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醋意

第15章 醋意

安奕琛唇边的弧度愉悦地扩大,眼角弯起无声的笑意。

初次见到她,美丽出众,典雅大方。与她的亲密接触,清纯冷艳的外表下妖娆妩媚,勾魂摄魄。再次见面,她排斥惊慌,装作不认识。

而此刻,她柔弱的仿佛似一朵小白花,脆弱的随时会折去一般。

这是安奕琛第二次说这种话了。

“有点冷。”她一开口,发觉可以说话了,语气冷冷的,但绝对不乏欲盖弥彰之嫌。

她缩了缩胳膊,安奕琛脱下风衣外套将她包裹住。即时,一阵暖意缓缓升起。蓦地,身体腾空,突然失去平衡的夏柠笙几乎是下意识地环住了安奕琛的脖子。

安奕琛满意地勾起了一抹浅笑,步子迈得极平稳。

夏柠笙有些窘迫,想要抽回手,却听到头顶上方低沉的声音漫不经心地警告道:“想摔下去,你就放手好了!”

柠笙的性格是极要强的,从这段时间她面对各种突发事件就可以知道。

但是,她没有任性,任性不该是夏柠笙该有的性格。

安奕琛的双臂强健有力,整个鼻腔,都是属于他特有的味道,不含任何香水和精油,清淡舒适,她不禁放松了绷着的身体。

一路无语。

现在已经是十一点多了,夜深人静,比之刚才更为寂静。

她的心境截然不同,完全没有来时的迷茫,惊恐和森然。

“放我下来吧。”走出巷子口的时候,夏柠笙突然说。安奕琛抱着她差不多走了二十分钟,仍然没有放手的意思,难道他不累吗?

“你确定?”安奕琛迅速地瞥了她一眼,夏柠笙似有若无地点点头。

完全是猝不及防地,他手一松,夏柠笙整个人因为失重往下掉,惊讶声掩在喉间没有发出来,双臂仍牢牢地圈着他的脖颈。

像是意识到双方过于亲密的动作,她触电般地松开了手,可能是刚才的麻药还没有散,一下子头晕目眩起来,眼看着刚刚站稳的身体往旁边栽倒……

“每次都那么不小心。”

安奕琛轻轻松松地一手揽住了她纤细柔软的小腰,嘴里责怪的情话说得极是暧昧熟稔,好像一对相恋多年的情人,彼此之间打情骂俏。

夏柠笙的心跳出了嗓子眼,身体结结实实地扑到了安奕琛的怀中,怔怔的抬头,一双通透的清眸撞进了安奕琛古井无波的眼中。她真真切切地从对方的幽深的眸中看见了自己的某种悸动和不安,这种感觉令她不安。

有一瞬间她竟认为他的目光是深情的,可是逐渐地被他眼底迅速扬起的戏谑所代替,夏柠笙嗡地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她再度飞快地抽离他的怀抱,保持一定的距离。她告诫自己,即便是对安奕琛有特殊的感觉,可能是传统的雏鸟情结在作祟,毕竟安奕琛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刚才那个人……”

“我已经找人处理了,他会永远消失在G市。”

夏柠笙不是圣母,她不会为那个人求情。虽然理论上来说,自己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

报警是绝对不明智的做法,安家和夏家绝不容许存在这种绯闻,即便她夏柠笙毫发无伤,同样会被媒体狗仔大肆渲染而声誉受损。

也幸亏她没有求情,否则安奕琛得重新认识一遍夏柠笙了,太过脆弱太过善良愚昧或者心狠手辣都不会是他所欣赏的类型。

“谢谢!”嘴里嗫嚅了一下,喉间酸涩得滚动着,夏柠笙艰难而真诚的说着。

说心里完全不介怀是骗人的,安奕琛知道她好多秘密,对她时时刻刻都是一个威胁。如果能不管不顾地抛开一切,或许不会像现在这么矛盾和患得患失。

“很晚了,我送你回家,你家人该担心了吧!”

今晚的安奕琛异常的体贴和绅士,她没有问安奕琛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反而显得矫情。到底她是错看了安奕琛呢?那么娄美姿呢?

家人?

夏柠笙毫无血色的唇边浮现了淡漠讽刺的弯度,漆黑的眸底却是一片空荡荡的,流露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忧伤。不愿泄露太多的情绪,她淡淡地道:“麻烦你把我带到附近的酒店就可以了。”

她当然知道这个时候掏出手机,一定有夏启涛的未接来电。

今晚,她不想回那个家。

夏柠笙坐上了安奕琛的车,副驾驶座位上,还残留着淡淡的香水味。她的鼻子特别的敏感,这是娄美姿的味道。

“我好像打搅了安先生的好事。”明明不该说的,夏柠笙在话出口的同时就后悔了,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