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他来了

第14章 他来了

“你这个虚伪的女人,敷衍我是不是!今天我就要得到你!”

“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夏柠笙自问没有说错什么话,或者是刺激到他。小周像是变了个人似的,扑到了她的身上,发红了的双眼失去了理智一般,粗鲁的撕扯着夏柠笙胸前的衬衫扣子。

她只觉得头晕眼花,胃里一阵翻涌,和普通遇害的女人一样,死马当活马医地大声叫喊着:“救命啊!救命啊!”

“不许叫!”

小周对“救命”这个字眼相当的反感,毕竟声音弄得太大,会被人听到的。可是夏柠笙的叫声连续不断,着实让他烦躁不堪,“啪……”的一下,反手过去就是一个耳光。

柠笙的左脸立时火辣辣的一片生疼,说话都不利索了,“小周,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么做会有怎样的后果,你的家人会怎么看待你?但是如果你现在放了我,我不会报警,我们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他阴恻恻的一笑,“你当我是傻子吗?”他从床头取过一块帕子,自言自语的道,“本来不想给你麻醉的,现在看来,也只能这样了,谁让你不听话!噢,还有忘了告诉你,这种酒精麻药会让你全身瘫软,意识却是非常清醒的。”

“不要……”

夏柠笙在这一刻惊恐上升到了极点,肌肤上的毛孔战栗不已。和安奕琛稀里糊涂的那一次最起码称得上“你情我愿”,此时此地,她感到无比的屈辱和无力,让她清醒地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人欺辱,是比死还难受!

谁能救救她?

母亲年轻慈爱的面容依稀浮现在眼前,她替自己扎麻花辫时,镜子里那专注的模样……以及她幼年时,发现母亲突然消失时,每个惊恐的,难以入眠的夜晚历历在目。

她知道是麻药起了作用,因为即使连大声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对方正在一步一步地解她衬衣上的扣子,一双令她十分恶心的手在肌肤上四处游移……

她闭上眼睛,对不起,母亲。

夏柠笙只是一个外表看上去坚强,内心脆弱的女孩。

“你哭了?”

不知道多久,头顶上方传来了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难道是产生幻觉了?但是身上确实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

她睁开眼睛,迷蒙的目光落入了一对深邃的眸中,不似往日般嘴角的戏谑和浅笑,此刻他的表情是严肃的,面部紧绷着的好像还有一些紧张。

紧张,他担心自己?安奕琛怎么可能会担心自己?

不知道为什么,夏柠笙想哭,但她忍住了。想反驳他,嗓子哑哑的,说不出话来。

原来她哭了,记不清,大概有十几年没有流过眼泪。

柠笙复又闭上了眼睛,她从来没有想过,在和安奕琛有了亲密关系之后,她陷入无比狼狈屈辱的境地之后,再次被他目睹。

自惭形秽吗?

她没有任何力气思考,会如何被他耻笑,但是对方似乎没有那个意图。

过了一会儿,夏柠笙感觉有点冷,力量恢复了一些。一双灵活的带着热度的手在她的身上婆娑着,这会子的触感异常的清晰,身体依旧不能做什么大的动作,在轻微地挣扎了一下之后,果断放弃。

虽然是闭着眼睛,她清晰的感觉到,安奕琛修长的指间轻柔地小心翼翼地替她扣上散开的纽扣,关于害羞这一点,似乎不在柠笙的考虑范围之中。

时间是如此的缓慢,出租房里安静得仿佛只有她的心跳声,一下快过一下。以及他悉悉率率的厮磨无端的让她联想到旖旎的夜晚……

天哪!

她是疯了吗?

夏柠笙惊出了一头冷汗,发热滚烫的脸颊在她的理智驱使之下迅速地冷却恢复常温,夏柠笙啊夏柠笙,你到底在想什么?还有廉耻不?

她睁开眼睛,极力让自己忽视安奕琛低俯着的身躯,橘黄色的灯光下,将他棱角分明的面部线条勾勒得异常的柔和,黑长浓密的睫毛下是一对专注的眸子,这样细腻的感觉像是羽毛划过心房,惊起一层一层的涟漪。

她真的是疯了?

居然被安奕琛给蛊惑了?

安奕琛似有若无地轻笑了一声,夏柠笙慌乱的收回了目光,闭眼假寐。

“你的心跳得好快。”

“扑通”“扑通”一声声的如捣鼓般,容不得她狡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