间,刚走进了隔间,尖锐的女声跟着刺入耳。

“美姿,新来的叫夏柠笙的你知道吗?”

“怎么了?”

“我刚刚听见所长说这次的报告让她来写,你说气不气人,她来了才多久,所长居然让她来出这种风头,我说就算轮不上我,至少也该是你啊……”

“玲玲,你不要那么激动,也许人家就是有过人之处!”

“就是,瞧她那张脸就是个狐媚子,所长就算是上了年纪至少是个男人么,男人么都一样……”

“……”

这两个女人夏柠笙当然认识,说八卦的那个叫刘玲玲,和雷和平是同一年进来的,工作认真好坏与否她不知道,总之在背后说人,人品作风上是存在问题的。另一个顶着市长侄女的名头,闵所长碍于市长的关系破格收入,其实她只是对这个行业感到新鲜和好奇,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所里的人早就见怪不怪了。

明知道她们属于嫉妒的心理,她不是圣人,心情多少会不舒服的。

从二楼往窗外看,高墙内,一排枫树迎风而立,开得正好,鲜艳似火。再过来是一个小小的水池,旁边一段鹅卵石铺就的小路,一个清姿绰约,优雅挺拔的背影自视线中缓缓地走入大楼。

她收回视线,没怎么在意,毕竟研究所也有其他科室或者来参观的领导以及业内的同行专家,她不认识很正常。

柠笙走到实验室里,便感觉到今天的气氛有些古怪。所里除了档案室以及储藏室的同事女性居多,实验室里基本上男的,也就柠笙和刘玲玲以及打酱油的娄美姿。

刘玲玲和娄美姿杵在一堆,窃窃私语,面色潮红,眼神闪烁。

“所长,上面局里来了电话,让你接一下……”雷和平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闵所长正带着另一个男人仔细地作着介绍和讲解,依柠笙看来,能够值得所长那么劳师动众对待的,必定不会是简单的人物。

“不好意思,我失陪一下,这样吧,安总,我让其他人带你参观一下研究所。”闵所长视线扫了一圈,大家各自忙碌着。

这时,娄美姿不经意地拨动了耳边的烫染过的卷发,故作姿态地走了过来,难掩语气中的激动和迫切,“所长,我手头上没什么事,要不然就由我给这位先生做向导吧!”

“闵所长,可以让那位小姐给我作介绍吗?”

夏柠笙刚刚在戴手套和口罩,蓦地一记男声如魔音穿耳。昨天夜里她梦到了这个声音,在她耳边轻轻地呢喃,“宝贝……”

那夜的一幕幕亲密的画面渐渐清晰起来,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却独独记不起是如何起始的,她害怕这个和她有过肌肤之亲的男人。

除了想不通之外,她更想逃避和忘却。这不是夏柠笙的风格,遇到困难逆流而上,而在这件事情上,她完全处于被动的状态。她明明知道逃避不能解决问题,她和安家存在着的千丝万缕的关系,根本避无可避。

夏柠笙从来没有想过再次见到安奕琛是在这样的情形之下,那么的猝不及防,直面而上。他穿着一身风衣,身姿修长而挺拔。眉眼深邃英俊,气质翩然儒雅,幽蓝色的眸光深深地望过来,眼神仿佛带着招牌式的浅笑。

夏柠笙一震,惊得说不出话来。被安奕琛的视线和话语所影响,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自己的身上。而此时,娄美姿更是气煞了一张俏脸,又羞又窘,看着夏柠笙的眼睛里充满了嫉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