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美人计

第2章 美人计

沈九的脑袋里一片混乱,所有思绪此时此刻都凝聚成了两个字:变态!

男人十分霸道,牙齿摩挲着粉唇,软舌更是狡诈地钻入了少女的口腔,天翻地覆,与之共舞。

沈九被吻得天旋地转,忽然,她张开口,狠狠咬住了对方的唇瓣,同时右臂陡然伸出,准确无误地对上了男人的腰部。

“不许动!”

只是一息的时间,锋利的小刀顶上了男人的致命之处。

“怎么样?帅哥,没想到吧?”沈九挑眉,带着孩童特有的得意洋洋,“这叫做美人计。”

因为刚才吻得激烈,沈九的粉唇又红又肿,还带着一种异样的光泽,让人看得口干舌燥。

男人盯着那张樱桃小口,点了点头:“嗯,美人计。”

“帅哥,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只要你放我离开这个鬼地方就行了。”沈九道。

“离开?”两个字从口中蹦出,男人动了。

就算是沈九反应迅速,却也只能眼睁睁地看到男人徒手扣住了匕首。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拿刀刃并没有割破他一丝一毫的皮肤。

只听咔嚓一声,原本完整无缺的匕首顿时变成了粉末,在半空中消失的一干二净!

这家伙是要逆天了吗!

“小家伙,你应该庆幸,我现在舍不得杀你了。”

修长的手指捏住了沈九的下巴,男人的俊脸放大,他的肌肤很细腻,看不到丝毫毛孔,就连女人都会为之嫉妒。

沈九不傻,她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完了。

“留下来乖乖地做我的药奴,我便不会亏待你,可是明白了?”男人冰凉的指腹划过了沈九的面容,粘连着药汁,一顺而下,“记住,吾名萧绝卿。”

眼睛、鼻子接着是——嘴巴。

“帅哥,你这样怪瘆人的。”

沈九莞尔一笑,她猛地抬起了膝盖,对着萧绝卿的胯下猛地一踹。

我管你叫什么!吃我一记旋风腿!

萧绝卿原本淡然的面色在这一瞬间再也掩饰不住地有了微许的变化,动作也颇有些松懈。沈九趁机迈开腿,正要开溜,却被一手扣住了肩膀:“真是个不安分的。”

那几个老人见情况有变,纷纷冲了上来,眼见就要将她包围。

“靠靠靠!那什么凤天,你不是很厉害吗!快来救救我啊!”

沈九的五官都要皱在一起了,忽然,几道金光从沈九的眉心射出,直接冲向萧绝卿,迫使他松开了手。

原本巴掌大的药鼎迅速变大,鼎口足足有三四人的大小,直直向几人压去。

沈九眼疾手快,连忙撒腿就跑。

“碰!”

只听轰然一声巨响,纯白色的药鼎顿时破碎,化为粉末消散而去。

那几个老人局促地跪在萧绝卿的身前:“少主,这次是我们的失误,我们知错了!”

“知错?”萧绝卿眯起狐狸般的眼睛,声音中的冷意尽显,“回去自行领罚一百鞭。”

“是!”

萧绝卿转过脑袋,他的目光所投之处,正是沈九的方向。

有趣。

男人原本被抿得笔直的嘴角逐渐松弛,最终缓缓勾起。

小猫咪,我们会再见面的。

另一边的沈九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一个来路不明的阴险男人惦记上了,她只顾着逃跑,脚下生风。

现在正值春日,桃花朵朵簇拥,鸟雀枝头啼鸣。

这是忙碌的小镇,街道纵横,时有羊肠小道穿插。人们来来往往形成小型人流,处处都是生机勃勃。

沈九吸了吸鼻子,对着包子香吸了口口水。

她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就这样跑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她并不记得这里,脑袋里也是空空一片,毫无记忆。

沈九沮丧地摸了摸自己干瘪的肚子,她又不傻,不是不知道包子要钱的道理。

只是她现在身无分文不说,破旧的衣裳上满是草药的汤汁,黑绿一片,掺和汗臭令人望而却步。

那张小脸也是脏兮兮的,披头散发,头上的伤势已经干涸,血块还未脱落,简直就是活脱脱的一个小乞丐。

沈九摇了摇脑袋,不管怎么样,赚钱才是硬道理。

一个时辰后,一个贼头贼脑的小个子出现在了一幢屋子前。

沈九啃着随手顺来的包子,抬头便是房屋门口之上的牌匾。褐色的长牌上嵌着几个铎金的大字,龙飞凤舞:佣兵会。

沈九迈开腿,踏了进去。

迎面而来的是男人特有的气息,与空气交融让每个分子都开始暴躁起来。数个四肢发达的壮汉围成一圈,每一个都是人高马大,露在外的胳膊肌肉绷紧,经脉冒出。

“哎,你们听说了没?沈家的那个二小姐逃婚了!”

“可不是吗?真不知道那个废物哪里来的胆子!”

沈小姐?那是什么东西?

沈九一头雾水,她慢吞吞地吞下最后一口包子,才蹑手蹑脚地挤过人流,来到了柜台前:“你好。”

招待的是个眉清目秀的姑娘,在扫过沈九那张黝黑的脸时,眼底不屑扫过:“一个小乞丐来做什么?还不快出去。”

这个看脸的世界啊……沈九脸不红心不跳,义正言辞:“我不是乞丐,我是来应聘佣兵的。”

少女稚嫩的声音在偌大而又杂乱的大厅变得极为注目,一瞬间,所有人都转过了脑袋,纷纷看向那个站在前台的臭小子。

“哈哈哈!”

也不知道是谁先笑了出来,紧接着是一串没有任何客气的爆笑。

“小乞丐,你说什么?”一个大汉笑的面红耳赤,“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给你玩过家家呢!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还是赶紧回家喝奶去吧!”

沈九倒也不慌:“你什么都不知道,又怎么晓得我不行?”

“我看你连灵力都没有,估计就是个小废物,还想做佣兵?真是笑话!”大汉冷笑,“若是你再不从这里乖乖滚出去,我便将你踢出去!”

沈九眼底厉色一片:“那也要看你是否有这个本事。”

“狂妄!”大汉脑门的青筋冒出,他挥起拳头,眼见带着拳风的一拳就要落下,一把折扇竟然不知从何蹦出,横挡于沈九面前,竟然硬生生接下了那蛮横的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