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赞助商

第10章 赞助商

当初进研究所的时候求了市长伯父很久他才同意的,偏偏实验室里的工作枯燥得很,又脏又烦,真正到外面去挖掘,所长又不带上她。研究所里的男人一个比一个古怪,书呆子,看了就讨厌。

今天吧好不容易有个让她看着顺眼的男人,她娄美姿可是G市第一名媛千金,身份高贵,市长伯伯更是把她当作亲生女儿对待,G市有谁不知道。这个姓安的是什么来头,竟视她的主动于无物,还让她下不了台。夏柠笙这个女人更是讨厌,一来研究所就抢光了她的风头,所有书呆子或惊艳或爱慕的目光投向她,闵向学一大把年纪了头脑发昏,凭什么那么看重她!气死她了!

原本她是打算离开研究所的,现在她改变主意了。夏柠笙,你等着!

“小夏,那你就辛苦一下。”闵向学顺手推舟地道。他虽然是一所之长,却平易近人,一点架子没有,更多的时候像一位慈爱亲切的长辈。

“所长,我报告没写好……”夏柠笙下意识地推脱,安奕琛这是干什么?他想让所有的人知道他们的关系吗?抑或是他们的暧昧?在外,她从未以夏氏集团千金的身份自居,包括和安绍扬的订婚,都只是在报纸上略略带过,并没有附属照片之类的信息。

她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她不需要大张旗鼓。

“夏小姐,难道不愿意吗?”

他再度出声,笑靥如花。在柠笙听,横竖都有挑衅的意味,安奕琛,非要跟她过不去吗?她眼神渐冷,肢体僵硬,紧抿着唇不作声。

场面有些僵持,不时地传出窃窃私语。闵向学双眉不自觉地收紧,唇瓣发干。雷和平见机偷偷地凑近夏柠笙,小声耳语:“柠笙学妹,这个安总可是我们研究所的赞助商,我们研究所的研究经费可是全拴在这主身上,你可不要随便得罪掉。”

安奕琛的眼睛微微眯起,笑意尽收,没有说话。

夏柠笙不知道其他地方是不是这样,文物挖掘的经费一向审批较为困难,不到万不得已上面就按着不批。更何况有时候遇到一些当地的村民思想觉悟不高将文物占为己有,所长无奈之下只能高价收购,有时候即便是警局出面也空手而回。他实在是心疼那些文物如果保存不当或者转卖将会磨损到什么程度……因此研究所里的经费一直处于非常紧缺的状态,即便是她们所在的实验室大楼等都年代已久。

现在出现了一个赞助商,还不得当菩萨一样的供着。

“小夏,那个报告不急……”闵向学算是看出来了,这两人可能认识,而且不是一般的朋友关系。

“好的,所长。”

“安先生,这里是我们的储藏室……”

她穿着白色的工作服,头发盘成了一个干净清爽的丸子头,露出光洁白皙的额头,容貌清丽动人,不失年轻女孩子的朝气,面不改色的侃侃而谈,极具专业性。如果能够忽略她故作严肃,不情不愿的表情,或许就完美了。

收回视线,安奕琛一直扮演着一个静默的听众。

“安先生……”

“夏小姐,你我之间未免太过生疏了吧。”他倒要看看她能够伪装到什么时候,当真如表面上看到的那般冷静和镇定吗?

他缓缓地靠近她,属于安奕琛特有的气息笼罩下来。夏柠笙下意识地后退着,直到被逼近了墙面,他俊美的脸庞近在咫尺,炙热的呼吸吞吐着。脑海中突然浮现昨夜的春梦,除了自我反省之外,脸红心跳的画面在眼前重叠挥之不去,一股燥热自心脏处窜上了脑门,完全是不受控制地。

“你的脸很红。”他低沉的嗓音像是沙粒在肌肤上轻轻刮着,看不见,摸不着,但就是准确地刺激到她的敏感点。夏柠笙只感觉到在他面前毫无招架之力,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迷蒙的眼神逐渐清醒过来。

“安先生,这里是公共场合,请你放尊重一点!”夏柠笙慌乱地推了他一把,有一瞬间表情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只一会又恢复正经严肃的态度。

安奕琛并不生气,反而挑高了两道修眉,“哦?那私底下就可以吗?”

“你……到底想怎么样?不要告诉我你到研究所里是巧合?”夏柠笙警惕地打量着他,“你以为我会相信吗?”

安奕琛收敛了笑容,漫不经心地道:“安小姐,未免自视甚高,嗯?自我感觉良好?”

言下之意,他犯不着为了一个女人花费那么多金钱和时间,她身上根本没有什么值得他所图谋的。

也许真的是巧合。但是他轻蔑的态度依旧让柠笙感到不舒服。

“还是你很留恋那一晚?嗯?”

他特意拖长了尾音,言语中极具暧昧。

他的眼神和表情以及神态变化得极快,夏柠笙真的看不懂,分不清他真正的目的,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