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张开爪子的模样

第16章 张开爪子的模样

如预料中的,他笑笑道:“夏小姐这是在吃醋吗?”眸中的笑显得意味不明,带着一种膨胀的骄傲。

她不甘示弱:“你认为可能吗?”

“你知道吗?我还是比较喜欢看你张开爪子的模样。”

把她当动物吗?

夏柠笙沉默不语,潜意识里非常排斥和安奕琛的亲昵,他们才认识不久,关键是他们不应该是这样的。

“这里是哪里?”过了许久,夏柠笙察觉车停下了,外面并没有酒店,而是G市某高档公寓。

“我的私人公寓。”理所应当的口气。

“我住酒店就可以了。”每一次见到安奕琛的时候,夏柠笙就在下定决心,必须要和他划清界限。偏偏事情的发展由不得她控制。

“你是在害怕吗?”

他的气息突然窜过来,上下打量着她,他的眸光在漆黑的夜里看不出原本的色彩,却能够洞悉人心,柠笙在他面前仿佛无所遁形。这当然可怕极了,她最怕的是被他看出连她自己都刻意回避、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安先生似乎管得太多了。”

安奕琛在她面前表现出来一直都那么有绅士风度,给人很好相处的错觉,但究竟是不是呢?

“好吧,随便你。”

出乎意料地,安奕琛发动了引擎。然而,下一秒,他轻描淡写地说道:“听说G市的狗仔队会在每个酒店门口候着,专门偷拍……”

至于偷拍什么,那就不言而喻了。

“停车吧。”

反光镜里,闪光灯稍纵即逝,安奕琛眸光一闪,唇角动了动,下颌泛起了一个意味不明的弧度。

无论夏柠笙有多么不情愿,此刻她人已经在安奕琛的公寓里。其实她根本不用担心安奕琛会对她做什么,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过了。

精装修的公寓,格局大都千篇一律,没有什么特别的。从环境和摆设上来看,安奕琛应该还没有住过,他回国才没几天。

“钥匙我放在桌上。”

安奕琛交代了几句话,夏柠笙逃也似的躲进了房间里。

将房门反锁之后,她无力地扑到在柔软的床上。狭小禁闭的空间给了她足够的安全感,方才的一幕惊心动魄,被安奕琛的到来冲淡一些,多少还心有余悸。脑子里乱哄哄的,今晚发生的画面交织在脑海中轮番上演,多重复杂的情绪在心口涌动。

手机铃声如同十二点的钟声嘎然响起,夏柠笙惊了一大跳,十几通的来电,有三通是夏启涛的,其他都是安绍扬的。

“柠笙,你终于接电话了,我很担心你……”

安绍扬焦急的声音出现在电话中,夏柠笙忽然想到刚才忘记了给安绍扬打电话的事情,“对不起,不小心调了静音,刚刚才看见。”短短的几天,在安绍扬面前撒谎,几乎是下意识地,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明天我们见个面,晚上一起吃饭好吗?”

“……好吧。”

一对订了婚的情侣半个月没见面了,安绍扬的请求不过分,尽管柠笙不知道明天该用什么样的情绪来面对他,还是答应了。

挂掉了电话,她重重地吐出一口气,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打开房门,客厅里灰蒙蒙的一片,窗外的灯光映射进来,呈现出朦胧的静谧沉寂。

安奕琛应该是离开了吧,茶几上静静地躺着一窜钥匙,上面有一颗泛着蓝光的钥匙扣,刚才似乎听到了关门声。

浴室里,氤氲的热水泡得夏柠笙精神懈怠,紧绷了一天的身体得到了放松。缓缓闭上眼睛,母亲手中的余温,夏老爷子眸底的冷意,安绍扬阳光纯净的笑容……以及猝不及防从脑海中跳出来的俊美脸庞,安奕琛。

她和他的世界本没有交集,或许她该终止一个错误。

直到水凉了,柠笙才从浴缸里爬起来。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她好像没有换洗的衣服,而地上皱巴巴脏兮兮的一团,确实穿不上去。套上宽大的浴袍之后,柠笙立即有了主意,不想打电话让别人送衣服来,不如洗了。

晾完衣服回到客厅的时候,夏柠笙赤着一双白嫩的脚,头发半干不湿的,漆黑的眼睛扑闪闪的,像极了一只萌萌的小兔子。

在安奕琛看来,卸下清冷外衣的夏柠笙似乎更讨人喜欢。

“你……你怎么没走?”她语塞。

“我为什么要走?”他姿态悠闲,风姿绰约地靠在沙发上,微眯着的眼带着些许慵懒的笑。非常满意地捕捉到夏柠笙脸上的微窘之感后,他顿了顿,挑起眉道,“还是,你希望我留下来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