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越进药炉

第1章 穿越进药炉

粘稠的液体涌入鼻腔带来窒息的痛苦,沈九猛然睁开眼睛。

她的眼前是一片暗沉的绿色,发黑的绿水包裹着全身上下,几乎要没过头顶。沈九扑腾了几下,才挣扎着在这片混沌之中探出了脑袋。

哪位大爷告诉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不是因为飞机爆炸而落海了吗?难道现在环境污染到这种程度了?

利用双臂勉强在水里保持平衡,沈九缓缓冷静下来。

并没有海水特有的腥臭味道,反而带着匪夷所思的药香,沈九眨巴着眼睛,总算看清了面前的一切。

四面皆有铜壁,而头顶却一片空旷,她竟然在一个药炉里!

什么玩意儿?她好不容易死里逃生,现在却要被炼制成丹药了?

“这女娃子醒了!”

“服用了老朽精心调制的丹药,竟然能这么快醒来,看来果然是个上等的药材啊!”

一张张苍老的脸映入了沈九的眼里,那是几个身着统一白袍的老人。只是这一番话下来,听得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群老变态,个个老态龙钟、慈眉善目的,却是心肠连蛇蝎都不如。

“不好意思,几位前辈,我听不懂你们在说些什么。”沈九嬉皮笑脸,“不如先把我放出去,我们几个好好商讨商讨?”

“商讨?”其中一人嗤之以鼻,“你可是我们少主精心挑选的药材,万万不得让你逃掉!”

靠,想她堂堂二十一世纪军火大佬,黑道哪个势力不对她点头哈腰?现在竟然在这几个老头子面前受气!

“那就万万不能怪我了!”沈九瞪着眼睛憋红了脸,忽然,她大喊了一声,“让开!”

原本安静放置的药炉忽然向一边迅速倾倒,药汁尽数迸溅而出,流淌于整个地面。沈九灵活地跳出倒下的药炉,灵活得像只兔子。

不管怎么样,走为上计!

“狂妄小儿!哪里跑!”

呵斥过后,一道狂风吹过,莫名的力量不知从何而来,将沈九牢牢束缚。

沈九一惊,这什么玩意儿!

接着,那飓风竟然化成了无形的大手,一把扣住了沈九的腰肢,将她硬生生地甩了出去!

“碰!”

额头撞到硬物,血液四溅,钻心的疼痛从头顶传来,与粘稠、流淌而出的液体让沈九几乎睁不开眼。

这不科学!

“不过是个没有灵力的废物罢了,竟然还想逃走,这是痴心妄想。”

讽刺的话语让沈九头昏眼花,灵力,那是什么东西?

只是,现在显然不是给她考虑这些的时候。

“一群老头子,威胁一个小孩子去死,不要脸。”沈九咬牙切齿,吐出一口血沫。

想让她死?不可能!

就在这时,原本倒地的药鼎倏然光芒万丈,淡金色的光辉裹于青铜鼎上,那几乎生锈的铜体竟然开始慢慢褪色,露出纯白色的鼎身。

只见椭圆的药鼎上,一只展翅的玄鸟纵横头尾。玄鸟口含玄珠,每一根羽毛都雕刻而出,栩栩如生,如从画中飞翔而出。

“不可能!”有老人大叫,“这凤天鼎就连少主都无法破解,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解封!”

然而没有人回答他,只能看见原本一人之高的药鼎忽大忽小,最终化为了手掌大小。那层金光开始凝聚,因积少成多而变得赤红,夺目的赤色在下一秒化为了剑状,向人群射去!

沈九下意识地护住自己已经受伤的脑袋,红光竟然穿过了她的手掌,在触及眉心之时,顿时破碎。

只是那光芒依然未有散去,反而画圈围绕,最终凝聚成一点朱砂。

鲜红的色彩立于双眉之间,与白皙肌肤相互点缀,更为出挑。

我滴神啊!一股暖流在沈九的体内浮现而出,原本空虚的身体竟然逐渐温暖起来,甚至徐徐变得充盈,这是什么情况!

“杀了她!杀了她!她竟然和凤天鼎契约了!”

疯狂的嘶吼充斥着整个山洞,还没等沈九反应过来,漫天的冷意从头顶上方劈头盖脸地切下来!

“谁允许你们杀她!”

原本的杀气在眨眼间化为了云烟,下一刻,她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

她看到了一张脸。

若是要评价这张脸,那恐怕眼前将只剩下一片银白。这大概是个男人,三千银发垂落而下,柔顺如丝绸般的发丝松松垮垮地垂落双肩。

一张长脸半遮半露,纯白面具覆盖于大半脸上,边缘描金,麒麟图纹从边角扩大,线条优美刻画栩栩如生。

唯独露出来的,便是鼻尖至下巴,最为好看的恐怕便是那张嘴唇,唇形极好,颜色略显暗淡,薄唇正中含着一颗圆润小巧的唇珠。嘴角带着天生的弧度,委婉而又精细,若隐若现的笑意几乎让人沉溺其中。

看不全,却不可否认,这的确是个美色。

人体的温度透过湿透的衣衫传来,从脊背和腰部探入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药香,与跳跃的暧昧因子。

“帅,帅哥,尊姓大名啊?”沈九结结巴巴。

男人似乎轻笑了一下,还没等他回答,那几个老头纷纷大惊失色:“少主!”

少主?沈九原本标准的花痴脸一变,靠,这就是那个把我当做药材的男人?

“你们可知,为了找到这种上好的药材,我花费了多少力气?”男人眯起眼睛,他扣住了沈九的下巴,若有所思地打量着这张小脸,“现在看来,还是个美人胚子。”

美人你个头!

“少主,我们知错了!”

“那个,帅哥……”虽然明知这是那群老人的头子,只是如今自己在对方手中,沈九只有扯出嬉皮笑脸,“我不知道什么药鼎啊药人啊,你看我就一干瘪的小丫头,哪是什么药材,要不你先放了我?”

“刚才可不见你这么乖巧。”男人凑到了沈九的耳边,酥酥麻麻的热气尽数喷洒在玉琢的耳垂之上。

“看来,是个欺软怕硬的小猫。”

男人的话音未落,一片柔弱贴上了沈九的唇瓣,带着陌生、侵略的气息,尽数剥夺少女特有的香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