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脑子进水

第17章 脑子进水

话一出口,夏柠笙立刻意识到了自己语句中的歧义。她面色恢复常态,正色解释道:“安先生,这么晚了,我们共处一室,是不是有些不妥当?”

“夏小姐,现在是打算过河拆桥,得鱼忘筌吗?”

“安先生在国外留学十多年,中文倒是学得很好,所以您是打算挟恩以报吗?”夏柠笙有些诧异,安奕琛是她见过最不像海归的海归,日常对话中没有出现一个洋文,不知道是低调呢还是入乡随俗,反而中文说的头头是道。

“如果我说是呢?”

他突然站起身来,高大的身形迎面靠近。

柠笙没有动,只是静静地看着,她从不敢轻视安奕琛强大不容忽视的气场。直到俊颜逼近,双眸对望之间,柠笙脑海中不禁浮现出方才他满眼的担忧和心疼,是转瞬即逝的错觉吗?

他对每一个女人都露出那么深情的眼神吗?

他对其他女人也都那么关心吗?

抑或他当自己是一个前不久上过床,侄子的未婚妻的女人?

她嘴巴蠕动了一下,睁大了一双漆黑的眸子,“安奕琛,你喜欢我吗?”话一出口,她第二次想咬断自己的舌头了,刚才她洗澡的时候是脑子进水了吗?

“我想我的记性很好,安小姐白天已经跟我说的很清楚了。”

头顶上方凝重的语气飘来,带着低沉的磁性。是啊,他说的没有错,明明是她自己说的,保持距离。为什么听他这么说,她反而有一种恼的感觉?

她定了定心神,“没有就好。”简洁明了,丝毫没有表现出自作多情的尴尬,以及避免让对方产生多余的联想。

“不过,安小姐,你确定不是在勾引我吗,嗯?”

他特意拖长了最后一个音节,夏柠笙顺着他的视线往下看,“流氓!”脱口而出,慌忙拢紧了浴袍领口,掩住了大片赤果果的春光,表情又羞又恼。

安奕琛低低地笑了起来,笑声愉悦。

夏柠笙越发恼羞成怒,眉心紧紧地拧在一起。也就是说,刚才他已经看了好久,故意不说!可恶的男人!

“不用生气,我还没有交过胸小的女朋友。”他一本正经地道。

等到夏柠笙反应过来的时候,发觉自己又被他戏耍了,她很想爆粗口,什么眼神?她明明就不小。换而言之,他的意思是在说,他对她完全没有兴趣吗?而那天的失控,错全都在她?

“已经很晚了,我想休息了,您……”

“晚安,夏小姐,祝你有个好梦!”

未等她下逐客令,安奕琛迈开修长的腿,身形优雅地走到门边,表情看上去真诚无比。

可是在夏柠笙听来,却是有点儿口不对心的感觉。

关门声过去了没多久,房间里的手机铃声响了,“您有一条新信息,您有一条新信息。”

是个陌生号码,夏柠笙鬼使神差地打开一看,上面写着:衣服放在门口的鞋架前面。安奕琛。

安奕琛?他怎么会知道她的号码!

一定是刚才抱着她的时候!居然还有空动她的手机,可恶的男人,到底懂不懂什么叫侵犯个人隐私?

夏柠笙忿忿难平地拿起鞋架前沉沉的一袋,一股脑儿倒了出来,T恤,薄风衣,裤子,一只药膏……等等,药膏?

对着说明书上细小的字一通辨认,她才意识到是消肿的药膏,难道是……手不自觉摸上了左脸,刚才泡澡的时候没感觉,以为不大严重。虽然不是很明显,如果不上药的话,明天或许会肿起来。

安奕琛竟如此细心,夏柠笙不禁眉眼和心思微动。

正在此时,信息再度响起。

“您有一条新信息,您有一条新信息。”

夏柠笙手脚一阵忙乱,是安奕琛发过来的,明明知道这就像潘朵拉的魔盒,不该轻易地打开。就算是天底下有一个男人可以让她敞开心扉,也绝对不应该是安奕琛。

可是,手就是不听使唤,无法控制,迅速地点开屏幕。上面写着。

“抱歉,我记性不好,衣服好像大了一个尺码吧?夏小姐请将就一下。”

柠笙的脸黑了又黑,果然,找到了一件黑色蕾丝内衣,上面标识着尺寸。什么大了一个尺寸,明明就刚刚合适,是她的size。对安奕琛仅有的那么点感激和触动顿时烟消雾散,他摆明了就是在戏耍自己,像他这样年轻多金的男人怎么可能不身经百战,至少和自己的那一次不会是他的初次。

她的眉心不自觉地拧了起来,迅速地松开,细小的动作却丝毫没有察觉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