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饭局

第11章 饭局

“安先生,那件事情对你对我都没有好处,我希望你不要旧事重提。我们的关系仅限于,我是你侄子的未婚妻。而在我的工作上,我们是陌生的,可以吗?”夏柠笙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心平气和地说。

“夏小姐,在理论上我完全同意。”

“你是在耍我吗?”

“夏小姐,如果你每次见到我的时候表情能够自然一点,把我当作你未婚夫的舅舅,我想我们的相处会更加融洽,而不是像刚才那样,随便一个人就能猜得到我们的关系。”他正色道。

安奕琛这一点倒没说错,大概是做贼心虚的心理,夏柠笙在他面前总是不能做到平心静气。刚才差点让闵所长下不了台,她怎么能因为私心而影响了工作?

“安总,晚上不知道你有安排吗,我们所长请你吃饭?”

就在柠笙自我思考和检讨的时候,雷和平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差不多快五点,临近下班。

“夏小姐一道去吧?”安奕琛摸了摸指间的尾戒,状似不经意地说。

雷和平推了推眼镜,眼睛滴溜溜地转,生怕夏柠笙不答应,“师妹,难得所长请客,就一起去吧!”接着暗里使了好几个眼色。

“好吧。”

夏柠笙,专业一点吧。

“师妹,刚才我真担心你会甩脸?你和这个安奕琛有过节?”

两个人独处时候,雷和平神神叨叨地问。

整个研究所里知道夏柠笙订婚有男朋友的只有雷和平,首先他比女人更八卦,其次他的观察力特别强悍,让他嗅到了一点蛛丝马迹还不打破沙锅问到底。

“我知道了,难道他是你前男友?”雷和平耸了耸眉,镜片中精光一闪。

夏柠笙白了一眼一惊一乍的雷和平,决定不能由着他继续胡言乱语下去,“他是我男朋友的舅舅。”

“我知道你想问我男朋友的年纪,甥舅俩相差不大没什么奇怪的。”不等雷和平发问,夏柠笙已经自顾自说完。

雷和平嘿嘿一笑,摸了摸脑门,心道,要说她和安奕琛没什么特殊的联系,刚才至于那么大反应么!他适时地但笑不语。

润古轩。

G市一个比较雅致,富有古韵气息的酒楼。

闵所长本意是今晚的饭局少几个人,安总似乎不是一个喜欢喧闹的人,一个对文物历史有着特殊爱好,慷慨大方的海归,必定不会是纵情声色的肤浅之辈。夏柠笙是安总点名的,二人应该是旧识。他实在是被娄美姿这个丫头烦死了,又不好直接拒绝,死乞白赖地非跟着来,弄得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很明显,安奕琛对娄美姿是没兴趣的。他更不屑于做拉皮条的勾当。

复古的雅间,中式的八仙桌,仿明清的古董花瓶摆设,若不是头顶上的一盏西式的水晶灯,还真得有几分身处古代恍如隔世的感觉。

“安总,您公司是做什么的?”

一入座,娄美姿的目光恨不得黏在安奕琛身上,还有刘玲玲,也差不多,碍于娄美姿的关系,不敢太过明目张胆。夏柠笙在想,如果安奕琛可以吃的话,早就被二女给生吞活剥了。

安奕琛英俊的面容上始终保持着优雅绅士的浅笑,感觉很好相处的样子。娄美姿越来越得寸进尺,毫不矜持。

“做一些投资。”安奕琛回答简洁明了。

这个人穿得很低调,识货的比如她娄美姿一眼就看出来了,都是一些国外的低调的大品牌。安奕琛简直是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G市的那些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富二代官二代跟他没法比!

夏柠笙从他们的对话中多多少少知道了些情况,安奕琛果真是不简单的,他在国外的时候就自己开公司,现在已经把重心转移到国内来,大概是风投之类的高风险高收益的行业,柠笙不甚了解。

他随随便便就捐出个一百万来,绝对是大手笔。夏柠笙实在想不出安奕琛的动机,他像是钱多了花不了的慈善家吗?

一顿饭下来,安奕琛谈笑风生,除了柠笙有些不自在,大约是宾主尽欢。

局散,娄美姿恋恋不舍,追问,“安总,你接下来有没有安排,要不然我们去酒吧坐坐,唱唱歌怎么样?”

“抱歉吴小姐,我有早睡的习惯。”安奕琛绅士的拒绝,从他一本正经的表情上完全看不出是推托之词。

“这样啊,安总真是一个新好男人,不抽烟,不喝酒,生活作息又那么规律。”最关键的是没有女朋友,娄美姿不禁心花怒放,“我的司机今天请假了,安总可以送我一程吗?”

“当然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