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出手不凡

第3章 出手不凡

空气似乎凝固了。

那是一个男人,身着白玉色的长袍,衬的挺拔的身材更为修长。目光向上便是那张脸,五官平淡无奇,脸型倒是姣好,为此增添了几分色彩。

只是,下巴上的络腮胡让他原本看上去威严的形象多了几分慈眉善目。

“这位兄弟,你这是要做什么?”大汉凶神恶煞地对着男人道。

沈九见机行事,一溜烟跑到了男人的身后,贼兮兮的样子像极了偷油吃的小老鼠。

“这位公子是路见不平的好人,哪像你,就知道欺凌弱小。”

感受到身后的香香软软,男人的身体不可察觉地一僵。

大汉低吼:“你这个小子,如果我今天放过你,我就把我的名字倒过来写!”

“大叔,你也别急嘛。”沈九说着就又将身体缩了缩,“在这儿闹事多不给当家的面子,要不我们按规矩行事?”

“规矩?”

“我们两个比试比试,谁输了,谁就滚出这里,如何?”

沈九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就连眉梢都随着雀跃的情绪而扬起。

大汉不屑地冷哼一声:“你这是找死!”

沈九跟着笑:“是不是找死,那可说不准呢!”

“比就比,那么多人在场作证,谅你也没胆子反悔!”

一槌定音。

沈九倒也不慌,反而弹出脑袋对将自己护在身后的男人笑呵呵道:“公子,你叫什么呀?”

男人顿了一下,半天才从喉咙中憋出一句:“姓萧。”

“真是谢谢你啊,萧叔。”

沈九嬉皮笑脸的一句话让男人的面色黑青一片,万千话语最终化为了一声闷哼。

沈九看似不慌,她的确不慌。

这个世界虽然有她所不知道的灵力,但是她可以明显地感觉到面前大汉与之前遇到的那几个人的差距。

况且,她没死之前,在二十一世纪做那种差事,可不是嘴皮子利索就能活下来的。

大堂内的人自觉地让出了一片空地,两人相对而立。

沈九很小,一米六不到,与大汉比较更是弱势。

“小东西,见你没有灵力,我便可怜你不用灵力。只是我劝你现在认输还来得及,否则得下少胳膊短腿了,就休要怪我了。”

沈九翻了个白眼:“废话这么多做什么。”

“呵,你就等着哭着喊爷爷吧!”

大汉对着拳头呵出一口气,下一秒,他的拳头迸发而出,带着如刀子般锋利的拳风,没有半点犹豫地向沈九的脸狠狠砸去。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那个破烂小子要被吓得屁滚尿流时,有什么东西似乎变了。

本来闭着眼睛的萧叔,突然睁开了眼。

原本一副痞子样的小乞丐面色一变,高扬的长眉轻皱,就连眼角的笑意也随之散去,化为了浓郁、融化不开的犀利。

不过是眨眼之间,站在原地的少女没了影子。

感受到砸了个空拳,大汉心道不妙,连忙收回拳头。可是已经完了,那个小兽般的少女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的身侧,看似柔弱无骨的双手却蕴含着无尽的力量。

她的手掌扣住了大汉的肩膀,扯住胳膊向后背一翻,只听“啪”的一声,那大汉双膝跪地。

这是标准的一个反扣。

“老爷爷,祖宗有句话,做人要留几分余地。”

沈九弯起眸子,活脱脱的狐狸狡诈样子。

赢了!

所有人都没意识到,这个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乞丐,竟然真的将大汉打倒在地!

而这一切,只是在一个呼吸之间!

这几乎不可能!

沈九松开了大汉,她转过头,看向前台:“请问,我可以做佣兵了吗?”

前台姑娘半天未有反应过来:“啊?好……好……”

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突然,跪在地上的大汉一跃而起,拳头再次握住,只是这次,每一根手指都带着浓郁燃烧的火焰:“小子,给我去死吧!”

沈九并未动弹,而一把折扇不知从何而来,如最犀利的刀子,直接穿透了大汉的手掌。一刹那,血花四溅。

沈九笑嘻嘻地回过脑袋,对萧叔眨了眨眼:“萧叔,谢谢你啦!”

男人别过脸,闷哼一声。

哎,瞧瞧,还是个闷骚啊。

“啪,啪,啪。”

清脆干净的巴掌声回旋于整个宽敞的大堂,沈九转过头,顿了一下。

那是个华服男子,长发如墨,高束而起,用雕琢而成玉冠加固。青袍加身,袖口则是用银线绣成的竹叶。

男子的长相也是极好,眉眼温润,眉目含笑,两颊因笑容而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为其点缀了些许。

“好,好。”男子收回鼓掌的手,一开折扇,“没想到竟然会碰到这样的英雄少年。”

“公子说笑了。”沈九笑盈盈,“我瞧公子贵气非凡,一看就知道非常人。”

此话一出口,沈九愣住了。

有什么在她的脑海中一闪而过,那是几个生涩而又陌生的字眼,在转瞬即逝后再次出现,愈发愈为清晰。

四王爷,盛长风。

王爷?就是古代那个很吊的职位?

就算不知道这里究竟是哪,但是瞧这穷乡僻壤的,又怎么会有这尊大人物。

而自己,又怎么会知道他的身份?

难不成,原主和他有什么交集?

“在下姓常,是一个商人,如今想聘请些能人护送商队回景城,不知道这位小兄弟和这位萧公子是否愿意?”盛长风笑道,“至于佣金问题请二位放心。”

“这位公子,这个小毛孩还不是佣兵呢!”有人开口了。

盛长风笑得更甚:“并非佣兵却有超于佣兵的功夫,甚好。”

果然官大压死人,盛长风倒也不怕得罪在场的佣兵。只是这性格让沈九眼前一亮,她连忙抱住萧叔的胳膊,脏兮兮的脸庞蹭了蹭那雪白的料子:“好说好说,我们答应。”

萧叔的身体再次僵了,而那上好的衣裳上,赫然出现了几道不明所以的黑痕。

可偏偏瞧沈九的样子,没有任何发觉。

见萧叔未有言语,盛长风也是上道,折扇一栊:“就这么说好了,二位请跟我来吧,等一下就出发。”