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有人

第19章 有人

“爷爷,时间会不会有点紧迫?”安绍扬虽然嘴里这么说,心里可是喜不自禁。不时地瞥一眼身旁的柠笙,是不是太突然了,她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安绍扬像是想到了什么,不禁暗恼起来,结婚本来就是你情我愿浪漫的事情,他应该给柠笙一个隆重、浪漫、难忘的求婚告白,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长辈告知,例行公事一般,女孩子当然不会愿意。

夏善荣道:“我看绍扬是口是心非,得了便宜卖乖,一个月的时间准备绰绰有余,柠笙,你说呢?”

夏善荣凌厉的眼神饶有深意地刨了过来,夏柠笙感觉自己的舌头在齿缝间打转,喉间火辣辣的,难以开口。

她紧紧地抿着唇瓣,在作着最后的抉择。

本该是毫无争议的答案,在夏柠笙凝重的表情和沉默不语之中,安绍扬一手的虚汗,心不期然的慌乱起来。似乎事情并不是他所想的那样,在他们的交往过程中,她一直表现得很冷静,包括恋人之间的撒娇,吃醋,她完全没有。

她爱他吗?这个答案在他心中徘徊已久,他不懂她,甚至于她同意交往,同意订婚的时候才会欣喜若狂,忘乎所以。而现在,这个被他忽视的疑问以最尖锐的方式呈现。他屏息注视着她紧咬着的淡粉的唇,正缓缓地开启着。

“对不起,我不能和绍扬……”她抬起眸子,视线坚定地对着夏善荣和安耀光,表面着她的决心。

不料,被另一道尖锐的声音打断:“这桩婚事我不同意,因为夏柠笙不配嫁给我儿子!”

安奕琛饶有趣味地观察着今晚上演着的一幕,林美云到底是在帮夏柠笙呢还是要让她彻底万劫不复?

“你在胡说些什么?”安耀光阴鸷地眼神一扫,林美云眼底瑟缩了一下,对安耀光的畏惧是有的,此刻顾不上了,猛吸一口气,顶着老爷子佯怒的目光,提了音道:“夏柠笙背着我们绍扬在外面有奸夫。”

一句话激起千层浪,众人敏感的神经紧绷在一线。

安绍扬惊讶地在母亲和未婚妻之间徘徊,嘴巴半张着难以置信。柠笙脚底一阵一阵的凉意窜了上来,心跳加速运转,眼眸神情却是镇定异常。

林美云究竟知道些什么?

难道说那天她看到了自己和安奕琛?但如果说看到了,为什么当时不说?

“住口!”安耀光面色黑沉,怒道,“盛元,还不把你媳妇带到楼上去!”

“你少说两句!”安盛元当然知道父亲的脾气,现在他很生气了,如果林美誉继续说下去的话,两家联姻是板上钉钉事在必行的,父亲不允许有人破坏。

他强硬地拉过林美云的手臂,往楼上拖,林美誉美目一瞪,“安盛元,你给我松开!”蛮横地甩开他的钳制,蹬蹬蹬地跑上楼去。

是放弃了?

柠笙隐隐觉得事情没有那么容易,林美云不是那么不识大体的人,难道她手里有什么证据?

安绍扬微微松了口气,下一秒心又悬了上来,刚才柠笙想说的话是什么,对不起?难道她真的要拒绝婚事吗?

“孩子都这么大了,还口不择言冒冒失失的,在亲家面前胡说八道,亲家,不要介意啊!”安耀光脸色转变得快,而夏善荣就没有那么好过了,夏家的孙女若是因为德行败坏,行为不检而被退婚,他的老脸往哪里放?他还要不要在G市混下去了?

夏善荣缄默不语,气氛颇为尴尬。

“爷爷,夏爷爷,伯父,今天有点晚了,改天我们选个日子大家一起坐下来商量商量,您看怎么样?”

安绍扬抢先一步道,因为他心里害怕,下意识地逃避接下来的话,害怕从柠笙嘴里说出来令他心痛的话。

“绍扬说的是,老夏,你说呢?”

“也好,我们就先回去。”

夏柠笙一直愣着不动,平静的面容上,终于有了一丝表情,“爷爷,爸爸,等等,我有一件事想跟大家宣布。”

“夏柠笙,够了,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夏善荣乍一开口,夹杂着愠怒和冷厉。

看来她真的和夏家没什么感情,安奕琛感慨道。

安绍扬一直知道自家爷爷的脾气差,阴阳莫测的,没想到夏老爷子也差不多。照理说柠笙是唯一的孙女,掌上明珠一般疼爱。第一次见到柠笙,给他的感觉便是没有富家千金的骄纵和盛气凌人,只有一种如梅花般凌寒而立的清冷美吸引着他,从此不可自拔。

“柠笙,有什么话明天在说,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